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四十三章 鸡腿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1217 2021-01-22 23:57:01

  托了那些家伙的服,虞鱼走到山下的时候出了一身汗。微凉的夜风一吹,凉气丝丝缕缕钻入皮肤当中,哆嗦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脸色更沉了。

  李光就是被她吓得一脚跌进了田埂。

  虞鱼脚步一转,拖着刀朝他走去,气势汹汹。

  李光当场差点尿了。

  “你怎么还在这?”小姑娘蹲下身与他对视,颊边窝着两个甜甜的小酒窝。

  “虞、虞同学?!”李光惊得声音都在打着颤尖儿,瞪直了眼,一会儿看看虞鱼,一会儿又瞅瞅那把大金刀,世界观再次收到冲击,“你你你……”

  他“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反倒是尖锐的音量吵得虞鱼耳鸣,强忍眩晕拍了拍刀面。

  世界果然顿时清净多了。

  “你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李光一眨不眨地望着她,苦着脸嘟囔道:“要是你出什么事,先生非扒我的皮不可。”

  “先生?”虞鱼皱眉,琢磨这个略微有点烫嘴的称呼,疑惑地问:“你身为一县局长,为何要怕沈绎之?”

  李光身体僵了下,眼一转,然后语气相当真诚的说道:“那是尊敬!先生医术高超,无论是救死扶伤,还是验尸探案皆不在话下。山海县能有先生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虞鱼听他一口一个“先生”,违和感越来越重,不知道的还以为穿越古代了呢。

  但估计也从他口中打探不到什么,虞鱼干脆放弃这个话题。

  她踢了踢田埂上的泥巴,明明秋天是丰收季,放眼望去却是一片荒芜。谁都不会嫌弃自家田地多,更甭说任其自生自灭,只能说……村民们意识到这里有问题。

  可他们为何瞒而不报呢?

  虞鱼重新看向李光,“王家的事,你了解多少?”

  李光沉默半分钟,也不知在琢磨什么,许久才开口说道::“王珍父母车祸致死,这事你知道吧?”

  虞鱼点点头。

  李光:“肇事车主逃逸,村里人齐心协力作伪证。再加上出事的那段路恰巧没监控,断了线索,最后不了了之。”

  虞鱼恍然大悟:“……白天出事那位?”

  “对。”提到一年前那桩案子,李光心里相当憋屈。他习惯性抬起右手凑近嘴唇,吸了口冷空气,才意识到没点烟,只好尴尬地摸摸下巴的胡茬,“就为了区区几斤肉,居然答应颠倒是非。现在的人已经冷血到如此地步,简直太可怕了。”

  仿佛是为了应和他的话,高山上忽然响起“呜咽”的风声。

  虞鱼一怔。

  她按着胸口,发现里面鼓鼓当当地骤然升起一股浓重的悲怆。

  眼前的高山横亘着黑色锁链,如同被一间牢笼困锁。

  一时间,她竟分不清是人在哭泣,还是山在悲拗。

  “帮、帮帮他……”

  “帮我弟弟……”

  “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李光害怕得声音都变了调,在这诡异的红雾当中,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叫人头皮发麻,惴惴不安。

  “帮帮他……”

  “帮……”

  “啊啊啊!!!”脚踝一凉,似乎被什么东西被抓住。李光吓得一个弹跳蹦起身,连滚带爬的扑上田埂,“求求你别找我,我什么都不会,别找我。”

  虞鱼打开手机电筒光扫过去,田埂杂草中趴着一个血人。身上被某种动物的利齿啃咬,坑坑洼洼,血肉模糊。

  那是……

  “王珍?”虞鱼声音十分笃定。

  王珍抬起半边被啃没了的脸,断断续续的乞求道:“帮…帮我弟弟,他在上…上面,求…求你。”

  “呕——”面对眼前的景象,李光忍不住扭头到一边狂吐起来。

  空气中顿时飘荡着一股浓浓的酸臭味。

  可能是出于尊老爱幼吧,虞鱼抬起的左脚又慢慢放下了,往一旁挪了挪。

  但那家伙早把虞鱼当护身符,她挪到哪里,对方就跟着吐到哪里,最后被彻底磨得没了脾气,一转头。身侧是李光,后面还爬着一个王珍。

  虞鱼昂起下颌。

  呵!

  总有凡人觊觎她的美貌!

  金剑:“……”

  “救…救救小辉…”

  “救…救救小辉…”

  女生哭泣的声音跟录音机似的,一遍接着一遍,甚至连每个音节都精准踩在同一调上。

  她突然伸手一抓。

  脚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李光好悬没背过气去,他僵硬地扭着脖子,颤着声音弱弱求助:“虞、虞同学。”

  这一转头不打紧,入目处就看到了虞鱼冻人的脸。

  小姑娘摊着脸蹲下身,跟面前那张放大的、血肉模糊的脸对视。

  一分钟后。

  熬不住的王珍率先败下阵来,张开嘴开起嗓子准备嚎。

  “唔……”

  突如其来的大鸡腿塞得嘴里满满当当。

  王珍:“???”

  “……”好在接二连三的刺激下,李光心态稍微能保持镇定。他用手梳理下光滑的头顶上那几根凌乱的头发,才迟疑的地问:“请问,鸡腿哪来的?”

  虞鱼嫌弃地瞅了他两眼,然后镇定自若地从兜里掏出了三根塑料袋包好的熟食鸡腿,“喜欢孜然,泡椒、还是蜜汁烧烤味?”

  李光沉默地瞥了眼她干瘪的上衣口袋,然后稀里糊涂的随便选了一根,撕开包装袋,咬一口,眼睛顿时亮了:“好吃,真的好好吃!”

  “那当然!”骄傲的小姑娘挺起胸膛,笑得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因此。

  当沈绎之走到山脚下时,一眼就看到三个人蹲在田埂上啃鸡腿的样子……

  沈绎之:“……”

  他抿唇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扶额低笑出声。

  果然就不该用常理看待小姑娘,总是带给他许多出乎意料的惊喜。

  “味道好吗?”

  头顶忽然间落下一片阴影,视线中出现一双白色的鞋面。踩在被露水打湿的泥土上,干净得一尘不染。

  虞鱼抬起头。

  逆着红色月光,她看不太清男人的神情。但那双桃花眼却像是盛着满天星辰,璀璨明亮。

  心头蓦然一跳,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要被眼前的场景迷惑了。

  “就那么好吃吗?”迟迟得不到回应,男人紧紧皱起了眉,扫了一眼遍地或白或红的狼藉,明明白白地将嫌弃写在了神情里。

  虞鱼认真思考两秒钟,回答道:“有点凉,影响了口感。”

  沈绎之:“……那回去加热?”

  虞鱼勉强地点点头:“也行。”

  沈绎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