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三十七章 锁定嫌疑人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268 2021-01-16 23:37:28

  两人一前一后,不知道走了多久。

  遮天蔽日的树林暗得只能窥见前方模糊的轮廓,阴冷的湿气一点点透过肌肤钻进骨子里,冷得发颤。

  隐隐约约,虞鱼闻到一股腥臭味。

  直到味道越来越浓烈,带路的死人脸男孩终于停下脚步。

  她上前两步,与少年并肩。

  繁茂交错、杳无人烟的密林中,出现一道狭长的深坑,像一道分隔线,将人间与地狱分割。

  那是一座白骨造就的巨大“坟茔”。

  血肉模糊的动物尸体横七竖八,干瘪得跟秋冬里枯败的花草,它们应该大部分都来自于农场。

  男孩偏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嘴角往上扯,似乎在笑。但他的脸太僵硬,因此显得格外诡异。

  “咔嚓”

  面无表情的小姑娘打开夜拍模式,拍了一通照片,连同定位一起发给沈绎之。

  幸灾乐祸的男孩:“……”

  他错了。

  这特么就不是个正常人!

  但还没完……

  “来,笑一个。”小姑娘胳膊往左侧一转,将摄像头对准他。

  许是对方软糯漂亮的脸蛋太具有迷惑性,当娇软的声音闯入耳膜时,男孩呆呆愣愣的比了个耶。

  “咔嚓”

  等闪光灯过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喉咙里不断发出“嗬嗬”的声音,似乎在懊恼。

  “唔。”

  嘴里突然被塞了根棒棒糖。

  少男孩低吼一声,像是闹脾气似的将脑袋扭到另一边,却还是从心的吧嗒吧嗒舔着糖。

  ……有点可爱!

  虞鱼从小就想有个可以乖巧的弟弟。

  她抬起手想要薅对方头发,但瞅了一眼,就嫌弃的缩回手。

  刚巧,沈绎之拨了个视讯过来。

  虞鱼刚划下接听键,男孩不知道突然发了什么疯,一把打在她的手腕上。拿不稳,手机飞出去,如同掉线的风筝一般砸进深坑中。

  气氛变得有些沉默。

  一时间只能听到呼啸的风声。

  男孩垂下脑袋,呆滞的目光紧盯着鞋面瞧。

  “谁还没几个手机呢。”虞鱼非常淡定的从兜里掏出另外一个。

  5G,信号更强!

  男孩:“……”

  趁着虞鱼拨电话间隙,他转着脑袋,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

  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倏的,一把刀插在面前。

  掀起的风浪拂起他额前快要挡住眼睛的长发,堪堪掌心的距离。

  男孩立刻老实了。

  那边电话接得很快,男人漂亮的脸出现在屏幕那刻,虞鱼觉得自己的眼睛得到了治愈。

  “沈先生!”就连声音里都透着愉悦。

  相反的,由于光线太暗,沈绎之仅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不过他的注意力落在虞鱼身后的男孩身上,眸光冷了一瞬,笑容却愈发温和:“开个定位,我来接你。”

  “好。”虞鱼手指叭叭一通设置,两人开始共享位置。

  地图显示距离足足2.2公里,步行至少半小时。

  “别跑太远,在原地等我。”沈绎之不经意般抬头看了一下天空,露出清瘦好看的下颔,以及凸起的性感喉结。

  虞鱼捏紧手指,一瞬不瞬地欣赏盛世美颜。“咔”!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抵着鞋底不舒服。

  她挪开脚步,看到烧了一半的香烛,小脸微皱。

  “轰隆”!

  就在此时此刻,万里晴空忽然响起一道惊雷,响声之大,振聋发聩。地上死气沉沉的老母鸡受惊后扑腾起来,翅膀大力扑扇,咯咯叫个不停。

  男孩眼底红光一闪而逝,棒棒糖砸落在地面。他木讷的握紧柴刀,一手抓起老母鸡,往前走了几步,手起刀落。

  就像是完成了某种献祭仪式的一环,丛林对面,隐隐约约升腾起点点红芒。与此同时,林子间突然狂风大作,把树叶吹得哗哗作响。

  虞鱼慢悠悠的侧过身,扫了一圈,面色平静极了,眸子里没有任何起伏,甚至张口就来:“这滤镜容易出奇奇怪怪的特效,你慢慢来,我先打打野。”

  掐断视讯的前一秒,沈绎之看到男孩身体开始膨胀变大,如同兽化一般手脚变成锋利的爪子,猛地朝虞鱼抓去。

  亮起的屏幕上显示——facetime已结束!

  他久久不动。

  半分钟后黑了屏,借着屏幕反光,他看见里面那张熟悉的脸上,透着几分担忧。

  ……担忧?!

  沈绎之手指往上一抬,挡住手机屏幕的同时,意料之外的情绪也随之在脸上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脚尖微转,侧过半边身体。

  李光正好都到跟前,询问道:“先生,尸体‘救’出来了,我先安排送回警局?”

  “不急,我先看看。”

  “好的。”李光招手让人把尸体抬过来,忍不住感叹道:不愧是先生,太尽职尽业了!

  尸体被倒塌的横梁砖头砸得坑坑洼洼,血污裹着灰尘,画面让人作呕。

  众人只见沈绎之挽起衣袖,一丝不苟地戴好塑胶手套。他半蹲着,额前的碎发划过眉骨,检查尸体时严肃又认真的样子,居然他妈的好看的不得了。

  他们对视一眼。

  总怀疑是不是今日的场地太诡异,自己的想法有点gay里gay气的。

  这种危险的想法在沈绎之起身时戛然而止。

  但……

  也不知道是错觉吗?

  周遭的空气似乎变得清鲜了许多,像是压抑在身上的东西倏然间烟消云散,说不出的松快。

  不知道想了什么,李光摸摸头顶那几根头发,打了个激灵。

  相信科学!

  相信科学!

  这时,沈绎之说道:“作案手段非常娴熟,脖子上的砍痕比较整齐,一刀毙命,说明作案人员擅长用斧,或者柴刀之类的工具。但力气很小,所以多砍了几刀。”

  李光苦恼道:“周围村子擅长用刀斧人很多,太难锁定嫌疑人了。不过我已经派人将与死者有纠纷的人押到警局审问,希望能出结果。”

  沈绎之指着脖子上的痕迹,“刀痕朝上,犯人比死者矮,排查低于一米六以下的男性。”他顿了下,补充道:“包括男童。”

  “男童?”李光不免倒抽一口冷气,几乎怀疑自己幻听了。可面对沈绎之冰冷的侧脸,他愣是一个字不敢反驳。

  “待会儿我发你几张照片,你查找相关信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很快就能破案。”

  闻言,李光双眸骤然发亮,开心激动得嘴角几乎快要敛到后脑勺:“好的,您放心交给我,我一定办得妥妥的!”

  沈绎之脱下手套,慢条斯理的从兜里拿出消毒纸巾擦拭双手,吩咐道:“你们全部先回局里,不用派人值守。”

  李光满腹疑惑:“您不一起吗?”

  沈绎之侧头望向树林的方向,幽深的双眼中染上了一层笑意:“对了,帮我买些火锅食材送上门,顺便留辆车。小姑娘干了些力气活,肯定特想回家涮火锅。”

  李光:“???”

  啥玩意儿,散散步也算力气活?

  

我家两只喵

抱歉抱歉,这么晚才回到家,不好意思,明天会早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