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二十六章 爬墙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100 2021-01-07 12:05:00

  安母魂不守舍的拿着酱油回到家,第一时间跑到了儿子房间。看到乖巧懂事的儿子在学习,一阵欣慰。

  安万里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吓了一大跳,赶忙拉起书本挡住桌面的东西,同时不悦的皱起眉头:“妈,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进我房间?说了多少次记得敲门。”

  “妈就是太着急,下次会注意的。”看见儿子不耐烦的脸,安母急忙道歉。

  安万里心情烦躁:“你有什么事快点说?我还有一大堆作业要做呢。”

  “张记杂货铺家的独子今年也上高三,最近突然开始用功读书,这事你知道吗?”

  “这有什么稀奇的?十一班那群垃圾就算努力学,最多能多考10分,离上大专还远着呢。”

  “他有个朋友,是从南城最好的学校转过来的,好像叫什么……鱼。妈就想啊,你要不把那位同学带到家里来?妈妈张罗一桌子好吃的,以后人家能给你辅导功课。”

  安万里心高气傲,觉得他妈是在存心膈应他:“最近的确有个从南城来的转学生,去的却是十一班。妈,你能不能见风就是雨,什么样的人会分配到十一班?全都是些社会蛀虫。你居然想让一个垃圾,去辅导我这个年级第一名?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最后那句是嘀咕着说的,却还是清晰的传进安母耳里,脸色顿时僵硬住了。她讪笑道:“是妈思虑不周,你继续做作业,我下楼烧饭。”

  安万里不耐烦的摆摆手,等门重新合上,他转正身体,忽然想起来最近的一句谣传——新来的转学生是个大美人,远胜校花方婕。

  “怎么可能!”安万里绝对不允许有人污蔑他的女孩,拿开放置在最前面的练习册,底下赫然是一张试卷。

  整张试卷都很干净,只有最后一道题写得满满的,字体隽逸潇洒。

  和右上角那个娟秀的名字不同。

  安万里双手捧起试卷,小心翼翼地在“方婕”那两个字上印下一个吻,红晕霎时间从脸颊红到了脖子根。

  -

  虞鱼在校外转了圈,最后还是打算摸回学校。

  正门已关,她绕着学校走了半圈。最后找到一处比较矮的墙角,左右看了看没瞧见人影,翻进去。

  动作熟练,姿势标准,一看就很专业。

  但刚落地便听到两声低笑。

  虞鱼绷紧小脸,手指拽得紧紧的。糟糕,被发现了!一会儿要不要敲晕后赶紧跑路?

  她镇定地抬起头望去,看到的人是……沈绎之。

  男人似乎永远都站得那么笔直,像是挺拔的松竹气质出尘,也如同古国君子楚楚谡谡。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

  对方眼睁睁看她手脚并用地爬进来……

  爬……

  完蛋了!

  “你为什么要站墙根吓唬人?”小姑娘心情有点不太爽,于是十分理直气壮地倒打一耙,语气也很凶。

  沈绎之声音里带着依稀笑意,轻而缓:“在给一只翻墙的兔子放风。”

  虞鱼觉得还是先揍一顿比较好。

  “听说兔子饿极了会咬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算了,直接打死吧!

  沈绎之见好就收,正儿八经地解释道:“说好一起吃午饭,我在等你。”

  虞鱼很有原则的松开手指,若无其事的将一缕头发别在耳后,乖巧又可爱。

  “走吧。”

  小姑娘双手揣兜,熟门熟路的往校医室方向走。山海三中拢共就“巴掌大”块地,完全不担心会迷路。

  沈绎之眉眼一扬,无声地轻笑。在他身后,没有人能注意到,那只漂亮白皙的右手正拽着一个黑色小人。

  小人奋力挣扎,越挣扎身体越紧。周身有银色的锁链困着它,若隐若现。更奇异的是它的嘴上画着条红色的线,从左脸颊一直划拉到右侧,不管如何喊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蓦地,直且长的指骨拽紧。

  黑色小人顿时消散成灰烬。

  空气中似乎有什么震动了下,大风骤起,落叶萧萧。

  虞鱼脚步一顿,忽然转头朝这边看了一眼,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白色。

  正值秋天,桂花树开得正盛,一簇簇白色小花爬满枝头。经风一吹,无数小白点漫天飞舞。

  男人置身在这片花海中当,像是穿过重重云雾一样,模糊不清,又似乎……离得极远。

  虚虚幻幻,不太真切。

  她用力闭了下眼睛,还没睁开,肩头倏的被轻轻敲了敲。

  这个位置不会显得亲昵,规矩又自然。

  那人用他一贯的温和嗓音调侃道:“翻墙翻困了?”只是才笑了两声,嗓子眼里便进了些冷风,很快转成闷咳。

  “自作自受。”虞鱼懒得理他,从唇缝里吐出一句,继续往前走。

  -

  似乎真的是因为在墙边受了风寒,抵达校医室的时候,沈绎之脸色像是冷凝了霜雪似的白,眉宇间倦色难掩。

  午饭平常还能吃上两三口,现在却是一丁点儿胃口都没有,倦懒地躺在藤椅上。

  虞鱼忽然间觉得满桌香喷喷的美味佳肴食不知味,左右想想,依旧给足面子的吃光光。等收拾好碗筷,男人已经阖上眼眸小憩。

  见惯对方言笑宴宴的模样,冷不丁安静下来,颇显出几分不近人情的疏离冷淡。

  他身体裹在毛毯下,一只清瘦修长的手臂搁在外边,袖子往上卷了些露出截皓腕,上面系条红绳。

  在民间老一辈中常有种说法叫“扎红”,用来趋吉避凶,或者是镇邪除祟。

  虞鱼“啧”了一声,想不到为现代科学事业做奉献的沈校医,居然还存着这等落后的糟粕思想。

  等她看够,挂了张免打扰的牌子在门上,直奔教学楼而去。

  教学楼外有人把守。

  虞鱼选了最靠近楼梯间的教室,熟练翻窗,猫着腰站门边等了一会儿,眼看守值的人背过身去,才轻手轻脚地摸上三楼。

  刚上去,远远的就瞧见走廊上有道黑影,一闪进了旁边教室,显然是在指路。

  虞鱼害怕的拍拍胸口,这家伙长得好像昨晚那只,该不会为了逼她出现所以犯罪吧?

  那她岂不是被迫成……同伙?

  小姑娘脚尖一转,决定逃离现场。

  谁知道楼梯口莫名其妙出现一堵石墙,将去路堵得严严实实,整个人当场惊在原地。

  “……”有超能力了不起啊!

  啧,谁还没个不是人的小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