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四十一章 旧事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041 2021-01-20 14:47:34

  王家与村里的房屋构造一模一样,双层小木楼,上面铺着灰瓦。左侧是黄土垒砌的猪圈,粪便的味道很重。左侧那一排篱笆旁边有几块荒芜的空地,借着月光依稀能瞧见几根在风中摇曳的玉米杆。

  跟随王珍姐弟俩进了木屋,微黄的灯光从门窗透出来。借着微光,虞鱼瞥见廊檐有堆燃尽的灰烬,还有成排的香烛木棒,皆染着斑驳的褐色。

  等双脚彻底踏入客厅,房间里光线徒然变得更亮些。但霉味、腥气、草药、甚至是生肉腐烂……各种味道混杂,也差点没把她带走。

  虞鱼忍不住干呕几声,等好不容易缓过气,王珍已经把弟弟抱上客厅里那张简易的木床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你先眯睡会儿,我去熬药。”王珍给他掖好被角,语气相当坚决。

  男孩闻言身体剧烈抖动起来,双手紧紧拽着她胳膊不放,带着哭腔乞求道:“今天不泡药浴了行不行?姐,求你了,就这一次。”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脸颊滑落,泪水不是透明的白色,而是褐红色,砸落在发黄的被套上,晕染开来。

  “姐,我求求你,好不好嘛?”

  “姐……”

  王珍眼神复杂地盯着他瞧了一会儿,左手抬起又放下,重复了两三次后,才下定决心在他的脑门拍了三下:“听话。”

  男孩身体顿时僵硬住了,如同一个没有感情的傀儡。

  失了力气一般,王珍挺直的脊背迅速弯下去,长发自然垂下挡住脸颊,让虞鱼看不清她的神情。

  整座房屋陷入死一般的安静,无比压抑

  。遥远处隐约传来几声狗吠,又隐隐是有人在啜泣。最后是漫无边际的冷,阴冷的气息隔着皮肤,一点点漫进骨髓里……

  “咔擦”

  “咔擦”

  漂亮软糯的小姑娘双手插兜,站姿极其散漫。她正咬碎棒棒糖,嚼得咔咔作响,腮帮子一鼓一鼓的。

  “……”冷空气似乎凝固了一瞬。

  良久。

  是长时间的沉寂。

  就在虞鱼打算掏出瓜子准备磕时,王珍终于动了。

  “真乖。”她呢喃一声,笑着摸摸弟弟的脑袋,然后起身,拎起桌子上的书包走进厨房。

  厨房很黑,借着月光依稀能瞧见里面同客厅一般空荡荡的,临窗是个灶台,以及两三件简单的锅碗瓢盆。

  灶台四个角分别摆放一块石头,石上画着诡异图案。

  只见她在灶台前熟练生火,烧水,等水彻底沸腾后。拿起簸箕出门,铲了廊下的香灰进来倒进锅里。熬煮半分钟后,拉开书包,赤手将里面的东西提出来扔进锅里。

  一堆不知名的药草,以及……

  ……一只被砍掉脖子的鸡。

  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锅里那只鸡一眨眼间干瘪得只剩下骨头架子,灰色汤水也随之变成红褐色。

  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早已见惯不怪,王珍木讷地捞出鸡架,然后在角落里搬过来一个半人高的大木桶装水,费尽力气拖到客厅,倒进角落里的浴盆中。

  来回两三趟后,她累得气喘吁吁,抬起袖子擦拭额头的汗珠,染了一脸的血,使得那张面庞看起来格外狰狞。直到休息够了,才重新走回床边,“小辉,洗澡了。”

  虞鱼背过身,后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一道惨厉的尖叫声徒然响起,震耳发聩。

  王辉在水桶里剧烈挣扎,状若癫狂。

  水花四处飞溅,要不是虞鱼避让得及时,必定浇湿一身。

  她站在角落里,眼睁睁看着王辉从一个死气沉沉的人,慢慢恢复生机。眼球白翳散开,显露出灰褐色眼珠。

  王珍死死抱着王辉,又哭又笑。

  “小辉坚持住,泡药浴能让你好得更快,听话。”

  “嗬嗬嗬……”

  “对不起,我们小辉应该很疼吧?再忍一忍好不好,忍一忍……”

  蓦地,发了疯的王辉一口咬在她胳膊上,顷刻撕咬下一大块血肉。

  “啊啊啊!”

  王珍吃痛收回手,营养不良的土黄色脸瞬间惨白如纸。

  她捂住受伤的手臂,不敢置信地发现弟弟后背,那青色腐斑消退了大半。

  顿时,一双眼眸闪烁不定。

  之后的场景变得非常快。

  日复一日,王珍找来更多动物。有的熬成药浴,有的直接给王辉生吃。结果喜人,王辉状态越来越好,开始能下地行走,需求也越来越大,胳膊上渐渐长出一片片黑色鳞片。某天夜里趁着王珍熟睡间隙,兽化的王辉跑出门。

  虞鱼看着墙上的日历,9月9日。

  正好是农场出事那一天……

  蓦地。

  视线忽然黑下去,场景消失得一干二净。

  周围都是浓浓墨色。

  “嗬!”

  “嗬嗬。”

  毫无预兆的,破风声忽然间自身后袭来,挟裹着夜里深重的汹涌暗潮,和一股动物身上难闻的腥味直指后脑勺。

  终于来了!

  虞鱼早有准备,五指猛地一扣,几乎是一眨眼就便隔空拽出把金刀抡甩过去,动作干脆利落。

  偷袭者猛地刹步,被扫得退让两步。

  借着光亮虞鱼看清了对方的脸,正是兽化了的王辉。他另外一只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出来,五根指头又长又细,指甲带着钩,凌厉尖锐如鹰爪。

  “嗬!”他嘶吼一声,在那一刻黑色鳞片陡然从脖颈蔓延上来迅速铺满整张脸,像是瞬间注满了生命力。

  与此同时,周围黑雾凝成了黑色锁链,自地面生长,自空气中凝实,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无声无息,从四面八方缠绕,攀延着小腿一点点向上捆绑,裹紧……

  王辉趁机扑上来。

  虞鱼在掀起的长风中眯了一下眼,抬手,一把抓住了近到眼前的胳膊。掌心底下,黑色鳞片坚硬且冰冷。

  王辉:“……”

  他试着抽抽手,没反应。

  深吸一口气,不信邪地再尝试。

  ……还是他妈没反应!

  他脸上那狰狞的表情当场裂开了。

  “轮到我了吧?”虞鱼偏下头,颊边顺势浮起一个甜甜的小酒窝,“快十点了,我还要赶回去刷题呢。”

  王辉一脸懵:“???”刷、刷题?

  紧接着便是天旋地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