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欢喜宫门

欢喜宫门

半枝雪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1-02-24上架
  • 61734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入宫

欢喜宫门 半枝雪 2008 2021-02-24 15:56:51

  “我娘说了,女孩子家家金贵得很,可以吃苦,也可以受累,就是不能受委屈!”——叶思娴

  景顺三年,五月初八。

  雨后的阳光灿烂明亮,照耀在宫里新盖的琉璃碧瓦上,愈发显得红墙碧瓦,绿树红花。

  储秀宫里有几棵参天大树,碧绿的树冠铺展开来,将整个前庭笼罩在一片阴凉下。

  树上的知了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而树下,则安安静静跪着上百名从各州府郡县层层选拔上来的秀女。

  景顺帝赵元汲登基已满三年,先帝除服礼已过,后宫空虚,膝下荒凉,他不得不遵从皇太后懿旨,举行选秀大典。

  今日,就是最后一轮的殿选。

  早上刚下过雨,地上还是湿的,叶思娴跪得很不舒服,斑斑点点的阳光照在脸上。

  晒得她脸颊通红,鼻尖儿和额头都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连手心儿也是一片黏腻。

  旁边的两个秀女很瞧不上她的样子,交头接耳偷偷嘀咕。

  “哼,一个县令之女,穿成这样子,还真以为自己能选上。”

  “就是,这后宫也不是阿猫阿狗都能进的,那些检选的嬷嬷是眼瞎了还是怎么?这种穷酸鬼也放进来?”

  叶思娴不敢多话,只能当做没听见,她也不想来的。

  三个月前,皇上突然昭告天下,所有七品以上官家女子,十三到十六岁未曾婚配的,都必须进京待选。

  作为一个七品县令之女,又恰好十三岁,她不得不来。

  实际她也觉得自己和这花团锦绣的皇宫格格不入,只盼着早些落选回家,好和爹娘哥哥团聚,免受人家嘲笑。

  江淮县虽然小,可依山傍水民风淳朴,才不会有人嘲笑她。

  “宣!江淮知县叶怀俞之女叶思娴,进殿觐见!”

  听到公公喊自己名字,她赶忙起身,跟上前边的秀女排成一列,恭恭敬敬入殿行礼。

  叶思娴站在最后一个,不敢抬头,又有点儿好奇,水灵灵的眸子一转,就瞥见了前方一抹明黄的衣角。

  啧啧,皇上的衣衫就是好看,面料细腻,绣工精致,张牙舞爪的龙纹,明暗交错的金线,若隐若现的黑宝石……

  “蒋氏瑞兰,撂牌子,赐香囊!”

  “李氏芙香,撂牌子,赐香囊……”

  管事公公一声声的高喊让殿里的气氛更加沉郁,有人已经开始小声啜泣。

  叶思娴规规矩矩站着,静待自己的名字。

  “皇帝选了大半日,统共才选了没几个,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一道慈祥的声音布满忧虑。

  “既然前几个都不满意,哀家看这最后一个倒好,不如就留下她吧?”皇太后的目光落在叶思娴身上。

  “你是哪家的孩子?今年多大了?”

  “回禀太后娘娘,臣女是江淮知县叶怀俞之女叶思娴,今年十三。”叶思娴声音清脆,像清晨山野间的小溪。

  “还是个孩子呢,难为你说得齐全,抬起头来哀家瞧瞧”皇太后笑吟吟看了眼身边的皇帝。

  赵元汲坐了大半日,见到的都是花枝招展的娇小姐,偶然一见叶思娴这样素衣布裙的,倒也眼前一亮。

  “还是母后的眼光好,朕也觉得不错”,他声音浑厚低沉,威严中带着几分恭敬。

  叶思娴还来不及紧张,手里就莫名多了一柄沉甸冰凉的玉如意。

  “叶氏思娴,留牌子,赐如意……!”

  离开大殿的时候,叶思娴整个脑袋里都是轰隆隆的声音,不能回家了,她不能回家了。

  转身出来,却见几个刚刚淘汰的秀女恶狠狠盯着她。

  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

  五月初九,十二名秀女被册封,正式成为景顺帝的后妃。

  位分最高的是六品贵人,有华氏、宋氏、白氏三位,都是京城名门闺秀。

  往下是四个七品美人,四个八品才人,而叶思娴毫无意外,位分是最低的,九品采女。

  这天上午,阳光依旧火辣辣的。

  她在栖凤宫跪拜过皇后,领着刚分过来的两个宫女一个太监,穿过大半个后宫找到自己的住处,锦绣轩。

  虽然名字够锦绣,但地方是真破。

  院子里光秃秃的,花草都没种,石桌的裂纹也没来得及补,房屋新刷的漆遮不住剥落的痕迹。

  进屋一看,床又小又硬,桌椅板凳落满了灰,用手一推还摇摇晃晃的。

  叶思娴心里头拔凉拔凉,误打误撞入选不能回家就罢了,往后还得受罪?

  “小主您别哭啊,今儿也算您的好日子,哭了不吉利。”身边大一点儿的宫女赶紧劝着,声音温和。

  叶思娴眼泪汪汪看向她,见她圆圆脸蛋,弯弯眉眼还挺讨喜,就呜咽着问她叫什么名字。

  “奴婢圆月,十七了,以后就伺候小主的饮食起居。”

  “我知道了!”还挺合眼缘的,叶思娴用袖子抹了把眼泪,止住哭。

  圆月有些哭笑不得:“小主,嬷嬷才教过,不能用袖子擦……”

  ……

  不管叶思娴多不情愿,她都得面对现实,带着宫人住进这锦绣轩。

  她只沉寂了半个时辰,就开始着手收拾。

  江淮县地处江南民风淳朴,娘亲更是温柔贤惠的江南女子。

  从小就教导她,女人家不管肚子里有没有墨水,性子要好,手脚要勤快,不能委屈自己。

  所以叶思娴打小儿就手脚灵快,这点活儿难不倒她。

  当天上午,她带着大宫女圆月,小宫女巧燕,和太监小秦子,上上下下将锦绣轩给打扫得干干净净,任何死角都不放过。

  快中午的时候,几个人累得瘫倒在地,身上,衣服上,头发上手上,没一处干净的地方。

  “小主,您……在家里也亲自动手做这些?”圆月擦着汗。

  “那当然!”

  “我娘说,一个人如果什么都不干,那不成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啦?”说着,渐渐低下头,眼圈儿红红的。

  圆月正打算安慰,忽听见门外有脚步声,原来是宋贵人和孙贵人路过。

  她们衣着华丽,被宫人簇拥着站在门外,看向脏兮兮的主仆四人,尤其是叶思娴,她爬上梯子掏蜘蛛网,弄得整张脸都是灰尘和汗水。

  “呦!叶妹妹这是怎么了?”宋贵人连忙用帕子捂住口鼻。

  “哈哈哈,叶妹妹这算是自暴自弃了么?”孙才人指着她的脸。

  “也对!”她得意一笑:“到底不是皇上选的,和我们都不一样呢”

  “可不是?”宋贵人嫌弃得甩着帕子,“住在这儿,你怕是一辈子都见不到皇上吧?哈哈哈……”

  “走吧走吧,咱们得去给容妃娘娘请安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