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五章 我是不会走的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83 2021-02-25 23:06:05

  “你们干什么!!”

  叶思娴把圆月护在身后,怒目圆睁像个护仔的小母鸡。

  “妹妹,我们也是一片好心啊……”,宋贵人冷笑。

  “你别欺人太甚,我……我是不怕的”,她把圆月结结实实护在身后,自己的小腿肚却在打颤。

  “万一闹出事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哈哈哈……就凭你?”,她轻蔑一笑看向身后:“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

  “是!”

  那几个太监应声渐渐逼近,把叶思娴主仆围了个水泄不通。

  “宋贵人,那件事我不会往外说的,你怎么还揪住不放了!”,叶思娴慌张。

  “叶妹妹?你说的哪件事?我怎么听不懂啊?哈哈哈……”

  眼瞅着几个太监就要往她们嘴里灌的时候,门外忽然来了人。

  是御膳房的副总管庞大海,人称庞总管,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徒弟。

  “你们……哪位小主是叶采女?”

  他进门看了一圈儿,目光落在三位小主身上。

  宋贵人这会儿早就收手,装模作样立在一旁装姐妹和睦。

  “叶妹妹,找你呢!”她将叶思娴往前推了推。

  “公公,我是叶采女,公公可是有事?”,叶思娴低着头上前。

  “你?”庞大海半信半疑打量了她片刻,轻咳一声,开始高喊。

  “皇上口谕,赏叶采女点心十四碟,其中龙眼包两碟、水晶饺两碟、桂粉糖糕两碟、芙蓉团两碟、鹅油卷两碟、荷叶饼两碟、蟹粉酥两碟,请叶贵人点验。”

  庞大海每念一道名字,就有个小太监端着捧盒到她面前,打开让她看。

  而每个捧盒里,整整齐齐摆着两大盒点心,它们凑在一处,散发着甜、咸、乳、香各种香味。

  “这些都是给我的?”,叶思娴瞪大眼睛。

  “这是自然,皇上今早下了朝让冯公公专门去御膳房下的口谕,绝不会有错!”,庞大海挺着大肚子一甩拂尘,斩钉截铁。

  “叶采女查验查验,如果没有错,就快些谢恩吧,奴才回去还得当差……”

  “是!是,多谢皇上恩典,也有劳这位总管大人了”,叶思娴跪下来,眼眶微红。

  “嗯!你们给叶采女送进去,咱们该告退了”,庞大海被这一声总管大人叫得很舒坦。

  转身离开时,他故作不经意问徒弟小六子。

  “哎?刚才敬事房的人往哪个宫报信了来着?咱们回去好预备着伺候……”

  “奴才也不清楚,只看见往东边儿去了”,小六子很配合。

  “那你快去打听打听,别耽误了伺候。”

  “是!”

  一行人边走边说,对话却被里边儿听了个清清楚楚。

  往东?宋贵人和孙才人一琢磨,自己就住东边儿啊?

  两人争先恐后带着人出门,东西也不要了,人也不管了。

  总之,皇上点了牌子,敬事房去报喜,她们绝对不能不在。

  ……

  所有人离开后,叶思娴这才起身。

  她转过身看着脸颊红肿的圆月、被吓哭的巧燕和提了棍子准备和人拼命的小秦子,眼泪再也憋不住,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她们……她们……”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委屈。

  三人足足哄了半个时辰才哄好。

  叶思娴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哭完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

  “把那些东西都丢出去,咱们一起吃点心,这些都是好的,我在昭阳殿尝过……”

  “是!”

  这天中午,四个人谁都没用午膳,只这些点心就把她们肚皮全都填饱了。

  用过点心,她们又喝了些茶水压了压。

  叶思娴见大家都吃饱喝足,就忽然笑着站起身,认真而郑重地看着她们。

  “这几天,你们跟着我受委屈了。”

  “我的处境你们也看到了,我出身不高,也不怎么识字,琴棋书画样样不通,是个小地方来的乡野丫头,被选进来凑数的。”

  “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大造化,会一直被人欺负,你们也会跟着我受委屈,抬不起头,更不用说体面了。”

  “如果你们现在想走,我每人发二十两银子,不多,但这是我能给你们的最多了。”

  “如果你们现在不走,以后若是背叛我,那……”,接下来的话叶思娴没往下说,但他们每个人都懂。

  她话音落下,气氛就陷入沉默。

  这是一个慎重的决定,叶思娴一点儿也不着急,坐在椅子上让他们慢慢考虑。

  刚坐下,巧燕就跪在她膝边。

  “小主,我不走”

  “我从小父母双亡,挨饿受冻是家常便饭,被人牙子卖过多少回,受过多少打骂,我自己也数不清……好容易进了宫,能吃饱穿暖,能过几天安稳日子,我已经知足了,您是个好主子,巧燕想跟着您!”

  “好!”叶思娴把她扶起来。

  “小主,我也不走!”,圆月也郑重跪下。

  “奴婢在宫里扫了三年的院子,这回趁着选秀,是想跟个好主子,可奴婢这几天才发现,出身高贵的不一定就是好主子,有的人……心可黑着呢!”

  “小主您放心,我圆月虽然不认字,但骨气还是有的,既然选择留下,就绝不可能背叛!”

  “好!”叶思娴点点头,看向小秦子。

  “我就不用说了,小主,我是不会走的,能有个主子,奴才就心满意足了”,小秦子摸了摸后脑勺,大着舌头说。

  叶思娴也是这几天才发现,他有些大舌头,说话不大利索,但……这又有什么!

  “好!”,她笑了笑,神情缓和下来。

  “我虽然笨,但我不傻,我虽然年龄小,但我娘说我可是人小鬼大。”

  “谁对我好,我心里都知道,也绝不会辜负!”

  “是!小主!”

  几个人齐刷刷给叶思娴行了个礼,主仆几人也就笑开了。

  叶思娴神神秘秘地进屋,从里间搬出个小盒子,又从小盒子里搬出个小布包。

  “这里是二十个五两的银锭子,一共一百两,小秦子下回出宫,找个银匠铺熔了,给圆月打一对儿厚厚的实心儿银镯子,记得要最时兴的花样。”

  “小主您说什么胡话,谁的镯子会重一百两……”,圆月哭笑不得,到底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