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八章 什么人把字写成这样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129 2021-02-28 22:46:12

  “哈哈哈哈……”,赵元汲爽朗大笑。

  冯安怀吓得一身冷汗。

  上一次皇上这么高兴,还是一年前微服私访时,亲手将为祸百姓的匪患头子斩下马。

  人头落地的那一瞬间,血柱窜了好几尺高,差点儿喷他一脸,对冯安怀一个太监来说那简直是一生的噩梦。

  冯安怀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了眼龙颜大悦的皇上,一颗心也就放回肚子里,这回真是龙颜大悦。

  赵元汲是高兴了,叶思娴就很不高兴。

  嘲笑她不会写字可以,嘲笑她射箭不好那不行,她从小跟着哥哥爬山爬树掏鸟窝,熟练得很。

  “不算数,再来!”

  叶思娴又要了一支黑羽,用尽胳膊力气,拉开了比她上半身还长的弯弓。

  “叭!”一声,那支箭不出意外,又在七八步远的地方落下了。

  “不行!再来!”

  那个人笑得越高兴,她就越急躁,君臣也忘了身份也忘了,急得她团团转。

  那感觉就像你小心翼翼拿出自己最优秀的长处,却被人大大嘲笑了一顿,躁得很。

  “叶小主,您还是别试了,这黑羽是皇上御用之物,除了皇上还没人射得动”,冯安怀于心不忍。

  原来,赵元汲自小习武,他生得人高马大又勤学苦练,弓马娴熟自不必说,骑射也极具天赋。

  因普通的弓箭太轻,杀伤力不足,他便命工匠特制了两种弓箭。

  一种名曰青羽,箭身轻巧锋利,射程极远,只要臂力足够,二三百步绝不成问题。

  一种名曰黑羽,箭身厚重锐利,射程不及青羽但杀伤力惊人,赵元汲曾在一次秋围中射中一只黄斑虎,直接射穿头盖骨穿脑而过。

  叶思娴吐了吐舌头低下头。

  “那皇上还让我用黑羽,岂不是欺负人!”,叶思娴忍不住觉得皇上着实有些无聊。

  一个人高马大的九五之尊,和她比什么比,她毕竟只是十三岁的小女人啊。

  赵元汲摸了摸鼻子,也觉得自己突然很弱智,赢了一个丫头片子有什么可高兴的。

  “咳!那个……”

  “朕还有折子未批,冯安怀,着人送叶采女回去”,九五之尊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

  叶思娴闻言赶紧恭送皇上。

  “冯公公啊,不用送了我认得路,你赶紧过去吧”,说着也带着圆月一溜烟儿跑了。

  一个往西一个往北,冯安怀那个纳闷啊,怎么一个个跟有人追似的。

  他不放心,指了一个小太监赶紧跟上去,自己也一路小跑儿跟上皇上的步伐。

  赵元汲的确有折子要批,而且经过刚刚一幕,他身心轻快,不知不觉看那帮老臣的折子就顺眼许多,连下笔都比往常流畅。

  而叶思娴着急回去是因为,她得赶紧回去抄宫规。

  “今儿就是十五了,最后一天啊,我还有十几页没写,圆月赶紧赶紧替我磨墨!”

  回到锦绣轩也顾不上热,叶思娴灌了口凉茶就老老实实趴在桌子上开始抄。

  这桌子就是原来左右乱晃的那个,被叶思娴找了铜箍子叮叮咣咣修理过,现在变得很听话。

  从中午一直抄到晚上,中间毁的毁撕的撕,一直到下午天将黑,她才终于抄完,屋子里地上,已经被她扔满了纸团子。

  “呼……终于好了,圆月,你亲自去帮我交给皇后娘娘吧”,叶思娴像完成了个艰巨的任务。

  “小主,这不太好吧,今儿是十五,皇上必定去栖凤宫,万一奴婢……”

  “哎呀不是让你去找皇后娘娘,你偷偷交给玉棠就行了,本来罚抄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叶思娴低下头。

  圆月一想也是,就拿盒子将一沓抄好的宫规装了,送去了栖凤宫,回来的时候一并连晚膳也带回来。

  “御膳房的今儿个还挺客气的,还给小主加了菜”,圆月一边说,一边从捧盒里端碟子出来。

  一个素菠菜,一个小豆芽,还有一个小芹菜,最后还有半只烧鸡。

  “哇!!”

  “原本咱们锦绣轩没有这么多,更不可能有烧鸡,还是上回来咱们锦绣轩送点心的小太监认出了我,多给了半只烧鸡”

  小主今儿白天才服侍皇上去校场,龙颜大悦,晚上就有人巴结上了,啧啧啧,怪不得小主们挤破头要争宠呢。

  “好吃,你们都来尝尝”

  叶思娴正在长身体,馋得很,已经两眼放光了,但她小小人儿也吃不多。

  最后半只烧鸡还剩下大半个,圆月巧燕和小秦子等人分了分。

  “咱们这也算同甘共苦了”

  “唉!以前我在家跟我哥哥溜出去玩儿,在山上打野鸡野兔子,可比这个好吃多了,可惜,我是再难出宫了”,叶思娴小脸儿失落。

  “小主别伤心,往前就是一年一度的秋围,到时候您就能出宫了”,小秦子难得开口。

  “皇上会带我去吗?我不过就是个九品采女”

  宫里本来就是贵人待的地方,她一个乡野丫头出身又低人又笨,这压根就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

  放她回去不好么?

  “当然会的,小主您还是挺得宠的”,圆月安慰她。

  “您想想,除了您还有华贵人,其他的秀女连皇上的面儿还没见着呢”

  “他那是嘲笑我”,叶思娴小声嘀咕。

  主仆几人在院子里的石桌旁一边纳凉一边唠嗑,时候差不多,叶思娴也该睡了。

  圆月替她铺了床熏了香打了蚊子,叶思娴舒舒服服往凉席子上一躺,眯着眼。

  “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管怎么说日子还得过不是么?”

  她怀念了一会儿以前自由自在的日子,哀叹了一会儿现在的处境,又对接下来无比黑暗的后宫生活做了规划。

  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至于叶思娴的规划,她给自己定了一个至高无上的目标,活着。

  娘亲说过,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就啥都没了。

  再说了,她这么善良又不会欺负人,凭啥要死,要死也是那些后宫的搅屎棍们去死好么?

  比如那个什么宋贵人孙才人。

  锦绣轩一片宁静,而此时此刻的栖凤宫。

  赵元汲沐浴更衣后想随手翻本书看,发现临窗的炕桌上有只盒子。

  无意中翻开,里面是一摞抄好的纸。

  正打算合上的时候,纸张上密密麻麻的墨滴和歪七扭八的字陡然映入眼帘。

  赵元汲惊讶地睁大眼,琢磨着究竟什么人,会把字写成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