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十章 相似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36 2021-03-02 23:34:59

  其实当初离开家时,娘亲跟她说过一些男女之事,什么女子二七天葵至、男子二七肾气精,阴阳合而有子等等。

  娘亲念得磕磕绊绊,叶思娴听得也是云里雾里。

  但也知道大致的意思,男女要想有孩子,纯盖棉被睡觉是不行的,多少得做点儿什么。

  叶思娴想想自己才十三,天葵还没来,正经意义上还算不上女人。

  她虽然脑子笨看不清宫里弯弯绕绕。

  但她知道这个时候冲出去当愣头青会死的很惨,出去掏鸟窝还得先观察两天呢不是?

  “圆月,你觉得呢?”

  圆月想了想,不由对自家主子肃然起敬,自己反倒愧疚了。

  叶思娴托着腮帮子安慰她,其实也没什么,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

  ……

  转眼进了七月,叶思娴就一直安安静静待在锦绣轩过日子。

  除了天气转凉她更加想念娘亲熬的粥,其余的,没什么变化。

  她甚至觉得只要御膳房一日三茶六饭给她送来,她能这样过一辈子。

  “最近李美人最得宠,已经连续侍寝好几天了”

  “宋贵人惹恼了皇上被送了回来”

  “大皇子又病了……”

  “大公主也得了风寒,容妃娘娘那儿每天都请太医”

  圆月秉承着不给主子拖后腿的志向,每日兢兢业业向叶思娴传达宫里最新的故事。

  谁得宠了,谁惹恼了皇上,谁和谁不和,谁和谁为了争宠在太液池边打了一架。

  有时候叶思娴一边吃点心一边听得咯咯笑。

  许是这样的日子太过舒坦,她比刚进宫时胖了一圈儿,身高也抽长了些,刚进京做的衣裳已经短了一大截,小脸儿也圆润了。

  赵元汲再次见到叶思娴时,大手忍不住就捏她肉嘟嘟的小脸。

  “看来,叶采女这些日子过得不错”,他笑着逗她。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女人就想笑。

  看见她写的字想笑,看见她的脸蛋想笑,看见她皱起的眉毛想笑。

  当然,这绝对和他兢兢业业一个月终于治理好江南的洪灾,挽回百姓的损失,毫无关系。

  “皇上,臣妾服侍您歇息”,叶思娴努力回想下午嬷嬷教过她的内容。

  没错。

  几个司寝嬷嬷又把上次的流程走了一遍,并且还告诉她,这是最后一遍了,如果再中途被皇上送回来,以后都不会再有了。

  所以,叶思娴学得格外努力。

  她先是憋着小脸儿吭哧吭哧解开皇帝身上的龙凤盘扣,接下来又把手伸向皇帝的里裤。

  “等等!”,赵元汲被她弄得很不自在。

  “你就这么想侍寝?”

  “臣妾是皇上的妃嫔,为皇上侍寝是臣妾分内之事”,叶思娴照本宣科。

  其实内心无比拒绝。

  娘亲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却连女儿哪一天来天葵,哪一天和夫君圆房都不知道,这门亲事和她想的一点儿也不一样。

  “朕累了,不想让你侍寝,早些睡吧”

  赵元汲只要看到她圆圆的脸蛋儿,和湿漉漉一眼望到底的清澈眼眸,就觉得自己是个连小女孩儿都不放过的衣冠禽兽。

  咳,实际上,他真不是。

  “睡吧!”

  赵元汲径自躺下,没多看她一眼。

  叶思娴麻溜儿躺下,听话地闭眼。

  她天葵还没来,真的做了那事儿,万一怀了娃呢。

  东街花二嫂的侄儿媳妇就是难产死的,她太小了,肚子又那么大,生不下来。

  她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小身板儿,虽说高了些胖了些,还是小,这说明太小的女人是不能生娃,会死人的。

  ……

  一夜相安无事。

  次日去请安的时候,众妃嫔却酸溜溜的。

  “没想到小小的叶采女,本事却不小啊,隔了两个月又叫皇上重新记起你,着实不简单”,孙才人又来了。

  叶思娴总算知道上次白贵人为什么要撕她的嘴了。

  “孙姐姐这是什么意思?皇上对待后宫姐妹情深义重雨露均沾,这有什么不对吗?”,叶思娴眨眨眼露出无辜的表情。

  孙才人语塞:“你……”

  “好了,回回就你话多”,皇后瞪了她一眼。

  “如果孙才人实在记不住宫里的规矩,就回去多背几遍,什么时候背下来什么时候再学着说话”

  “是”,孙才人气焰消失,灰溜溜夹起尾巴,却恶狠狠瞪了叶思娴一眼。

  皇后问了问大皇子和大公主的状况,就叫人散了。

  从栖凤宫出来,孙才人又要找茬。

  走在前面的白贵人忽然转身,拉着叶思娴问能不能去太液池走走。

  “贵人相邀,嫔妾愿意相陪”

  她穿着嫩绿底粉花的裙子,在太阳底下轻轻屈膝甩帕,竟也有了些娇俏优雅的模样,再也不是一直被罚站挨鞭子的秀女了。

  两人携手一起往太液池去,孙才人气得跳脚,却被身边宫女死死拦着,拉回去背宫规。

  玉棠带着宫女恭恭敬敬立在栖凤宫大门口,直到所有小主按品级顺序离去,她依然目送着。

  “玉棠姐姐,您在看什么呢?”

  “这里头啊,可看的多着呢,走吧”

  谁和谁关系好,谁和谁不对付,当着皇后娘娘的面儿看不出来,这不就看出来了?

  ……

  栖凤宫。

  皇后依然在看经卷。

  三年前,先帝驾崩,全国举哀。

  皇上每天跪灵、守灵、随旗举哀,葬礼倾其所有的隆重。

  作为皇后,当时的太子妃,先帝爷的正经儿媳,她自然要和皇上肩并肩跪在百官之首,可她那时已经怀有身孕。

  皇上曾说过让她歇着,让许氏代替她戴孝行灵。

  她当时死活不愿,说这是太子妃分内的事,她仗着自己身体底子好,硬生生撑了下来。

  也许那个时候累着了,她的孩子长轲,生下来只活了两个月不到就离她而去。

  皇上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必定是怨她的,不然为什么这两年,对她只剩下敬重。

  玉棠把刚才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皇后一笑:“她们都是花团锦簇的小姑娘,打打闹闹不是正常?”

  “不过这叶采女果然不敢小觑,她毕竟是母后看上的人”

  皇上既不冷落她又不让她出头,显然就是在护着她。

  大概,她真的和那个女人有些相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