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十三章 狩猎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19 2021-03-04 23:44:48

  赵元汲发誓,这是他人生头一回见到这样的字。

  皇室子弟握笔都是从小开始,连四岁的赵长延也不会把字写成这样,而她就能。

  “皇上,臣妾都说了写不好么”,某人红着脸懊恼。

  “不要紧,朕来教你写”

  赵元汲果然笑着站在她身后,执起她的手腕,饱蘸浓墨,扶纸落笔。

  后宫那些妃嫔都太完美了,完美到站在他面前,他无可挑剔。

  她们出身名门贵族,从小被规矩礼仪教导着,如何吃饭,如何睡觉,需要学哪些东西。

  她们的一生注定要为家族做出贡献,即便不是进宫,也会和另一个家族联姻,成为当家主母,维系好两个家族之间的利益。

  完美的女人见多了,他都快忘了小姑娘家本来该有的样子。

  她们不过是十几岁豆蔻年华的女子,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本该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不是吗?

  纸上缓缓落出三个大字‘叶思娴’。

  “这是我的名字”,叶思娴写字不好,但她是识货的。

  “您写得可真好”

  看她水灵灵的眸子里溢满了崇拜,赵元汲成就感爆棚。

  “以后,朕来教你写字可好?”

  被漂亮小姑娘崇拜是天下男人都享受的事,赵元汲也是男人。

  “可是皇上,臣妾不想学”

  “不,你想”

  叶思娴:“???”

  ……

  这天,叶思娴是抱着皇帝给的一大本字帖离开昭阳殿的,她都快哭了。

  皇上说她必须在三天内写完,不然就不带她去狩猎。

  这样的威胁实在恶毒。

  她进宫已经好几个月,四角的天都快看吐了,再不让她出宫放放风,真要憋疯了。

  用过晚膳,叶思娴就在灯下开工。

  一边儿写一边琢磨着,皇上和皇后,怎么都这么喜欢叫人写东西,不知道的还只当自己来念书了呢。

  “小主,您好好儿写,奴婢给您收拾东西”

  圆月将内务府送来的衣裳一件件仔细叠好,放在箱子里。

  “衣料虽然不太好,但针脚还是挺细密的,看来内务府也不敢过分怠慢咱们”

  “那当然”,巧燕头也不抬,手里穿针引线,忙着给叶思娴做箭袖。

  “咱们小主得宠着呢”

  “得宠有什么好处,多了本字帖吗?”

  主仆三人唠着嗑儿干着活,谁也不耽误谁。

  这个时候,小秦子忽然从外边儿进来,手里还捧着一堆东西。

  “这是?”

  “回禀小主,这是容妃娘娘叫人送的”

  叶思娴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好像是几匹布。

  “容妃娘娘说,这是大公主历年得的赏赐,都是好的,大公主用不了这么多,白放在库房里可惜了,就送给宫里的小主们做冬衣”

  小秦子大着舌头,说得还算顺利。

  “所有人都有,还是只咱们这儿有”,圆月警惕。

  “所有小主都有,不过咱们这儿的最少”,小秦子老实回答。

  圆月接过布料轻轻抖开,想看看颜色款式,却忽然飘出一股香气。

  “啧啧,公主的东西果然不一样,连布匹都是香的”,叶思娴很没见识。

  “是啊,这料子好香啊,像是兰花?不对,桂花,好像……也不对”,圆月也没见过,仔细闻了又闻。

  “还带了点儿茉莉香”

  “小主,这要是做成衣裳穿在身上,岂不是又香又好看?亏这些织造匠人怎么想出来的呢”,巧燕一派天真。

  “算了吧,穿上它我连觉都睡不着,还是棉布衣裙更适合我”,叶思娴头也不抬。

  穿这种东西简直是暴殄天物,她本身就是一个乡下丫头,就算是穿套金子,那也是乡下来的不是?

  娘亲说过要节俭,她有什么可装的,何况她也不觉得自己的身份丢脸。

  “收起来吧”

  “是!”

  圆月有些惋惜,但小主不喜欢也没办法,只能找了个僻静处收起来。

  ……

  三天时间,叶思娴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终于把所有的字都临了一遍。

  也就是这时候,皇上一年一度的狩猎之行要出发。

  和往年一样,上至太后下至妃嫔,文武大臣后宫女眷,全部都去。

  狩猎不仅仅是打几只猎物那么简单,它是一种隆重的仪式,既能纪念大景朝祖上马上得天下的不易,又能让皇室子弟时刻保持警醒,不至于荒废学业,不思进取。

  八月二十二日这天一大早,天还未亮,宫门外马车已经从南宫门排到了五里外。

  叶思娴睡梦中被圆月和巧燕拖上马车时,别的小主还没到。

  “这个马车,有点儿小哈”,躺在马车上的叶思娴被马车木板硌得生疼,又不能翻身。

  “小主您且忍一忍,到了鹿山营地就好了”,圆月劝。

  “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还要多久?”,叶思娴问。

  “现在刚过寅时,太后娘娘要到卯时才会出来,这期间,别的主子娘娘们都会陆陆续续到的,您可以先睡一会儿”

  “怎么睡啊,马车里这么硬”

  “奴婢已经铺了两层褥子了,小主您忍一忍”,圆月也实在没法,九品采女可不就是受罪么。

  叶思娴再次感叹自己地位低,正打算坐起来让圆月给她揉揉硌疼的后背。

  这时,冯安怀手下的小太监小路子过来传话。

  “小主,皇上口谕,让您去前边儿侍奉”

  “啊?”叶思娴惊讶:“皇上已经来了吗?”

  “皇上还未到,您先去候着便是,这就收拾收拾随奴才过来吧”,小路子催促着。

  叶思娴欲哭无泪,又不敢抱怨,只好跟着小路子下了马车,圆月和巧燕不能跟着,多少有点儿担心。

  ……

  叶思娴到了皇帝的马车才发现,什么叫做天上和地下,什么叫做差别。

  “啧啧啧,这么宽敞,这么软的吗?”

  她抚摸着地上洁白无瑕的波斯国绒毯,又厚又软,上面一根一根绒毛都洁白光滑充满弹性。

  一脚踩上去,像踩到云朵上一样绵软。

  什么硬木板,什么硌后背,不存在的。

  叶思娴看看左右无人,往下一躺,整个身子陷了进去。

  “舒服”

  她翻身打了个滚,给自己拿了一只同样香软的枕头,然后……眼皮子开始发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