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殿下他偏要以婚相报

第29章 异常

殿下他偏要以婚相报 槿年陌雪 1023 2021-01-10 20:40:42

  韩王义正严辞,但大娘却只是摇摇头道:“大人多虑了,民妇真的不知什么万民书。我们村就没几个识字的,哪儿会整书啊…”

  云墨晗和韩王在前不久便来过李村,村民都知道他们是京城来的官老爷,所以对他们的问题,都是有问必答。

  只是,他们所给予的答案,实在令人头疼。

  无论韩王怎么同他们保证,他们都咬死了说不知道万民书,甚至,偶尔还会夸赞当地官员对百姓们不错…

  表露身份给予村民们信心这条路眼看着是走不通了,韩王只能不甘心变换话题,询问起报案者:“李路此人…是与大家有什么矛盾吗?”

  “矛盾没有,但他那人孤僻阴沉得很,大家几乎都不与他交流。”答话的,是周大娘的儿子。

  他说话语速很快,隐隐间还带着几分不耐烦,显然一副与李路关系不好的模样。

  “所以他平日里都是自己过吗?”云墨晗接着询问,“我听说他腿脚不太利落,自己一个人过的话…他的收入来源是什么?”

  “自然是官府补贴。”大娘儿子说着,又啐了一口,“大人,不是我说,这李路实在太不厚道了。

  “他的日子能过下去,分明是靠着官府给予的补贴,但他却因为嫌补贴少而伪造一份那个什么书去京城告状。这…这实在是忘恩负义!”

  忘恩负义?词还用得不错?

  云墨晗与岑羽薇下意识地对视一眼。他们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些许惊讶。

  明白对方大致与自己想到了同一个点,岑羽薇便给云墨涵递了记眼神,示意他接着问。

  而自己,则以透气的名义,去到了后院。

  春日温暖的阳光洒落大地,为后院靠墙摆放的农具拉出一排整齐的阴影。

  岑羽薇漫步在后院,一点点仔细观察着后院中的一草一木。

  虽说楚轻竹这一跑大致会带些思路出来,但自己这方,也应当尽量多查。

  最后若能互相印证,更好。

  念及印证,岑羽薇又不免轻叹一声。可惜话本是以感情讲述为主,所有探案细节都是一笔带过。

  甚至还因楚轻竹不是朝廷中人,没细写最终证据。

  不然,她直接找证据就好了,哪儿用得着费尽心思摆弄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

  腹诽归腹诽,办起事来时,岑羽薇仍是毫不含糊。

  随着一番观察,她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部分农具上粘的泥土已经干结成块,看样子,像是好几日都没用过了!

  这可就有意思了。

  李村村民大多是农民,靠种地为生,眼下又是春耕时节,他们的农具怎会几天都不使用?

  是什么,让他们怠慢了此事?

  抿唇转身之际,岑羽薇的目光又被大娘儿媳晾晒在院子里的被褥所吸引。被褥柔软蓬松、布料洁白…一看便知是新的!

  她走近试着摸了一下,指尖的触感,也证实了她之前的判断。

  新的吗…

  岑羽薇再度陷入沉思。

  但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她身后,便响起了一道女声:“大人怎么上后院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