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二十八章 弱不经风的男人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146 2021-01-09 12:00:00

  “你怎么也来了?”虞鱼相当诧异。

  【我带来的呢!】小黑邀功似的挺起小胸脯,【我进入学校后嗅不到你的气息,于是找到未来……漂亮小哥哥帮忙。】

  小哥哥真是人美心也善,被它舔醒时一点儿也不生气,还给它准备香喷喷的牛肉干当零食。又见它喵个不停,便猜出自己是来找小主人的,真的非常聪明呢!

  虞鱼眯起眼:……你刚刚是打算说未来主人吧?

  【呃,你听错了。】

  叛徒!虞鱼曲起手指敲了敲它的脑袋,恨铁不成钢:你把一个普通人卷进来干嘛?送死吗!

  小黑一双猫眼瞪圆了,表情懵懵的,显然没想那么多。

  两只软软的小爪子搭在主人手臂上,脑袋伸得长长的,在主人肩膀处冒了个头,小心翼翼地觑着沈绎之的神色。

  “没关系。”男人深邃的眼眸里含着浅笑,低沉沙哑的声音依旧悦耳动听。

  小黑心脏砰砰跳,急忙按住想要爬墙的心思。

  它要忍住。

  它可以的!

  下一秒,后颈皮被拎起来塞进男人怀中。

  小黑:“喵?”

  沈绎之:“……”

  “你自己带来的拖……人,自己护。”小姑娘皱着眉,神情上毫不掩饰的,相当嫌弃这一对拖油瓶。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小黑三两跳攀上沈绎之肩膀上,四肢尖锐的爪子平放着保持战斗状态。

  头一回觉得它主人真是个别扭的小姑娘,明明想让自己保护漂亮小哥哥,表情却凶巴巴的。真是搞不懂人类,还是做猫猫最简单了。

  可是它不敢吐槽,只得千辛万苦地憋回去。

  沈绎之肩膀顿时一沉,不受控制地往下压了压,咳得更厉害了。

  “喵喵喵!”对自己体重很有信心的小肥猫,晃着尾巴一下一下拍打他后背,帮他顺顺气,于是觉得自己大抵是世界上最最最贴心的猫猫!

  “咳咳咳……”

  最后还是虞鱼看不下去,重新将它提回去。

  “拿着!”

  沈绎之手里顿时被塞入一把金灿灿的大刀,锋面上的寒气拂起他额前碎发,露出的那双漂亮瞳眸里一瞬间里满是错愕与茫然。

  有被可爱到!虞鱼无意识捏紧手指骨。

  “这……”

  “不许问,不知道,我不清楚。”小姑娘微抬起下颌,相当理直气壮,连现场随便编个理由都懒得找。

  问题是,这踏马要怎么找?

  虞鱼有些崩溃,忿忿地薅小肥猫的毛。

  很快,那只傻fufu的猫便发出呼噜噜的声音,模样享受极了。

  “……”算了,这糟心的家伙是自家的。

  “嗯,我不问。”沈绎之长睫低垂,微微躬下身,精致眉眼望过来时有种深情和专注的感觉。他伸出根细白的手指,指向前方,“可是那……”

  他语气顿了下,似乎在想个不冒犯的称呼,思来想去都不太合适,最后直接省略称呼问道:“……长毛了,要跑吗?”

  虞鱼疑惑地顺着手指望过去,定睛一瞧,登时被恶心得头皮发麻。

  只见地上不知道何时冒出无数根黑线,密密麻麻,油光发亮,铺得到处都是。那些黑线不断生长蔓延,林雁就站在中央,被缠绕得严严实实,有一些甚至从五官冒出来,刺破皮肤和毛孔……

  与此同时,不知道从哪里飘来股腐肉的酸味,夹杂着纸灰气息,熏得欲晕欲吐。

  两人一猫屏住呼吸,退到门边。

  趁这功夫,他们已经肯定那些张牙舞爪的东西压根不是黑线,而是人的头发,更奇葩的是……妈的,还干枯又分叉。

  屋里静了一瞬。

  “一看生活质量不太高啊!”半响,虞鱼憋出这么一句。

  【……】

  小黑差点一头栽到地上,内心在咆哮:你酝酿半天,就得这么一句费话?

  “头发分叉除了营养不良,其他原因在于头皮卫生差。”沈绎之眉心微蹙,右手虚掩口鼻,一本正经讲解道:“前者可以补充一些动植物蛋白高、且含有胱氨酸及半胱氨酸成分的食物,后者……勤洗澡。”

  【……】小黑要疯了!

  这两个人是不是有病?

  都什么时候居然还在讨论生发养发知识点?

  面对此刻的危险境况,小黑挺起胸脯,猫瞳一竖,大义凛然地觉得自己作为现场唯一清醒且有理智的猫,有必要肩负起英雄的责任保护好所有人。

  “喵!”它猛地腾空朝林雁扑出去,尖爪寒光湛湛。那叫一个气势汹汹,势在必得。

  忽地被拦腰捞回去。

  “喵呜?”

  下一刻,开始大逃亡。

  轰隆隆!

  走廊阵阵轰响,那些头发像是千万条黑色触手,眨眼间将身后的路堵得严实。林雁一边咧着嘴发出尖利的“格格”笑声,一边奋力追赶他们。

  更要命的是他们跑反了方向,走廊另一端仍立着厚厚石墙。

  无处可躲!

  【主人,还等什么?直接干吧。】小黑憋足一口闷气,摩拳擦掌。区区一只秽物也敢向它爷爷挑衅?非挠得这孙子哭爹喊娘不可。

  迟迟等不到回答,小黑歪头“喵”一声。

  它主人朝那边瞥了眼,微鼓起腮帮子。明明表情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但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却明晃晃的满是……嫌弃。

  唉,忽然想要坐下来点支烟是肿么肥事?

  片刻之间林雁已经近到跟前,发丝裹满红色粘稠垂成条状,脸色青灰,双眼蒙着白翳,像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魔。其挟过来的阴风,更是上百倍的腥臭扑鼻。

  “呕——”小黑刚亮起的爪子猛不丁被熏得缩回肉垫,眯着眼连连吐了好几下舌头。

  一只布满青色网状血管的手,已经快要摸到它的皮毛。

  却蓦地定格。

  方才还凶神恶煞的追逐者僵僵直在原地,瞳孔放大,浑身颤抖,像是看到什么可怖的东西。

  四周肆意疯长的黑丝们亦是乖巧得不像话,软绵绵的趴在地上任人宰割。

  就连怀中的小肥猫,也是本能的炸起毛,瑟缩地往主人温暖安全的怀里钻……

  沉默半分钟后。

  “怎么回事?”虞鱼下意识侧头看了眼旁边的男人。

  男人侧脸线条流畅,好看得要命,就是皮肤显得比平时还要苍白。跟朵金贵的娇花似的,弱不禁风。

  似乎察觉到她稍显锐利的目光,微微偏头,俊脸上满是茫然不解。

  虞鱼咬了下唇,觉得自己大抵是疯了,居然会在那瞬间怀疑沈绎之这个病秧子。

  她扯着男人的手臂往后退了点,后背几乎要抵着黑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