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六章 不好过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126 2021-02-26 23:45:16

  “师父,不过是个小小采女,您何至于亲自跑一趟,叫小的们来不就行了?”

  几个小太监撑伞的撑伞,打扇的打扇,簇拥着庞大海往回走。

  “小小采女?”,庞大海斜睨了他们一眼,“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

  “在这宫里啊,哪怕就是一宫女,只要入了皇上的眼,那就是主子!好好学着点儿吧!”,庞大海举起拂尘一人脑袋上给了一下,恨铁不成钢。

  “是是是……”

  小太监们狗腿地讨好着,一行人渐行渐远。

  栖凤宫

  “皇上今儿翻的是华贵人?”,皇后纤手拂过经卷,面容平淡。

  “是,娘娘”,玉棠替她换了一盏温热的香茶,屏息凝神。

  “也是应该的,华家世代书香,门生无数,在朝中威望颇高,皇上看重华贵人也是理所应当”,皇后语气淡淡,看不出喜怒。

  “娘娘……”

  “好了!”,合上经卷,皇后从容起身。

  “我既然当了皇后,坐了这凤椅,这些事还不是平常,若是连这个心胸都没有……”,皇上他大概也不会娶我。

  最后一句话是在心里说的。

  陈皇后淡淡笑着走到窗边,眼底透过一抹无人察觉的苦涩。

  “娘娘贤名远播,皇上心里最敬重的就是您”,玉棠其实知道主子心里不好受,可她又不好说。

  皇后脸上只是淡淡笑着,心里却无比苦涩。

  ‘终究只是敬重,不是吗?’

  ……

  新秀女入宫,如果第一晚的叶思娴只是个笑话,那今晚,大家才真正不好过起来。

  华灯初上,许贵妃的瑶华宫乱作一团。

  “母妃,我要吃糖饴,我就要吃糖饴!”,四岁的皇子哭闹着把饭菜打落一地。

  “哦,不哭不哭,母妃给你拿,母妃现在就叫人给你拿……”,许贵妃一边哄着一边让白露去。

  “娘娘,太医说……”

  “还不快去!,太医太医的,小孩子家吃些糖饴又怎么了!”,许贵妃不耐烦。

  白露无法,只得去了,

  糖罐子拿来,小皇子赵长延抱在怀里吃了足足十几颗,吃到最后连晚膳也没吃就睡着了。

  “抱下去吧!”,许贵妃十分头疼。

  乳娘和嬷嬷们小心翼翼把小皇子抱走,白露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叫人把这里都打扫了。

  “娘娘也早些歇息吧”

  “今晚是华贵人侍寝?”,许贵妃坐在梳妆台前,面容疲惫。

  “是,娘娘……”,白露欲言又止,她生怕主子这会儿又叫人去请皇上,那就太不好看了。

  “你放心,本宫就是再傻,同样的招数也不可能用两遍,只是……便宜了那些小贱人们!”,许贵妃咬牙切齿,眼圈儿却红了。

  “好在,我肚子争气,我儿子也争气,皇后的孩子没保住,容妃又是个没福气的,只生了个丫头片子!”,许贵妃含泪笑着。

  似乎只有这样说,才能弥补内心的空虚和冷落。

  同样在宫里过日子,同样是守活寡似的过了这几年,可她还是更胜一筹不是么?

  “娘娘累了一天,您也该早些睡才是啊”,白露只能这么劝,她心里其实很担忧。

  太医明明说小皇子身子虚弱,不宜吃甜食,尤其是糖饴更要少吃,可娘娘她!唉……

  瑶华宫不好过,玉照宫也好不到哪儿去。

  “都是一块儿进宫的,头一个不是你,第二个也不是你,你还有时间去为难一个什么采女,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容妃宋氏对自己这个堂妹简直无语。

  “堂姐,我就是看不惯她,凭什么一个乡野丫头能入选,还能被皇上翻牌子!”,宋贵人也很委屈。

  “您不知道,这贱人神出鬼没,我给内务府管秀女的嬷嬷送银子的时候,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没安好心!”

  想起那次的事,宋贵人就恨得牙痒痒,这种事别人窥探,很丢人的好不!

  “胡闹!她一个九品采女能有什么威胁?你该在皇上身上多花心思!好好想想如何伺候好皇上……”

  容妃恨铁不成钢。

  她就纳了闷,家里怎么偏偏挑了这么个蠢货入宫。

  她和许氏原本都只是皇上的侍妾,大家在东宫里平起平坐,可眼下许氏已经生了儿子,还晋位贵妃。

  而她只是一个二品妃,膝下只有一位公主,还病怏怏的,她怎能不着急。

  可看眼下这情形……急也没用。

  “罢了罢了,你下去歇着吧,不许再跟那什么采女搅在一处!”

  “是……”

  宋贵人委委屈屈退了出去,临出门还偷偷冲里边儿做了个鬼脸。

  “才怪!”

  ……

  秀女受宠,主子娘娘们心里不好受也正常。

  即便是新秀女,没被翻到牌子心里也是失落的,有人睡不好觉,有人吃不下饭。

  而有的人……在发愁。

  “小主,您在写什么?”

  锦绣轩里,圆月看着灯下的主子在写字。

  “皇后娘娘罚抄的宫规啊,你忘了?”,叶思娴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写得极其认真。

  然而……认真是认真了,这个字么,差不多就跟狗爬似的。

  “这也不能怪我,我从小就不爱写字,我爹逼着我写都没用!”叶思娴一脸懊恼。

  “可是小主,写成这样,怎么交上去啊……”

  虽然圆月不识字,可纸上那大大小小的墨滴她还是能看见的。

  这样的东西若交给皇后娘娘,怕是会挨板子吧。

  “我也发愁呢!实在不行就承认呗,皇后娘娘总不能强求不是?”,叶思娴咬着笔杆,小脸儿皱成一团。

  至于华贵人侍寝。

  叶思娴表示:这种远在天边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

  夜幕降临,此时此刻的昭阳殿。

  “皇上,夜深了,您批了一天折子,也该歇息歇息……”,华贵人温婉提醒着兢兢业业的皇上。

  “爱妃先睡吧,朕还有最后几本”,赵元汲头也不抬,眼睛盯着手里的折子。

  华贵人一眼望过去,皇上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御案上笔架排列整齐,一摞摞折子巍然耸立,砚池里淳厚的丹砂朱红。

  皇上拈着御笔,饱沾浓墨之后写下一行行御笔朱批,动作行云流水,笔法苍劲有力。

  她看着看着,眼神就有些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