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九章 赵元淳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46 2021-03-01 23:43:11

  自打十五那日,叶思娴伴驾之后,赵元汲就再也没点过锦绣轩的牌子。

  本来众人还觉得这个小采女挺得皇上喜欢,打算去结交一番。

  到头来发现不过是昙花一现,恐怕皇上早就忘了她是谁了。

  所以,五月还络绎不绝的锦绣轩,六月就门可罗雀。

  叶思娴也乐得清静。

  白天去御花园看花遛弯儿喂鱼,晚上回锦绣轩喝点儿小酒看看星星,这小日子别提多美。

  唯一让她郁闷的是,御膳房不给她加菜了。

  “唉,不加就不加,我又不是宠妃,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叶思娴提着小花篮子,带着圆月和巧燕,施施然往御花园西北角走去。

  这里虽然偏僻,可花儿果儿长得好,叶思娴以前在家时也跟着娘做点心。

  把新鲜摘下来的花瓣儿洗净晾干,用糖腌几天,最后兑些碾碎的米粉上锅一蒸,鲜花糕就做好了,又香又甜。

  眼下是六月,只有月季和蔷薇还开着,叶思娴就捡嫩的摘。

  三个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一边摘花儿一边说话,全然不知茂密的花丛里躺了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小男孩儿。

  叶思娴一脚踩过去,那小孩立刻跳了脚起来:“哎呦!谁啊!打搅老子的美梦!”

  “啊!”

  叶思娴惊呼,一屁股坐在地上,花瓣洒了一裙子。

  “什么人?!”

  她抬眼打量,眼前不过是个七八岁大的男孩子,眉眼和皇上有些像,眼睛怒目瞪着,像一头凶赫赫的小饿狼。

  圆月和巧燕赶紧把叶思娴护在身后。

  “喂!你们谁啊?”,那孩子掐了一枝花叼在嘴里,上下打量着问。

  “我是叶采女,住在锦绣轩,你又是谁?”,看他的衣着打扮,不像是宫里的太监。

  “锦绣轩离这儿还有一段距离,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那小男孩对自己的身份避而不答。

  “我是来摘花儿的,你是什么人?凭什么出现在这儿,若是被人看见,你吃不了兜着走!”

  叶思娴已经确定他绝不是太监。

  “被人看见又如何?还有本小王吃不了的?”,小男孩傲娇冷笑。

  “本小王?你是王爷?”,叶思娴懵了。

  还是圆月小声提醒她:“皇上有几个幼弟封了小王爷,想来眼前这位就是了。”

  叶思娴恍然大悟,她掰着指头算了算,自己一个九品的小妾好像也算不上什么皇嫂。

  她讪讪福了一礼:“原来是小王爷,那您请自便,我先告退了”

  搞清楚就不搞了,溜之大吉先。

  “喂!”,他忽然唤了她一声,“我叫赵元淳”

  叶思娴脚步都快飞起来,但还是听清了那个名字‘赵元淳’。

  ……

  回到锦绣轩,几人累得气喘吁吁。

  “小主,您跑什么呀?”,圆月十分不解。

  “他是王爷,他可是男人,我不要避嫌的嘛?”,叶思娴捂着胸口擦着汗,跑了一路真热啊。

  “可是小主,小王爷才七八岁啊,连皇后娘娘也没避过,甚至还常常派人照看几位小王爷,邀请他们去栖凤宫用膳,皇上还常常夸赞呢。”

  “皇后娘娘那是长嫂如母,我就不必了,再说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算什么长嫂,万一将来有人拿此事陷害自己呢?她又不是没看过话本。

  叶思娴对话本里那种畸形的旷世绝恋没有兴趣,用她娘的话说就是,女人啊,就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皇上这个夫君虽然不怎么样,但那也是她的‘鸡’,她的‘狗’,她得一直随着的。

  “小主这样想也对,即便这两年不避嫌,等小王爷再大些也就得避嫌了”,圆月替她打扇。

  这件事就这么揭了过去,谁也没再提起。

  不过叶思娴的态度也缓和了些,知道了身份就不用那么大惊小怪的。

  所以,当她再次遇到赵元淳时,只是微微惊讶。

  “你怎么跑到我家门口来了?你这有点儿过分了吧!”,叶思娴对这孩子简直没一点儿好感。

  好好一个小王爷,不好好读书,老想着往自己皇兄的后宫跑,说不过去吧。

  “那个……”,赵元淳嘴里叼着根儿草,倚在锦绣轩的门框上。

  “我就想来看看我母妃的住处,你介意吗?”

  ……

  赵元淳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看着桌上摆着的丑陋点心,嘲讽一笑。

  “御膳房就拿这种东西糊弄人?”

  “这是我自己做的,你这孩子还看不上?”,叶思娴叉着腰,忍不住摆出一副皇嫂的姿态。

  “我这里庙小,御膳房才不会给我送点心,都是我自己做的,你不嫌弃就尝尝吧”

  叶思娴觉得这孩子也真是可怜,虽然出生在皇室,但这么小就没了爹娘,哪怕锦衣玉食又有什么意思。

  唉!要不是看他可怜,也不会让他进来。

  “你看看就走吧,以后记得好好读书!”

  “哼!”

  赵元淳把手里的点心一摔就站起来。

  “你们都是假好心,全都是,每个人都让我读书读书读书,我呸!”

  赵元淳跑着离开了,叶思娴愣在原地。

  “有病!”

  半天,她终于憋出这么一句。

  ……

  晚上的时候,叶思娴用过晚膳,把圆月叫到跟前,八卦了一下宫里的人和事。

  “比方说……皇上的几个弟弟,都是什么情况啊?”

  “奴婢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他们都是先帝爷和歌姬舞姬、甚至还有烟花女子生的”

  “皇上登基时,原本可以不认他们,把他们都逐出皇宫”

  “但皇上还是下旨,说稚子无辜,把他们留在了宫中!”

  “现如今他们都在德安宫住着,皇上亲自叫人请师傅教导,还有宫女太监嬷嬷,一应俱全,和别的皇子公主一模一样。”

  叶思娴点点头,心说皇上还是挺仗义的。

  不管对小妾们怎么无情无义,对自己的手足兄弟还是仁义的。

  “原来是这样”

  “那孩子说,他想来锦绣轩看看他母妃的住处,想来他母妃原来是住这儿的,多可怜呐”,叶思娴又是一阵唏嘘。

  “好了小主,您还是可怜可怜自个儿吧,您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皇上的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