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殿下他偏要以婚相报

第9章 亲密到这种地步?

殿下他偏要以婚相报 槿年陌雪 1018 2021-01-05 10:16:21

  楚轻竹本无心替岑羽薇诊治,因为此刻她心中最要紧的事是帮豫王恢复记忆。

  至于岑大姑娘…她能说会道,哪里像是有事?

  可当她的目光下意识地顺着岑羽薇的声音一转,她方才发现,此前一直面不改色的人,到底受了多重的伤!

  寸宽的大口子狰狞横在头皮上,凝结的血痂不规整地附着在伤口周围,而伤口本身,还在一点点地渗着血丝…

  “这伤...!”楚轻竹连忙伸手,“秋叶,快!取金疮药和纱布来!”

  一旁小心提防着楚轻竹一行人的云墨晗,也在瞧见情况时变了面色:“薇薇,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为何一直不说?!”

  “我还行,暂且能忍。”岑羽薇说着,又把头偏了偏,方便楚轻竹上药包扎。

  若她没猜错,原主就是磕破了头死了,她才得以在这具身子里苏醒。既是致命的伤,没疼得她直接昏过去,的确可评一句“还行”。

  但云墨晗却心疼坏了。

  看着狰狞的伤口随她偏头的动作愈发明显,他便忍不住凑近岑羽薇,轻轻帮她吹了吹伤口。

  “殿下,你…!”楚轻竹怔了怔。

  哪怕是共患难一场,豫王殿下也不至于忽然对岑大姑娘这般态度吧?

  还有岑大姑娘…受了这么重的伤,她为何还能坚持跟他们争辩事情经过?她又是怎么做到在此期间不喊一声疼的?!

  心情复杂,楚轻竹处理伤口的动作,也不由慢了半拍。

  磨磨蹭蹭的包扎看得云墨晗心烦,眉头一蹙,他便带着审视上下打量了她一遍:“你真是医者?”

  显然,他对她能力很不满意。

  这样的淡漠疏离的态度,无疑再一次刺痛了楚轻竹。

  她眸中流露出一丝委屈,但人却倔强地没有吭声,只是默默调整了手下动作,努力把手上的事办得完美。

  可即便如此,换来的,也不过是云墨晗的不再计较。

  最终,还是岑羽薇在伤口包扎好后,客气道了声“多谢”,此事才算揭过。

  处理好伤口,又搜了几名刺客的身后,一行人便在楚轻竹手中地图的指引下重新赶回大路,坐上搜寻队伍准备好的回城马车。

  一路奔波,夜色已完全吞噬了夕阳的余晖。

  感受着黑暗来袭,头脑昏沉的岑羽薇干脆直接闭眼靠上云墨晗的肩:“困了,借我靠靠,待到了目的地再叫我。”

  今日发生了太多了事,她着实有些累了。

  况且,她还知道回城之后,会有更多事等着他们。

  谋害云墨晗的人就是此番与他同行的兄弟韩王,一次杀人不成,他定会再次出手的。

  必须得把他防住…

  思绪渐渐飘远,上涌的困意也终于把岑羽薇彻底拉入睡梦之中。

  受伤后急需休息的她睡得格外好,见她如此,云墨晗又轻轻侧身将她揽住,给予了她一个更舒适的怀抱。

  对面两人亲昵的举动看得楚轻竹眼皮直跳,她实在想不通豫王殿下怎么会与岑大姑娘亲密到这种地步?

  但念及此前种种,她终是没有多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