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炎炎夏日里的微笑

回忆4

炎炎夏日里的微笑 周小姑娘cs 2182 2020-12-24 09:27:52

  果然从那一天之后,班级隐隐传来了商州言是学霸的信息,很多同学都会找商州言问题目,他每一次都能回答得出来。

  有一次周夏坐在座位上做数学题,那道题她想了很久都没有做出来。

  商州言刚好从她位置上经过了。

  “不会?”这是继商州言转学来的第一天之后,他们说得第二次话,很难想象,他们座位前后桌,居然很少说话,主要是每次下课,他的位置围满了男同学,而她的位置围满了女同学

  今天难得这些人都不在,班级里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对,我看不明白。”那是一道几何题,周夏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做?感觉怎么做都没办法证明两条边长是相等的。

  “在这里做辅助线,这样子,你再想想三角形全似的定理条件。”商州言很自然的低下身子想要拿周夏的本子画一道辅助线,低头那一瞬间,他很清楚的闻到了周夏身上的体香。

  那是一种很特殊,很清爽的味道,像花,像夏季的水果,又像雨后甘露的芳香,是一种让人无法说出的味道。

  商州言的脸色变了变,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女生身上这么香,但是很奇怪,平时她坐在她的身后为什么没有闻到呢。

  “你很热吗?”商州言奇怪的看着周夏,却发现她额头流了很多汗,额头前的碎发几乎都贴脸上了。

  “刚刚老班让我去拿东西,我跑过去了。”周夏擦了擦汗水,说道。

  “你平时有喷香水的习惯吗?”商州言鬼使神差来了一句,震惊了周夏。

  她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商州言,“大哥,我是初中生,今年才十四岁,我为什么要喷香水了。”

  商州言被周夏的一句大哥逗乐了,他笑了出来。

  那样灿烂的笑容,险些晃了周夏的眼。周夏就这么呆呆抬着头看着他。

  目光是那样的专注,或许是那一刻的专注吧,商州言看着少女眼中自己的倒影,心里缺失的一角仿佛在那一刻被人填满了。

  “以后不要在学校流汗,有些难闻。”商州言面不改色的撒谎道。

  “难闻?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妈明明说我流汗是香的。”周夏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秘密,她天生自带的体香比一般女孩子明显一些,当然在平时并不是非常明显加上班级里男生的汗臭味,很多人没有闻到。

  但是一旦周夏跑步,汗液大量分泌,那种香味会更浓,加上班级没人,商州言几乎可以肯定这种香味应该是班级男生没有发现的秘密

  否则他们私下地讨论周夏的程度,这个秘密他早应知道了。

  既然他现在才知道,那么其他人以后也不用知道了。

  “你妈妈是你亲妈吗?”

  “当然,你说得不是废话吗?”周夏无语看着商州言,这话要是别人对她,她一定掀桌子,可是对方是商州言,她忍了。

  “嗯,亲妈说的话都是带夸张成分的,估计她不想让你伤心,所以没跟说实话。”商州言说得那叫一个一本正经,单纯的周夏被忽悠的一愣一愣。

  难道她流汗真的很臭吗?

  “很难闻吗?”周夏惶恐的看着商州言,她看着四周暗暗庆幸,今天班级只有他们两个人。

  商州言已经在心里打了一堆腹稿忽悠周夏,万万没想到,他才说一句,周夏就相信。

  她也太好骗了吧。

  商州言第一次见识到周夏的性格,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班级的女生没有人讨厌周夏。

  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这么好忽悠,又长得这么漂亮,估计都不好意思忽悠她,甚至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她。

  “当然,我们又不熟,我至于骗你吗?”

  商州言丝毫没有愧疚之心,面不改色地继续忽悠着周夏。

  这下周夏彻底相信了,她哭丧着脸,闻了闻自己,可惜她什么也没有闻出来。

  “会很臭吗?”周夏不安的看着商州言。

  “不是很明显,没事的,以后要是有奇怪的味道,我会提醒你的。”商州言装出一脸我是好人的模样,拍了拍胸口说道。

  “呵呵,我谢谢你。”周夏冲着商州言翻了一个白眼。

  两人因为这一次秘密似的交流,亲近了不少,随后班里的同学都发现,周夏经常冲着商州言翻白眼,甚至还会到周夏面前展示他前十的傲人成绩。

  可怜的周夏从原本班级第一名变成了万年老二。

  这学期的期末考成绩出来了,商州言戳了戳了周夏爱的背,很得意给她看自己的成绩单。

  “知道你考得好,但是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炫耀。”周夏无语翻白眼。

  “老商不道德,又去逗周夏,周夏也是可怜,来了一个新同学,抢了她第一名的宝座,不过倒是帮我们班的男生赢回了尊严。”李晨光看这两学霸互动,笑着说道。

  许然漠然点点头,他看着周夏和商州言的互动,心里有些不得劲。

  “怎么这副表情,吃醋了。你可别这样,老商现在是我们兄弟了。”

  许然喜欢周夏,这件事估计也就周夏不知道吧。

  李晨光看着痴汉似的许然,默默摇摇头,他觉得许然能成功追求到周夏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不是他看不起自家兄弟,而是周夏明显就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人家一心扑在学习上。

  “你说商州言是不是也有点喜欢周夏啊。”许然茫然看着周夏和商州言在那边互怼,看着周夏嘴边的笑容

  他真希望现在能和周夏说上话的是自己。

  “不可能吧,刚开学的时候,商州言不是说了嘛?周夏长得一般吗?这说明周夏就没有长在人家商州言的审美上,你别瞎担心,看谁都喜欢周夏似的。”李晨光安慰着许然。

  许然点点头,“说的也是。不过你说我怎么才能让周夏对我有哪种……”

  “这我可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早就行动了。”李晨光对周夏多少有那点心思,毕竟是初中男孩子,对于班花多少有点想法,要是没有为什么选她做班花。

  “切,滚吧,朋友妻不可戏。我还是去跟商州言套近乎,夺取商州言的位置走走,说不定周夏就能对我……”

  许然想法很美好,只是他与狼为伍,注定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

  “老商,周夏,你们聊啥呢?”许然很自然地走过去,想要加入话题。

  周夏抬起头看这许然就想起自己拿书砸他的事情,本能觉得自己很抱歉。

  话说她当时为啥要那么做,人家就是多道歉了几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