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十一章 中秋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99 2021-03-03 23:26:17

  “听说,叶妹妹也是江南来的?”

  御花园的凉亭里,白贵人和叶思娴面对面坐着。

  “是,我爹是江淮知县”,叶思娴垂首。

  白贵人出身江南读书仕宦之家,大景朝推崇文人,自是比叶思娴高贵得多。

  她一身浅碧色宫裙,发髻上两串长长的珠玉步摇微微晃动,趁得她皮肤白皙,整个人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碧玉芙蓉。

  叶思娴暗暗琢磨着。

  能把这样的大家闺秀惹得要上前撕嘴,孙才人着实厉害。

  “你不用这么客气,在这宫里头,咱们也算同乡了”,白贵人淡淡笑着,玉葱般的手递给叶思娴一盏香茶。

  不管在过去的几个月,白贵人多么淡泊高贵,叶思娴多么低贱卑微,此刻她们都是陷在深宫的同龄人。

  “今天还要多谢白姐姐解围”,叶思娴双手接过茶盏。

  “不必客气”,白贵人淡淡一笑,“那样的人以后不必理会她”

  “这是自然”

  两人又说了几句别的也就散了,都不是八卦的人,何况本身就是为了解围。

  ……

  宫里的日子说热闹也热闹,说平淡也平淡。

  叶思娴除了每天去栖凤宫,就是在锦绣轩附近逛逛,摘花儿喂鱼,听圆月将宫里的八卦。

  以前在江淮县的时候,城里也有说书先生,街坊四邻也有各种各样的新鲜故事。

  但叶思娴觉得,都没有圆月讲得精彩。

  有为了争宠打架的,有为了争宠装病的,还有为了腰身纤细不吃不喝好几天的。

  “我发誓,江淮县小妾最多的大财主家里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叶思娴啧啧称奇。

  她忽然觉得,那些大家闺秀也不过如此。

  为了一个有这么多小妾的男人折磨自己,这绝对是脑子有病。

  “小主,这已经月底了,您还是想想下个月中秋家宴您准备些什么吧?”,圆月好心劝着。

  “对了,家宴过后,皇上会带着文武百官去鹿山围场狩猎,到时候连太后都去的,您可得好好预备”

  圆月说着,想起来自家小主好像还没什么衣裳穿,她碎碎念着去里间挑衣料去了。

  只留叶思娴一个人发呆。

  ‘中秋夜宴,难道不是只准备好肚皮吃就行了吗?’

  在叶思娴百思不得其解的疑惑中,中秋节就这么到了。

  她进宫已经快三个月,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缩手缩脚的小姑娘。

  现在也能把自己打扮得体体面面,在偌大的宴会上大大方方行礼。

  “都平身吧,今日是家宴,大家不必拘礼”赵元汲扫视全场,最后看向角落里跪着的娇小身影,微微勾了勾唇角。

  他看了看众妃嫔,又看了看皇室宗亲和难得在人前出现的几个幼弟,心里感叹着今年的人确实多了不少。

  “今日中秋,大家都吃好喝好,方不辜负这月色”,太后呵呵笑着。

  慈爱的目光游走了一圈儿,最后落在一侧的月白蟒衣少年身上。

  “澈儿,你难得回来一趟,今儿可要多吃些,都是你爱吃的菜”

  “是,多谢皇兄,多谢母后”,赵元澈起身行礼,十六岁的少年举手投足透着一股文人雅士的风流自在。

  赵元汲的目光有一瞬间不自在,很快消失不见。

  他大手一挥,自有歌姬舞姬上场,丝竹管乐声响起,氛围总算没继续尴尬。

  赵元汲一杯一杯喝着酒,眼神盯着舞姬们,渐渐迷离。

  所有人都知道,包括玉蝶上,他和赵元澈都是太后的嫡子,但他知道自己不是,赵元澈才是。

  这么多年过去,他仍旧想不明白为什么,太后放着自己儿子不顾,偏偏要来扶持自己。

  她是先帝皇后,膝下有儿子母家有兵权,她们胜算不小,自己根本就是多余。

  可惜这话他只能放在心里,任何人都不能说。

  又一杯烈酒下肚,陈皇后看不过去,“皇上,您不能再喝了”

  “是啊皇上,您已经喝了好几杯了,不妨让延儿给您背几首刚学的诗,太傅刚刚教的延儿他一学就会”,提起儿子,许贵妃眼里都是光。

  “好!”,赵元汲放下酒杯,信手打开折扇。

  四岁的赵长延还不知道讨好父皇,他正吃着自己最爱的烧鸡腿。

  忽然那鸡腿被母妃夺了,还要去背什么诗,他登时急了,趴在地上撒泼打滚哭闹不休。

  “起来,延儿快起来,母妃在家怎么教你的?快起来?”,许贵妃面色紫胀。

  她儿子可不管什么尴尬不尴尬,就是不起身,还是太后看不过去说了一句,孩子还小呢,算是给了个台阶下。

  容妃的公主才两岁,自然不可能讨好父皇,倒是容妃用自己温润的歌喉、清丽的琴音,博得了满堂喝彩。

  “容妃娘娘真是多才多艺”

  “是啊,将来大公主必定会像娘娘一样柔情似水、才华横溢”

  容妃笑靥如花给皇上和太后敬酒,嘴里说着谬赞,实际上骄傲得像个花孔雀。

  她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略微弥补一下自己没有生儿子,没有当上一品妃的缺憾。

  容妃之下就是三位贵人。

  华贵人京城名门才华横溢,笛子吹得悠扬哀婉,曲里有浓浓的爱慕之意。

  宋贵人的古筝宛转悠扬,虽然不及华贵人,但也足以叫人刮目相看。

  倒是白贵人向来清远淡泊,她现场做了一首中秋贺月的诗词,用素白宣纸写了下来,娟秀雅逸别具一格,虽然不精彩,但才华横溢足以让人佩服。

  之后是美人、才人。

  但凡想出头的宫妃,在这样的场合都不可能毫无准备。

  哪怕知道自己比不上旁人,但这可是中秋,错过这个机会恐怕连见皇上一面都难,谁会白白放弃。

  然而……就是有人白白放弃了,比如说,叶思娴。

  好在她不过是个九品采女,轮到她的时候宴会已经进行得差不多。

  太后撑不住已经离开,剩下的妃嫔眼里除了皇上还是皇上,谁会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所以……

  叶思娴这一晚过得十分舒坦。

  歌舞她看了,酒菜她吃了,所有主子娘娘的表演她也没错过,啧啧,大开眼界。

  她满意揉了揉肚皮。

  而宴席之上的赵元汲,透过后宫的莺莺燕燕,正好就看见这一幕。

  ‘所有女人都在拼命讨好自己的时候,这女人只顾着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