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三十八章 请问你会仙术吗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027 2021-01-17 23:51:24

  沈绎之跟随导航找到了虞鱼。

  周围到处都是坑洞,树木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显然经历一场恶战。

  此时,小姑娘正翘着腿坐在那把金光闪闪的刀上,悠闲自在的……嗑瓜子。

  他默然片刻。

  那一大袋瓜子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摸出来的,难不成,是随身藏在外套里?

  听到脚步声,虞鱼微偏着头,一对鹿眼笑成了月芽儿:“沈先生。”

  在这破败冰冷的丛林中,这个温暖的笑容像是一道霞光,直入他心间。沈绎之眼眸微动,在她跟前停下:“抱歉,我来晚了,我们回家吧。”

  “走不了。”虞鱼耸耸肩,指着垂下来的那只腿:“不小心崴到了脚踝。”

  当然。

  更准确的说是打架不看路,一脚踩坑里了。

  但爸爸不要面子的啊?

  “沈先生,你一个人过来的吗?”虞鱼微鼓起腮帮子,压低的声音有些委屈:“看来你要背我回去了。”

  沈绎之蹲身半跪在地上,伸手握住她受伤的脚踝。刹那间,掌心底下的腿徒然变得僵硬。

  “让我看看情况。”沈绎之把她的裤腿往上挽了两圈,拉下长袜,发现脚踝处已经变得又红又肿,有大片瘀斑,应该是前距腓韧带损伤。

  他拉下裤腿,“没什么大问题,一会儿就能好。”

  虞鱼瞪圆了眼,圆圆大鹿眼显得无比萌。她觉得沈绎之这个医生当得挺不容易。为了让她不害怕,居然睁眼说瞎话。

  “上来。”沈绎之转身背对着她,“我已经托人买了火锅食材,回去就能涮。”

  “真的?”虞鱼一听来了精神,把瓜子塞回口袋,往前一靠趴上他后背,双手自然而然地揽住他的脖颈,“我们赶快回家!”

  那雀跃的心情也传染了沈绎之,从未与人如此亲密接触的抗拒感顿时驱散了几分。

  没走几步,虞鱼忽然拍拍他肩膀,“等等,差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顺便捎上挂在左边树枝上的那只断手,让警察叔叔帮忙找找,匹配NDA,应该还能物归原主。”

  要不是她踩坑,就能把人抓到了。

  “饕餮”居然是个人类男孩!

  你敢信?

  沈绎之半垂的眸子极轻地抬了一下,侧目望去。

  那是一只青色干瘪的手臂,皮肤皱皱巴巴的,宛如已经风烛残年的老者。上面还有黑色鳞片,半人半兽,怎么看都很诡异。

  顿了顿,他故意打趣道:“打野的成果?”

  虞鱼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拍拍胸脯,义正言辞的说:“好人好事,从我做起。”

  沈绎之懒得戳穿她,扫了眼便收回目光,嗓音淡淡的:“太脏,让你的刀提着吧。”

  虞鱼散漫地点点头,指挥金刀去干活。

  金刀:“……”

  -

  回到城内已经快五点。

  车刚刚靠边停好,虞鱼便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朝大楼冲过去。大楼左侧是一面镜子,余光瞥到镜子里一蹦一跳的小姑娘,她猛然间意识到不对劲。紧接着一愣,低头转转自己的脚踝。

  居然不!痛!了!

  她赶忙拉起裤腿检查扭伤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肿,只余下淡淡的淤红。

  “沈先生。”虞鱼转身看向落后几步的漂亮男人,歪着脑袋问:“请问你会仙术吗?”

  按照基本常识,她的脚踝至少得修养两周。可眼前却短短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就已经恢复了百分之八十,也太神了吧!

  “什么仙术?”沈绎之声音响在安静的大厅里,低低沉沉的,格外好听。

  虞鱼狐疑地盯着他的表情,“你治好了我的脚踝啊。”

  沈绎之诧异地扬起眉梢:“真好了?”

  他神情认真到仿佛才发现这件事。

  虞鱼木然的看着他。

  对峙片刻,她无奈地投降:“行,就当是某个做好事不留名的神仙小哥哥吧。”

  话音才落下,身后便传来一阵低低沉沉的闷咳声。

  男人曲起食指抵着薄唇,似乎因为难受得紧,眉心蹙成一团。

  虞鱼忽然又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毕竟……

  如果沈绎之真有那么大的能力,何至于将自己的身体弄成这幅残破不堪的样子?

  她百思不得其解,刚开口:“你……”

  叮——

  电梯门就在这时拉开,李光跟两人来了个正面对视。

  “先、先生,您回来了。”猝不及防的,李光吓了一跳。可接下来他更惊恐地发现,先生的裤子居然沾满泥泞。尤其是大腿外侧,那印记就像是……

  ……像是被谁的鞋底蹭到似的。

  不由自主的,他的目光落在一旁虞鱼身上。

  想着想着脑洞几乎要裂开了。

  沈绎之把钥匙递过去,淡声道:“车上有嫌犯的断臂。”

  “我赶紧去查。”李光一听立马打起精神,望着沈绎之道目光再次充满钦佩。他恭敬地接过钥匙,火急火燎地离开。

  默默将两人互动收入眼底,虞鱼若有所思。

  -

  刚出电梯,一大团黑影扑面而来。

  虞鱼眼疾手快闪到一旁。

  只听“咚”的闷响声,黑影在电梯内砸出一道凹痕。

  小黑甩甩脑袋,左右瞅瞅,立马飞奔出电梯扒住虞鱼脚踝,使劲用下巴蹭个不停。

  【主人,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呀?我好想你。】

  虞鱼摸摸下巴,觉得蠢猫今天不太对劲。

  她拎起他的后颈皮,上下打量了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他的胡须上:“哟,少了一根。”

  “嗷呜!”小黑顿时举起肉呼呼的爪子捂住嘴唇,眼睛都有些转不溜了,似乎遭受了五雷轰顶般的打击。

  沉默几秒钟,虞鱼非常违心的夸赞了一句:“还是挺帅的。”

  小黑猫立刻扑进了她的怀里,四肢并用地扒在那里,扒拉着衣服不放爪。

  【主人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了!】

  虞鱼挠了挠小黑猫的下巴,看他享受的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借机拎起来,吧唧丢在了一旁,无比嫌弃:“重死了。”

  小黑:【……】

  果然爱不到三秒,对吗?

  沈绎之瞥了脚边的小白猫一眼,低声警告:“下不为例。”

  末白耷拉着脑袋,不情不愿的喵呜一声,身体忽然腾空而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