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炎炎夏日里的微笑

回忆23

炎炎夏日里的微笑 周小姑娘cs 2097 2020-12-26 23:56:07

  高二对五班来说,是多事的一年,也是印象最深的一年,这一年他们班表演的话剧,成了全校人挥之不去的笑话。很多过去了,每每想起来嘴角还是止不住往上扬。

  那一年,那一天,五班同学贡献了史上最帅的花木兰,还有对花木兰毫无情谊的将军。对着帅气的花木兰始终一张嫌弃的脸,尤其是在花木兰穿了女装之后,那就更加嫌弃了。

  那一年,所有同学都看得出,演花木兰和许然的眼里的迸发出花火。

  时间过得很快,一年结束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转眼小伙伴们都要参加高考了。

  “不要紧张,你正常考就是可以了,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你可以跟商州言说,他会帮你解决的。”远在另一座城市的周冬冬对于即将高考的周夏,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几句每隔一天都要给周夏打一次电话。

  “我知道,我不紧张,可是我觉得爸妈好紧张,姐,你帮我跟爸妈说一下,不要在千里迢迢的从家里给我送吃的,我没有压力都吃出压力了。”

  周夏叹了一口气说道。

  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周夏原本是不紧张的,可是一个月前她爸爸突然不去工作了,跟老板请假了一个月,理由竟然是:我女儿要高考了,我要去给她送饭。

  周爸爸的工作是工地的工头,算是半自由工作,有上工就有钱,没上工就没钱,周夏知道这件事后,原本没将高考放在眼里的周夏,顿时有些紧张了。

  “我去,老爸也太偏心了吧,我高考的时候怎么没见他们这样啊。”周冬冬不可以,撇撇嘴说道:“行,我去跟妈妈说,你不要想太多了,给你吃你就吃,吃不下扔掉。”

  “我知道,你跟爸妈们说一下,我真不想吃。啊,对了,姐,我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是怎么认识商州言啊。”周夏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姐突然就认识了商州言了呢?

  好奇怪啊,什么时候认识的,为什么她不知道。

  “啊,这是一个意外,我拿错零食袋了,以后再跟你说吧,我先挂了。”

  周冬冬慌慌张张的挂了电话,然后朝着对着她笑的舍友吐了吐舌头。

  “给你妹打电话啊,她今年高考啊。”周冬冬舍友说道。

  “对啊,差点穿帮了,我妹那个爱慕者厉害啊,把我妹瞒得死死的。”

  “爱慕者,是不是那个每隔几个礼拜就给寄零食的人啊,他怎么那么多零食啊。”舍友知道周冬冬每隔几个礼拜就能收到几袋零食,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呵呵,那是追我妹妹的塞在我妹抽屉里的零食,还有他自己的爱慕者送给他的零食,他不喜欢我没吃,就全部寄给我,我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有前途,懂得讨好大姨姐。”周冬冬满意的笑了。

  舍友听的目瞪口呆,心里对商州言起了好奇之心,这男的真是有心机啊。

  ……

  “这周回家吗?快要考试了,最近看书不要看太晚?黑眼圈太重了你。”商州言明显能感觉的最近周夏的浮躁,和周夏一起走回宿舍的路上,忍不住交代道。

  “嗯,我爸五点过过来接我,你呢?要怎么回去?要不我让我爸载我们回去啊,你不要挤公交了。”周夏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

  商州言挑眉,他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容易,暗示了这么多周,周夏终于想起来可以顺路让周叔叔捎带自己回去了。

  “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叔叔。”

  “不会,刚好顺路啊,我爸人很好的。”周夏摇摇头,很肯定的说道。

  这种好事商州言当然不会拒绝啊,说道:“那就麻烦叔叔了。对了你上次说的那道题学会了吗?要不要我教你?英语背了吗?”

  “啊?我不会,我姐不在家,有时候电话又说不出清楚,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这样吧,我去你家里给你讲题目,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商量一下大学去哪儿读?读什么专业?”

  商州言从不会打没把握的仗,利用三年的时间让周夏习惯他,依赖他,但是这远远不够,因为周夏依赖他的程度还是不够,更何况我们还有一个漫长的大学生活。

  把周夏放在一个陌生学校,没有他看着,他一千个一万个不放心。

  他的傻周夏,说不定刚上大一的生活就被套路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和周夏同一所学校。

  “好啊,那五一放假这几天,你来我家自习吧,正好我们可以讨论讨论。”

  “行。”商州言眯起双眼笑了,那笑容看起来人畜无害,没有人想得到,他是怎么一步一步引导周夏达到自己的目的。

  周夏家

  “阿姨好,我是商州言,周夏的同桌。”

  “你好,你好快进来坐。”

  周爸爸果然带着商州言还有周夏回来了,一路上商州言表现的特别规矩,平时常对周夏做的小动作,他愣是一个也没有做。

  “你好,我记得你,开学那会儿,我们见过,你这孩子越长越帅了。”周妈妈看到商州言,脸都笑开花了,他们知道商州言,知道周夏有一个年段第一名的同桌。

  “妈,你够了,我同学都害羞了。”周夏在路上就跟周爸爸说了,放假这几天和商州言一起自习。

  周爸爸一直警惕的看着商州言,甚至在两人自习的时候,还躲在房门外偷听,让周妈妈很是无语。

  “你在干什么啊?赶紧给我走。”

  “我就听听。”周爸爸想到周夏领着商州言跟他说,这个男同学要跟着她回家时,周爸爸有那么一瞬间非常心酸,仿佛看到周夏穿着婚纱要和别的男人走了。

  周爸爸对周夏是严厉,小的时候,比起万事不让人操心的周冬冬,周爸和周妈在放在周夏的心可多了不好,尽管手心手背都是肉,手心手背一个肉厚,一个肉薄。

  周夏就是那个薄的,周夏心思单纯,小的时候交给朋友都能被人枪使,要不是周冬冬厉害,是十里八乡的大姐头子,周夏不知道要给多少人背多少锅。

  当父母总是偏心比弱的孩子,周夏无意就是那个弱小的。

  因此周冬冬高考的时候,周爸周妈都跟没事人一样,轮到周夏,两个人就如临大敌。

周小姑娘cs

很快就进行达大学撒狗粮阶段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