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第三章 侍寝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93 2021-02-24 22:59:32

  叶思娴要侍寝了,是第一个被皇上翻牌子的。

  消息很快传遍了后宫。

  主子娘娘们自然没什么,其余十一个秀女可是炸了锅了,尤其是宋贵人和孙才人。

  想骂人,又怕传出去,想打人,又不敢碰宫里新分来的宫女太监。

  最后只能拿各自的陪嫁出气。

  锦绣轩这边,才用过午膳,司寝嬷嬷就到了。

  外加八个宫女,外加六个粗使小太监,一行人捧着雕花托盘鱼贯而入。

  小太监负责打水烧水,宫女们伺候沐浴,司寝嬷嬷则板着脸从盒子里拿出几本册子。

  叶思娴觉得自己像条麻花,被摁在加了香料的浴桶里搓圆捏扁,好容易洗完澡出来了,竟然还要看这种……没穿衣裳的小人儿书?

  她面红耳赤听完了嬷嬷的指导,羞得整个人直往后缩。

  “不能缩,皇上国事繁忙,您一定得主动些,务必要好好伺候皇上!”

  “奴婢说了这么多,小主您可记住了?”

  司寝嬷嬷炯炯有神盯着她,大有一副‘您还有哪儿不明白,不妨我再说一遍?’

  “嬷嬷,您说的我都记住了”,叶思娴红着脸把身上的薄纱衣往上拉了拉,认真点头。

  “那就好,小主且歇着吧,过了申时自然会有人来接您。”

  说完,带着一行人退了出去,只留叶思娴面红耳赤尴尬着。

  申正一刻。

  凤鸾春恩车从锦绣轩出发,穿越大半个皇宫往昭阳宫的方向去,车轱辘碾在青石板路上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后宫。

  这一夜,不知多少人辗转难眠,又有多少人咬碎银牙。

  昭阳宫很快到了,叶思娴一句话不敢多说,一步路也不敢多走。

  她安静地坐在皇上寝宫的龙榻上,从天亮等到天黑。

  脑海里从爹娘的笑脸想到哥哥的宠溺,也不知道她不在,娘亲一个人去采蝶轩买首饰会不会闷,哥哥闯了祸怕挨打,还会不会有人替他背锅。

  想着想着眼泪就要落下,她赶紧甩甩脑袋把眼泪包了包,深吸一口气缓和情绪。

  不管多伤心,这昭阳殿都是不能哭的,除非她不要命。

  盛夏六月的夜晚又闷又热,昭阳殿却清凉一片,叶思娴偷偷看了一圈儿,最后目光落在几尊精雕细琢的大冰山。

  ‘啧啧,这东西,不知道得有多贵呢……’

  ‘咕噜……’肚子响了一声。

  叶思娴这才想起来,她今儿中午热得吃不下饭,只吃了几块不太新鲜的瓜果。

  桌上有精致华丽的点心,她连见都没见过。

  ‘嗯,如果她吃两块儿,应该没关系吧?’

  犹豫了好半天,又偷偷听了听门外安静得连虫鸣声都听不见。

  她这才放下心,蹑手蹑脚跳下床榻,捏了几块点心啃了起来。

  松软香甜溢满唇齿,她吃到最后也没品出是什么东西做的,总之就是好吃,从未吃过的好吃。

  吃得正欢的时候,寝殿的门忽然开了,一群人簇拥着皇上进来。

  叶思娴一慌,把所有的点心都塞进嘴里,低着鼓着腮帮子,像只小松鼠。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她心里咚咚直跳。

  “平身吧!”赵元汲并未注意。

  他大步流星走到内殿,伸开双臂,任由宫人解去繁琐的龙袍。

  待宫人退去,他撂起衣袍坐下端了茶,这才细细打量她。

  目光落在她唇边的点心渣上,他清冽的眸子不由微眯,唇角也微微上扬。

  “点心好吃吗?”

  叶思娴小脸刷一下红透了。

  “皇上,臣妾……臣妾有罪,请皇上责罚!”对皇后娘娘不敬得罚抄宫规,对皇上不敬,得怎么样呢?

  “宫里的点心你可还喜欢?”赵元汲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唇角微微扬起,逗孩子似的。

  “皇上,臣妾再也不敢了……”

  “你若喜欢,朕让人做些给你带回去如何?要不要?”

  “要!”

  赵元汲:“……”

  ……

  冯安怀今晚有点儿不太好过。

  他守在殿门外,听着里面传出的爽朗笑声。

  看看天看看地,最后对着自己的胳膊又掐又拧,才让自己相信这不是做梦。

  皇上七岁他就伺候在身边,已经十五年了,就没见皇上这么笑过。

  ‘一个乡下上来的黄毛野丫头,究竟哪一点儿入了皇上的眼?’

  对此,黄毛野丫头茫然:‘我……我也不知道啊,他,他在笑什么???’

  叶思娴看着眼前爽朗大笑的男人,眼睛睁得溜圆。

  “皇上?”

  “好!你喜欢,朕叫人给你做。”

  赵元汲将茶盏放在一旁,起身来到她跟前,蹲下来冲她伸手。

  叶思娴想了想,也伸出了自己不算白嫩的小手。

  “你叫什么名字?”落座之后,赵元汲将桌上的点心全都端到她跟前。

  叶思娴不看还好,一眼看过去,肚子叫的更欢实了,咕噜噜得停不下来。

  “吃吧,朕准了”

  “多谢皇上”,叶思娴笑眯了眼,一边吃点心一边含含糊糊说着自己名字。

  赵元汲点点头。

  如果说选秀那天是走马观花,那这回他绝对是印象深刻,叶思娴。

  看她一块一块把点心塞进樱桃小口,小脸儿上全是满足,赵元汲竟看出了神。

  “皇上……您不吃吗?”

  她伸出‘脏兮兮’的小爪子,热情地把一块桂花糖糕递到他唇边。

  赵元汲:“……”

  “你吃吧,朕不饿。”

  ……

  寝殿里气氛正好,殿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何事?”他脸色骤然冷下来。

  “启禀皇上,贵妃娘娘叫人传话,说是……大皇子中暑了,这会儿正发热。”

  冯安怀背后一身冷汗。

  一边儿是皇子的状况,一边儿是皇上和小嫔妃,他哪边儿都得罪不起。

  赵元汲脸色很快沉下来,眉峰微微凝起。

  “可有传太医?”

  “已经传了宋太医”

  赵元汲闻言就站起身,自有宫人过来替他更衣。

  一阵忙碌过后,他正要起驾,却忽然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叶思娴。

  “你在这里歇息一会儿,可以不必那么早回去”,说完又吩咐冯安怀:“回头找妥当人送回去,不许怠慢。”

  “是,奴才领旨。”

  “多谢皇上!”叶思娴也呆呆应了一声,心里莫名松了口气。

  虽然明天又要被嘲笑,但不用侍寝还是让她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