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三十九章 滋补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1210 2021-01-18 23:44:35

  “喵?”

  末白身体绷得紧紧的,圆溜溜的猫瞳里写满惊疑不定,直到落入一个香喷喷的怀抱中。

  小姑娘一手托着她的屁股蹲儿,一手温柔地揉揉她脑袋,不由自主地肉垫上冒出的小尖爪慢慢收了回去。

  她傲娇的昂起下颌,拼命忍着舒服的呼呼声,心想:看在主人的份上,今天就勉强让你抱一下。

  才不是……因为太温暖呢。

  偏偏——

  “末白很喜欢你。”沈绎之突然拆台。

  傲娇的小白猫一怔,开始剧烈挣扎。

  “啪嗒”

  头顶被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传来又甜又软的声音:“我也超喜欢末白。”

  两只猫耳顿时软下来。

  “喵呜~”

  她不情不愿地舔舔小姑娘的下颌,随后傲娇的用肉垫子拍拍,一副“老子认可你了”的傲娇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虞鱼忍不住又亲了亲她头顶:“末白真可爱。”

  沈绎之眉梢轻微动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瞥了末白一眼,却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门。

  屋内香气四溢,红白汤底正咕噜噜冒着热气泡。

  这还是虞鱼头一回上门做客,在玄关换好鞋,一边环视过整间房屋。

  客厅宽敞,光线透亮,浅色系装修让人觉得十分舒适。正对面的落地窗外还有个阳台,栽种着绿植。

  她路过书柜时瞥了一眼,看见里面摆放的书籍,精美的书封有中文,有英文……甚至还有阿拉丁语。

  非常博学多识!

  只是。

  整个房间里干净得没有一张相片。

  “火锅好了。”沈绎之微微扭头,蒸腾的雾气缭绕间隙,愈发衬得那张漂亮的过分的脸惨白得过分。

  虞鱼心头一紧,脱口问道:“沈先生,你没事吧?”

  沈绎之唇边挽出个浅淡的笑:“有点累着,待会儿休息就行。咳咳……老毛病了,不用担心我。”

  闻言,虞鱼手指蜷缩了一下,心头更加过意不去。

  “你不是嚷嚷一路要吃火锅吗?怎么这会儿一点儿都不着急了?”沈绎之打趣两句,顺手递给她一碗汤,“临出门前在砂锅里熬煮的鸡汤,先喝一点暖暖胃。”

  浓稠奶白的高汤泛着香气,点缀着两三颗枸杞,令人口齿生津。

  虞鱼咕噜噜喝了一大碗,这碗汤和平时喝的有些不同,不仅口感更香醇,进入胃里后,身体似乎有种……瞬间被滋补的错觉。

  浑身上下充满着热量,即便现在有人找她干架,也能轻轻松松,一打十。

  她眨巴眨巴眼:“我还能再来一碗吗?”

  “不能多喝。”沈绎之半垂着目光,伸出白皙的手开始在清汤锅里烫菜:“一会儿给你装一碗回去,现在先吃饭。”

  虞鱼微鼓起腮帮子,坐到正对面。一眼望去,桌上的蔬菜肉食色泽饱满,看起来非常鲜嫩,和超市或菜市场里的完全不一样。

  尤其是涮肉,薄而韧,汁水从纹理间溢出,留下了香气满满的后味。

  等她放下筷子的时候,已经不小心吃了一盘肥牛,半盘羊肉,两盘毛肚,还有一筐蘑菇。

  相反的,沈绎之只简单用了几口,便散漫地窝在坐在一旁看书。

  虞鱼抽空瞥了眼,那本原文书晦涩难懂,一个单词也不认识。她自称是学霸,那对方肯定是学神级别!

  “饱了?”察觉到她灼热的目光,沈绎之缓慢地抬起眼皮。卷翘的长睫颤了颤,十分好看。

  虞鱼用力点头。

  “嗯。”沈绎之应了一声:“那就好。”

  虞鱼一头雾水。

  疑惑间,房门突然被敲响。

  来人是去而复返的李光,他扬着手上的档案,气喘吁吁的说道:“先生,猜猜我查到了什么?”

  -

  王家村是附近村落里离得较远的一个,坐落在大山深处。临近八点,天已经黑透,路旁两侧树影晃动,乍眼一看像是无数张牙舞爪的黑手。

  自打经历白日里的农场事件,所有人心头毛毛的。负责开车的警员明显不断加速,疾驰在夜幕中,速度就没降下来过。

  李光手机导航上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只剩下最后一公里时紧绷的身体稍微放下来,笑着缓和气氛:“挺顺利的,我还以为路上会出什么事呢,哈哈……啊啊啊!”

  刺啦——

  猛然间一个急刹,轮胎打滑在地面拉出四条黑线,眼看车身就要冲撞上护栏,按照眼前一百迈的速度非得跌落山坡。

  说时迟那时快,车头在距离护栏一个指头的距离停下。

  呼!

  呼!

  众人皆心有余悸。

  劫后余生的静寂瞬间淹没整个车厢,沉甸甸的压在他们心头,肆意卷噬。差一点,只差一点就出事了。直到——

  低低的、压抑的咳嗽声驱散阴霾。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那感觉就跟被人从水里打捞出来似的,说不出的轻松畅快。

  虞鱼松开掌心,拽得紧紧的袖摆已经被汗水打湿。左手旁边,小黑睡得跟死猪一样,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她侧眸,沈绎之右手虚握成拳头抵着嘴唇,半垂的眼眸看不清任何情绪。但脖颈紧绷的线条分明,透露出主人正在努力压抑着咳嗽。

  “喏,给你。”小姑娘往兜里一掏,拿出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打开。

  那是……润喉糖!

  沈绎之愣了下,那双狭长漂亮的桃花眼中涌动着复杂难辨的暗光。他伸手拿了一颗放进口中,清凉的味道顷刻充斥着口腔。

  “谢谢。”他说。

  这时,左手突然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拉起,掌心放入一个暖手宝。

  软软萌萌的白兔子,但咬起人来也很凶。

  他看向虞鱼。

  小姑娘正撕开一根棒棒糖塞入口中,一边的腮帮子鼓起。

  沈绎之眸光微闪,拇指的指腹轻轻捻着食指。

  “你也想吃吗?”虞鱼在兜里摸出一大把,得意洋洋的昂起下巴,豪迈极了:“随便选,什么口味都有。”

  “想。”沈绎之认真的点点头,颇有些失落地收回目光,睫毛轻颤:“可惜我不能吃太多糖,容易附着在咽部黏膜上,诱发咳嗽。”

  虞鱼瞪圆了眼,顿时觉得沈绎之是天底下最最最可怜的男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