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炎炎夏日里的微笑

回忆13

炎炎夏日里的微笑 周小姑娘cs 2057 2020-12-24 16:45:30

  周夏想,这个女生该不会就是昨天的大胆的告白的李欣怡吧。

  果然,徐晓希立刻走到位置上,凑到她面前说道:“她就是李欣怡。”

  徐晓希知道周夏认不全班级的同学,很多人她记得住脸,但是记不住名字,她能记住的只有她桌子方圆的几个人。

  周夏抬着头看着她,这个女生没有她漂亮,比她黑,可是眼睛比她大,身高比她高。长得也算清秀。

  那她会是商州言喜欢的类型吗?商州言喜欢什么类型呢?

  周夏下意识去想,可是妹妹初级这个问题,她总是下意识退怯,不敢带入自己。

  周夏成绩是全班女生最好,男生除了商州言能考赢她,也没有人是她的对手,可是说她的智商是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她的情商很低很低,很多女孩子在十四岁应该懂得事情,周夏要十六岁才能懂。就像此刻对爱情懵懵懂懂的她。

  别的女生都知道追求喜欢的对象,周夏却还在思考这样做可以吗?别人已经在行动了,她却还停留在可不可以阶段。

  这就是周夏,一个在感情上永远别人迟到一步的女生,但是很幸运的是,她遇到商州言,这个愿意在原地等待她的男生。

  有时候,商州言在想,如果他没有耐心一点点等着周夏,如果他心急一点,在得不到周夏回应的时候,他们是不是没有以后,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商州言希望,永远不要有人能回答。

  “长得还没你漂亮呢,如果我是商州言,我一定选你。”徐晓希双手抱胸,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向瑶也翻了一个白眼,班级的几个女生把们关上了,向瑶带头把李欣怡围住了。

  “李欣怡,你挺厉害的,还跑去跟商州言告白,老娘都没胆了,你还挺敢的。”

  向瑶冷笑着,开始对李欣怡冷嘲热讽。

  看着这样的向瑶,周夏有些熟悉又陌生,她险些忘记了,她和向瑶是怎么认识的,她可不就是想要校园暴力自己,结果被自己反暴力了吗?

  或许是向瑶在自己面前一直是人畜无害的样子,导致周夏忘记了,向瑶一直就是一个问题学生。

  “向瑶,不要这样,回到位置上。”

  周夏从来不管向瑶欺负谁,这是她们的默契,可是这次周夏开口,这让向瑶很惊讶,她诧异的看着周夏。

  她不知道周夏怎么了?皱着眉头,心头有些不爽,可是开口的是周夏,她能说什么呢?

  “老娘给周夏面子,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我可不会折算了。”向瑶是喜欢的商州言,这种喜欢和许然喜欢周夏一样,全班都知道。

  但是两人都没什么形同,他们的喜欢永远停在口头上,但是如果有人想要靠近周夏活着商州言,他们比谁都跳得厉害。

  放学的时候,向瑶一直留在教室里等着周夏,平日里一直跟在她身边的跟班都不见了。

  周夏知道,向瑶在专门等自己。

  “走吗?”商州言奇怪看着周夏还没走,不由得奇怪的问道。

  周夏摇摇头,她看着向瑶,商州言也看着周夏,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什么话也没说,走了出去。

  没一会儿教室里只剩下周夏和向瑶。

  “有事吗?”周夏就坐在她的位置上,问道。

  “今天为什么不让我教训李欣怡。”向瑶背对着周夏,脸上的神情痞痞的。

  “周夏我很直白的告诉你,我喜欢商州言,如果商州言选择你,那么我不会说什么,因为我也喜欢你,但是如果不是,我一定让他成为我的男人,当小三我都不介意,反正与其便宜别的女人,倒不如便宜我,你说是不是。”

  向瑶大言不惭的说道,这还是周夏第一次看到这个样子的向瑶,一个完完全全陌生的她。

  向瑶看着周夏回过头,毫不意外,她看到周夏震惊的表情。

  她笑了。

  她为什么喜欢周夏,不是因为她打不过她,而是因为她明明具备可以当大姐大潜质,却有一双干净到不能再干净的眼睛,这让一直生活在泥塘里的向瑶很是羡慕。

  她打心眼里喜欢手周夏,因为周夏活成了她理想中的样子,独立自主,自信自强。

  周夏不知道向瑶是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离开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校门口,她木着脸往回走。

  周夏并不知道,那天教室里其实有第三个人。

  告白是事情无疾而终,很多人都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里,但是周夏却不是。

  这这件事让她对人性复杂有一丝丝的窥探,她以为很认真,很循规蹈矩的学生,比如李欣怡,做能做出当众告白的惊人之举。

  她以为很惊世骇俗的人,比如向瑶,股子却保守的如修女。周夏知道,别看向瑶平时挺大姐大,可是她的初吻依旧在,甚至还扬言要将这个送给她的老公。

  人的复杂,让周夏感伤,她第一次知道,她以为原来不是她以为的,说到底还是她看人的眼光太差了。

  周夏闭上眼,她没去上体育课,而是默默趴在教室的桌子上,商州言走了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他很自然的伸出手,摸了摸周夏的额头。

  “不舒服吗?”

  周夏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后退,发现来人是商州言后,她紧绷的神经才松懈下来。

  “没有。”周夏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商州言很少看到这么没有活力的周夏,这让他有些担忧。

  “拿去。”商州言在袖子里藏了棒棒糖,他伸出手让周夏自己拿。

  “什么?”周夏看过去,正好看到熟悉的阿尔卑斯棒棒糖的糖纸,她笑了笑,伸手去拿。

  却发现那不是一根,而是一整串,周夏惊呆了,她愣愣的看着商州言。

  “哇,商州言,你啥意思,贿赂什么周夏吗?这么多棒棒糖。”上完体育课回来的徐晓希正好看到这一幕,惊呼道。

  “对,我在贿赂她,让她给我保守秘密。”守住喜欢她这件事,直到他们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周夏呆呆看着商州言,她不知道为什么商州言为什么要撒谎,只能冲着徐晓希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