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殿下他偏要以婚相报

第27章 重要人物

殿下他偏要以婚相报 槿年陌雪 1027 2021-01-10 12:16:00

  见没人说话,岑羽薇赶紧抓住机会问出自己心中所惑:“不知,你们所谓的李路频繁来此,是指…?”

  “约莫五日就会来寺里一趟。”这问题住持能答得上来。

  稍一顿,他干脆又把这唯一能答得上来的问题,再多解释了一番:“李施主很早以前便是常来寺中的香客,而自父母过世后,他便来得更加频繁了。

  “想来,是因为他无妻无子,身边无人陪伴,所以才常来寺中上香诵经,为心灵寻一片安稳吧。”

  “他的家底全都捐给寺里了?”岑羽薇再问。

  “应当是。”住持再次点头,“上回两位王爷来寺中询问时,便同老衲提过李施主家中情况。这等事必不至于造假,想来,他的全副身家都应是捐给寺里了。”

  “原来如此,多谢住持。”道过谢,岑羽薇便没有再问了。

  见她乖乖坐回去,韩王眉头不由蹙得更深。

  她方才问的两个问题,实则是在场人都知道的。她不知,不过是因之前没有参与此事。

  可即便如此,他的直觉仍告诉他,岑羽薇挑这么两个问题问,是在确认什么。

  但她这草包能确认什么呢?

  还是说,她其实是在帮五弟的忙?他们已经亲密到共进退的地步了?

  那楚轻竹…

  思及此,韩王不由默默看了眼此前一直陪着云墨晗查案的楚轻竹。

  之前她才是常伴云墨晗身周的人,但现在,却一直是一个人默默地待着,不问案情,也不打扰云墨晗…

  扑朔迷离的案情和几人乱七八糟难以利用的关系扰得韩王头痛欲裂,而把问题抛给云墨晗,对方又永远是一句“我不记得了”。

  这一行真难…

  揉揉眉心,韩王便起身向住持告辞:“多谢住持解答,我等还有旁的事,便先行离开了。”

  住持也跟着起身,客气相送:“王爷说哪里话,您为命案尽心尽力,是功德,我等自然应当全力配合。”

  说着,他又把目光转向云墨晗:“况且豫王殿下上回遇到危险也是因为查案,眼看事情发生在寺中,老衲心里着实不是滋味。事情若能早日水落石出,老衲和知常也好早日放心。”

  “知常是谁?”岑羽薇敏锐地捕捉到一个陌生的名字。

  “知常…”云墨晗也暗暗蹙眉,低声喃喃。

  显然,两人都把这人当作了重要人物。

  可住持却只是笑笑:“莫紧张,知常就是寺中一名普通僧人。因为他是头一个发现后山有人打斗回来报信的人,所以才对此事上心。

  “他心善,一直担心自己因报信时跑慢了而闹出人命…”

  后边那些解释的话岑羽薇几乎没听了。

  她已经从住持的第一段解释中在捕捉到一个重要问题:知常是第一个发现云墨晗在后山跟人打斗并回来报信的人。

  回来…?为什么说是“回来”?因为寺中僧人通常不去后山吗?所以知常那日是因什么事去的后山呢?

  而且,还偏巧是在两王前来查案的时候…

  难道…

  眸子一转,岑羽薇心中便又有了新猜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