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三十六章 死人脸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048 2021-01-15 17:08:52

  她狐疑地摸摸下颌,还没等想明白,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正前方的小木屋突如其来塌了大半边儿,掀起阵阵灰尘。

  “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原本已经身处在诡异的环境当中,坍塌的房屋像某种秘而不宣的征兆,一个个心跳就跟震荡的地面似的乱响个不停。

  “地、地震?”

  “不可能!山海县虽然穷但好歹安全,往前追溯几百年都没发生过地震。”

  “……前几天不是震开了一个大洞吗?”

  现场顷刻陷入沉寂。

  因为从那个大洞撕裂的情况看,已经超出自然科学可以解释的范畴。

  李光扫了一圈众人灰败的脸色,朗咳一声,鼓舞士气道:“木房子年久失修,塌了很正常。等会儿挪开横梁木的时候手脚麻利些,注意安全。”

  众人:“……”

  真是谢谢您嘞,一点儿都没被安慰到。

  地面颤动仅仅持续了大约五分钟便歇,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怪风,将香灰卷得漫天遍地。

  虞鱼眉头微皱。

  眼前那只漂亮的手却在这时往上一抬,丝帕便轻轻点着她的鼻尖,散发着清淡的墨香味。

  不过他的手并没有碰到她的脸颊,而是宛如精准丈量般的隔着几毫米的距离,稳稳当当。

  虞鱼脑袋些许空白了一瞬,她眨了眨长睫,想起《诗经》里的一句词:“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以前总不能明白什么样的人才能担得上这种赞誉,却在此时蓦然明了。

  沈绎之的温润优雅,的的确确是刻进骨子里的端方和自持。

  但是……

  但是……

  这样人的却偏偏活不长久呢?

  虞鱼抿了抿唇,长睫覆下,忽然听见了一道很轻的叹息。

  “灰尘迷眼了?”沈绎之的嗓音响在她耳侧,“风沙太大,你要不要去附近走走吧?等处理好这里的事情,我再来寻你。”

  “我没事”三个字刚爬到喉咙时,虞鱼便感觉到右手心一阵滚烫,剑蠢蠢欲动,像是某种预兆似的。

  她终于抬了一下眼皮,直视沈绎之的眼睛,随手一指:“好,我去那边的林子散散步。”手指东南向树林,正是方才那烟雾化作的饕餮逃窜的方向。

  沈绎之轻“嗯”了一声,嗓音清淡平静极了,眼角眉梢带的笑意都与平常毫无差别。

  虞鱼有些挫败。

  “丝帕你先拿着,等回去再给我吧。”沈绎之扬起唇,笑容温润又柔和,让人无法拒绝。

  小姑娘灵巧的鼻子动动,不耐烦般轻哼一声,“麻烦死了。”

  却还是接过帕子转身朝着树林的方向走去。

  只是那脚步匆匆的样子,怎么都透露着一股……雀跃?

  对,就是雀跃?

  不就一个破林子,有什么好兴奋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去挖金矿呢!

  李光满腹疑惑,等人走远些才踟蹰着上前几步,询问道:“先生,附近不太安全,要不要派几个人跟上去保护她?”

  “不必。”沈绎之半眯起眼,意味不明的说道:“小姑娘厉害着呢,说不定还会嫌你碍事。”

  李光:“???”

  放屁!

  就那小胳膊细腿摔,一跤都怕折了。

  他摸摸下巴上的胡茬,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先生到底什么态度?看着对人家挺纵容的,却一点也不在乎对方安危。

  沈绎之神色冷淡地扫他一眼,李光当即垂下头,不敢再琢磨他的意思,恭敬的说道:“我这就去指挥他们干活。”

  -

  另一边。

  林间静悄悄的。

  甫一踏入,冰冷的气息便扑面而来,手臂上立刻泛起层鸡皮疙瘩。

  铁剑似乎知道方向,引着她朝着深处前行。

  林里的杂草生得很高,连绵一大片,遮挡着视线。藤曼纵横交织,遮天蔽日。四周更不知何时弥漫起薄雾,使得隐藏在薄雾和密林之中的生物们蠢蠢欲动。

  与那天晚上如出一辙。

  “咔擦”

  前面忽然传来一声轻响,虞鱼顿然敛神,压低脚步声朝前走,透过枝蔓缝隙抬眸望去。

  树影绰约间行走着一个身影,穿着帽衫,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以及满是泥泞看不出颜色的帆布鞋。

  她一手拿把柴刀劈砍遮杂草开路,一手提着一只气息奄奄的老母鸡。

  就在这时,似乎察觉到被窥视,他停下动作猛然转头向后转了一百八十度。脸色青灰,爬满一块一块的尸斑。两只眼框只剩下眼白,死气沉沉。

  直勾勾地盯着瞧了一会儿,他才狐疑地转回脑袋,继续埋头砍树枝。

  虞鱼拍拍小胸脯,深呼吸。

  可怕。

  丑到爸爸了!

  “哗啦啦”“哗啦啦”前方传来一阵剧烈的响动,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柴刀迎面劈砍而来。

  虞鱼蹲下身。

  刀面插着头顶划过去,“铛”的一声砍在了树干上,怎么也拔不出来。

  死人脸嗓子里发出嗬嗬的嘶吼声,似乎这把刀于他而言十分重要,焦急得来回打转,完全把虞鱼这个大活人晾在一旁。

  那样子看起来挺可怜的。

  “我帮你。”虞鱼随手一拉,轻而易举的拿了下来。

  死人脸:“!!!”

  【热心助人,正能量值+1!】

  虞鱼:“……”这货居然是人?!

  她上下掂着柴刀,对方脑袋也跟着来回晃动,模样呆呆蠢蠢的。

  “想要?”虞鱼歪了下脑袋,那张漂亮的脸上挂着无害的笑意。

  死人脸迟疑几秒钟,退后了两步,才点点头。

  虞鱼挑动眉梢。

  哟嘿,小家伙还挺警惕的。

  “你要去什么地方?带我一起。”

  死人脸抬起右手抵着下颌,状似思考。

  “反正你也打不过我。”虞鱼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抬手一柴刀劈砍在旁边腿粗的树干上。只听“轰”一声巨响,树枝拦腰折断狠狠砸在地面。

  安静,长久的安静。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周围雾气似乎消散了些许。

  死人脸又退后几步,头如捣蒜,那张青灰色的脸隐约间浮现出惧意。手指紧拽着衣摆,骨节绷得死紧。

  “听话的孩子都有奖励。”虞鱼将柴刀递过去,软萌萌的样子说不出的乖巧。

  死人脸:“……”

  屮!

  越漂亮的女孩越会骗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