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七章 是时候揭过了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64 2021-02-27 23:32:13

  夜至三更,赵元汲终于放下笔起身。

  “皇上辛苦了,妾身服侍您更衣”

  除了昨晚倒霉的叶采女,她就是头一个侍寝的,这样的圣宠也算独一份,华贵人眼角眉梢透着欢喜。

  赵元汲也没拒绝,伸直长臂,只是表情谈不上温柔。

  作为皇室子孙,他自小在宫中长大。

  虽然太后视她如亲生,旁人对他的身世也缄默不提,但赵元汲知道自己并非太后亲生。

  宫女太监拜高踩低,皇室宗亲暗箭伤人,满朝文武阳奉阴违,各方势力纵横交错,这些他从三岁就开始经历。

  表面上顺风顺水,暗地里的腥风血雨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能将先帝和舞姬们生的幼子幼女妥善安置,也有本事叫阴损狠辣的莲贵太妃带着儿子缩在西北不敢回京。

  他能风雨无阻探望朝中病重的老臣,也能当机立断对贪官污吏斩立决。

  他仁善厚德,也同样有本事把人收拾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这些,都不是凭空来的。

  不过,对进了后宫嫁给他的妃嫔,他还是宽厚的。不是不知道她们各自的心思,只是不喜和女人计较。

  只要安分守己,她们想要的所有他都愿意给。

  “爱妃陪了朕一晚上,同样辛苦了”

  赵元汲十五岁就有服侍宫女,对待男女之事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寻常。

  他不会和先帝一样纵情声色,但也绝不会在这种事儿上委屈自己。

  华氏出身名门品貌俱佳,赵元汲还是满意的,所以……

  华氏一连侍寝了好几天。

  每天栖凤宫请安时,众妃嫔对此酸涩不已,但妃嫔侍寝皇帝多正常的一件事。

  所以说了几句也就悻悻不说了。

  今日是十五,皇后带着妃嫔们去了祈祥宫给太后请安。

  叶思娴位分最低,全程跟在最后,并且还刻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说实在的,这种场合她着实不喜欢。

  太后是慈祥,可要不是她一句话,自己这会儿一准都到家了。

  以前在家,娘亲每天熬好粥温柔地叫她起床吃饭,那日子多美啊。

  想起自己临走前还说,等回来继续喝娘做的红枣粥,可没想到自己这一走,竟再回不去了。

  也不知道娘亲在家怎么哭呢,叶思娴想着心里就发酸。

  又想到自己不会写字,来到这儿还要被罚抄写宫规,她眼圈就红了。

  正在和皇后尬聊的太后,不经意一抬头,正好看见。

  “丫头?丫头?”,太后慈祥看着她。

  “太后娘娘!”,叶思娴赶紧上前跪下。

  接着太后就问了些‘你为什么哭,是不是在宫里不习惯’等等。

  叶思娴赶紧摇头说不是,只是刚进来时被风沙眯了眼。

  “可怜见儿的,眼都肿了,素姑,快带她去洗洗脸。”

  “哎!”

  叶思娴就这么被素嬷嬷带离了大殿。

  等她洗过脸再回来时,大殿上居然……没人了,只有皇帝坐在那儿陪太后说话。

  “以前那件事是哀家做得不对,不该不顾忌你的想法”

  “只是那孩子已经嫁了人,你也三年没怎么进后宫,是时候揭过去了……”

  太后坦诚说着,并未避开叶思娴。

  “你瞧这孩子的模样,哀家一眼就相中了”,太后指着刚进门的叶思娴。

  赵元汲顺着望过去,叶思娴刚刚洗过脸,小脸儿白白嫩嫩,粉黛未施,尤其是那双水灵灵写满无辜和懵懂的眼睛,像小鹿似的。

  确实像她。

  “哀家知道,你不像你父皇,所以哀家很放心”,太后拍着儿子的手。

  “以前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往后咱们大景朝必定会顺顺利利的……”

  再也不会有妖妃祸国,再也不会有外敌来犯,再也不会有内贼卖国,更不会有百姓揭竿而起这种混战。

  她养大的儿子,绝不会和先帝一样荒唐。

  “母后……”

  回忆起莲贵妃一手遮天,他和母后相依为命暗中一点点谋划的日子,赵元汲不禁动容。

  “朕依母后便是”

  “那就好,母后老了,这一届秀女我看都是好孩子,以后母后就等着含饴弄孙”

  母子俩说着就笑开了。

  叶思娴:???

  我还在呐?都不需要避讳一下吗?

  ……

  叶思娴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赵元汲提溜出了祈祥宫。

  “皇上您……”

  “御书房缺一个研磨的,朕看你不错。”

  叶思娴都来不及辩解一句,就被莫名其妙弄进了御书房。

  “皇上,臣妾没怎么研过墨,怕做不好惹皇上生气……”,叶思娴跪在御书房的波斯国羊绒地毯上,惦记着自己未抄完的宫规。

  “你不会写字?”,赵元汲皱眉。

  “不会……”叶思娴摇头。

  “那你会什么?”

  “嗯……射箭算不算?”,叶思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探寻而渴求。

  其实皇上长得还是很好看的,嫁这样一个夫君也挺好,除了不能带回家给娘干活。

  “你会射箭?”

  “臣妾自小在山野长大,那个小县依山傍水,臣妾就多学了些……”,叶思娴低着头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小骄傲。

  活了十三年了,这可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赵元汲就那么看着她洋洋得意的小模样。

  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和看她满脸点心渣一样顺眼。

  “那朕便带你去射箭如何?”

  他不由分说吩咐人更衣,换完衣裳就带着叶思娴去了校场。

  “皇上,您确定?”,叶思娴看了眼天上的大毒日头,和连根儿绿叶都没有,快被晒化了的校场。

  赵元汲淡淡一笑。

  这算什么,他从三岁便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什么样的寒天暑日没见过。

  赵元汲淡笑着从太监手中接过一支黑羽箭,动作利落地拉开八十斤的黑熊鹿皮长弓。

  只听‘嘭’地一声,那枚黑羽箭便稳稳插在百步之外的靶心。

  “好!”,叶思娴跳脚拍手。

  这一刻,她终于对皇帝升起一点儿佩服,原来他不仅只会被人簇拥着,他自己还是有两下子的。

  “臣妾也献丑了……”,叶思娴也迫不及待要了一只黑羽,拉开长弓。

  然而……那支黑羽‘啪’地一声,一屁股扎在十步远的泥土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