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三十章 骄矜的样子也很萌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222 2021-01-10 12:00:00

  “喵喵~”

  这时候,“小叛徒”叼了一双男式皮鞋出来,放在虞鱼脚边,翘起毛茸茸的尾巴等待主人夸奖。

  虞鱼:“……”

  沈绎之蹲下身,摸了把小肥猫的脑袋,表扬道:“真棒。”

  “呼噜呼噜!”于是地上那只小黑猫抬头挺胸,享受的眯起眼睛。

  虞鱼:“……”分手,必须要分手!

  “你先穿上鞋,免得回头冻感冒了。”沈绎之顺手把两只皮鞋摆正,曲起的手指骨修长且有张力,指甲修剪得干净圆润。

  讲究,细致,优雅,刻进了骨子里。

  像古代洒脱不羁的君子名士。

  “嗯?”迟迟得不到回应,男人微微抬起头,尾音慵懒。

  从这个高度往下看,能看见敞开的黑色衬衫中那截锁骨,骨感白皙,性感得要命。

  小姑娘紧抿下唇,默念十几遍未成年,才不情不愿的将自己“又可以”的心按回去。

  她移开视线,不情不愿地把脚伸进皮鞋。鞋帮抵上脚踝,脚趾头离鞋尖还有一小段距离,但确实比踩着裤脚要舒服。

  精致的眉眼重新溢满愉悦,须臾抬起下颌:“你也去换衣服吧。”

  骄矜的样子也很萌很可爱。

  沈绎之忽然这么想。

  -

  山海县近来不太平,悬案一桩接着一桩。

  警察局长李光独自一人坐在办公桌前,惆怅地薅着那头屈指可数的头发。

  “局长,”警员曲指敲了两下门,汇报道:“医院那边来消息,那个昏迷的学生已经苏醒,您要亲自去看看吗?”

  “去。”李光一喜,激动之余薅断两根头发,顿时有种窒息般的肉疼。

  医院。

  媒体早已围得水泄不通,李光刚下车就被一堆闪光灯刺得睁不开眼,心底烦躁更甚。

  上次农场“地震”事件也是因为媒体大肆报道,引发一小波恐慌,好不容易才把群众安抚下来,这回估计又有得闹。

  他惆怅地叹口气,别人都以为当个局长威风凛凛,却无人看得见背后的累死累活。

  “李局长,请问今天早上山海三中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突然遣散学生们休课回家?”

  “传言学校闹出人命,是否属实?”

  “麻烦李局长回答一下……”

  李光闭口不谈,身边警员极有眼色的将人群隔开,顺利进入医院内部。

  轰——

  电梯门从左往右拉开,正对面,冷不丁站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长发女生。瘦骨嶙峋的,皮肤白得泛青。只见她慢慢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没有眼睛。

  “啊啊啊!”

  尖叫此起披伏。

  “林同学,你怎么偷偷跑出来了?”护士抱着病历本小跑上前,苦口婆心的劝诫道:“你身体还很虚弱,快随我回去继续输液。”

  林雁头抬得更高,几乎仰着,露出厚重刘海下那双眼睛。

  “疼,不舒服。”声音犹如破旧风箱,刺耳沙哑,与少女的花季年龄格格不入。

  护士拉起她的手一瞧,发现手背红肿,“错针了,等下换只手,保证不疼。”

  少女乖乖的由人牵着离开。

  电梯停留时间只有十几秒,门缓缓合上。

  空间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中。

  不知道谁颤声嘀咕了句:“刚才是幻觉吗?太他娘的邪门了。”

  “邪门个屁!”李光一个巴掌扇过去,摸了摸秃了的发顶,义正言辞道:“牢记使命,科学至上,每个人都回去写份检讨。”

  他重新打开电梯门,大步走出去瞬间悄悄吐了口气。

  但是。

  调查结果很不顺利。

  林雁出现短暂失忆,全然忘记课堂上发生的事情。

  “叔叔,我什么时候能去上学?”少女瘦得脱相,更突显得那双眼睛又大又亮。

  李光喉咙一阵哑然:“很快。”

  只不过出院后等待她的,将是精神病院。

  这桩案件证据确凿,最后以学生精神失常结案。林家为此赔了一大笔钱,险些倾家荡产。

  -

  意外的是,这件事在山海县压根掀不起一丁点儿水花,所有媒体一致噤声。学校对外宣称消防器炸裂,希望爱心人士们共同集资。家长们一听要交钱,集体保持沉默,事情最后不了了之。

  一件大事很快搅乱了人们的平静生活。

  肉食忽然陷入短缺,肉价飞速上涨。

  就连门口的肉包都卖到了十块。

  “虞爸爸,你怎么了?”张学富刚到教室,就瞧见小姑娘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鼓着腮帮子,似乎很生气。

  他撸起袖子,环顾一周,怒气冲冲地问:“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恁死他!”

  虞鱼上下打量他,轻抿下唇角。

  张学富嘴角抽搐:“……”感觉有被嫌弃到。

  “没事,就是有点发愁。”虞鱼眉眼低敛着,惆怅的薅了薅头发。

  “愁什么?”

  “穷。”五块钱一个,穷到连肉包都快要买不起了!

  张学富:“……”

  作为山海三中最优秀的商人,自然比一般人要见识多广。

  他记得上体育课那天,小姑娘校服里面穿得是Jacquemus的香芋紫T恤,今年夏天卖断货的时尚单品,价格在四位数以上。然后她背的书包一天一个样,皆不下五位数。更别说随意摆放在桌面上那只玫瑰金钢笔,应该是玛蒂-奥玛仕!

  小胖子心里不免酸溜溜的。

  这样的穷,他也想要!

  “算了,你不懂。”虞鱼从兜里摸出两块糖,一块放在小胖子手边,一块直接拆开,放进嘴里。

  甜腻腻的味道倏的冲击着味蕾,小姑娘愉悦的眯起眼睛,颊边泛起两个甜甜的酒窝。

  张学富偷摸摸用手机搜索糖纸上的商标,被上面的价格噎了下,顿时仇富了。但他抵挡不住甜食的诱惑,于是忿忿地拆开手边的糖纸,用力嚼着奶糖。

  须臾,那双眯眯眼当场瞪圆,忍不住爆了个粗口:“卧槽,这哪里是糖,分明是金钱的香味啊!”

  他声音有些大,惹得不少人转过头来。

  “看什么看,没见过你张哥吃东西!”张学富觉得丢了面子,粗声粗气的吼了一句。

  众人翻了个白眼,纷纷收回目光。

  “虞鱼,前天打赌的事情你没忘记吧?”这时,方婕大步走过来,趾高气扬地看着虞鱼。尽管她极力掩饰,但眉宇间的得意之色还是泄露出来。

  虞鱼懒洋洋地掀起眼皮,轻“嗯”一声,一只手托着腮帮子,一只手转动钢笔。

  “昨天我已经把试卷给林老师,而且这场赌注已经用直播的方式公布在网上,相信林老师一定能给出公正的评判。”方婕一出手,直接将虞鱼后路全部堵死。

  她微微调整姿态,将最好看的侧脸对准不远处偷拍的摄像机,撩起耳侧的头发,粲然一笑道:“希望到时候虞同学能够愿赌服输。”

  

我家两只喵

求票票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