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二十四章 豪气请客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134 2021-01-06 12:00:00

  虞鱼和小黑琢磨一个晚上,也搞不懂为何正能量值延迟发放的原因。

  但辛辛苦苦干两天活,居然踏马只赚525块5?

  小黑心态崩了。

  就这?

  还不如去工地搬一天砖呢!

  它抑郁得在木质地板上抠破一个大洞,最后被主人狠狠锤一顿。

  【要不?】

  小黑眼眸滴溜溜一转,作死地拉开柜子门:【把你满柜子的包包挂X鱼?】

  话落又被锤。

  女孩子的包是普通包包吗?

  那是快阔源泉!

  小肥猫气得用屁股背面对虞鱼,后者漠然的拎起书包,懒得搭理它。

  刚锁好门,隔壁病怏怏的男人就提着饭盒出来。

  虞鱼眉梢轻微一抬,打量他脸色。

  可惜男人戴着口罩什么也看不出来,视线一转,巴巴的落在提着那食盒的手上,无意识地舔了下嘴唇。似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克制地重新抬起目光,撞入男人的目光中。

  一愣。

  沈绎之清亮的眼神像是能看穿人心一般,看得虞鱼微微发窘。

  小姑娘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今天吃党参炖乳鸽、椰子蒸鸡、瑶柱双菇蒸豆腐,还有芝麻拌菠菜。”

  虞鱼立即笑吟吟地接过他手中的食盒,附赠一对甜甜的酒窝:“我们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呢。”

  说完,心情很好的小姑娘哼起不着调的曲子,蹦蹦跳跳往前走。

  沈绎之眯着狭长的眼眸,削薄的唇也不自觉地扯出一抹愉悦的弧度,懒懒地笑了声。

  很轻,很淡。

  霎时一阵秋风吹过,云霾退散,温暖的光线冲破罅隙。

  虞鱼下楼便看到天际放晴的景象。

  小脑袋瞬间耷拉下来,撇撇嘴,想要放天假怎么就那样难?

  说好阴天呢?

  给天气预报打差评!

  但晴天堪堪持续半分钟,很快就被厚重的云层遮挡住。

  小姑娘夸张的拍拍胸口,松口气。

  还好还好,今天还能摸鱼。

  鉴于怀揣500元巨款,虞鱼在校门口豪气地买了几个肉包,连眼皮都不带眨一下。重新体会到败家的快乐,虽是超低配版,但止不住心情兴奋到飞起。

  “请你吃,敞开吃!”小姑娘相当大方的塞进沈绎之手里。

  男人错愣几秒钟,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没反应过来。足足八个肉包,得敞成多少天吃?

  大约是看出他的为难,虞鱼嫌弃地皱起眉,最后只给他留了一个。

  沈绎之:“……”并不是很想要。

  但小姑娘凶巴巴地瞪过来。

  他只好收下。

  -

  十一班。

  张学富眼巴巴地望着教室门口,看到姗姗来迟的某位大佬,激动得热泪盈眶。张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个肉包堵住了嘴。

  虞爸爸言简意赅:“送你!”

  张学富瞅了下袋子里的七个大肉包,眼泪顿时哗啦啦流下来,完全是撑的。

  等他好不容易吃完肉包,上课铃响起。

  高严笑呵呵地抱着一摞卷子进来:“今天随堂测试,主要是看下大家的水平在哪个阶段?以便老师调整教学方法。”

  说这话的同时,一脸慈爱地望着张学富。

  张学富:“……”感觉药丸!

  他求助般地回头瞅了眼身后的虞鱼,只看到对方的头顶。

  小姑娘慢条斯理地把书本都收进课桌,将2B铅笔、圆珠笔一一摆好,最后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

  乖得不像样。

  “张小胖,拿卷子。”前桌抖了抖卷子,不耐烦地催促两声。

  张学富耷拉着脑袋,不情不愿地转回去。

  “两节课,能写多少就写多少。”高严停顿了下,饱含深意和期待:“尤其是最后两道奥数题,号称历年最难题型。如果有什么思路,一定要写下来。”

  张学富满心拒绝。

  不,不要对我有期待。

  我是学渣啊!!!

  他低下头,与数学卷子来了场足足长达五分钟的深情对视,对方又一次翻脸无情。

  那些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分开都看得懂,组合在一起犹如天书。算了,装晕还是假装拉肚子,点兵点将随便来一个吧?他苦恼地摸摸下巴,轻叹出声。

  “啊!”

  一阵尖叫声,陡然间划破天空。

  所有人都被这道凄厉的声音,吓出一手臂的鸡皮疙瘩。

  “出什么事了?”

  “好像是从前面的班级传过来的。”

  十一班在走廊尽头,这一排都是末尾班,论班级综合成绩几乎不分上下。

  虞鱼笔锋一折,手中的圆珠笔竟然拦腰断成两截,墨水流下来,沾得莹白的手指到处都是。

  她抿紧唇,抬头望了眼前方的黑板,须臾收回目光,从书包里拿出包湿纸巾擦拭干净指头。

  班上闹哄哄的,高严清了清嗓子,叮嘱学生们稍安勿躁,自己出门查探情况。结果不到十分钟,他神色难看的返回教室,通知放1天假。

  轰——

  教室里一下子炸开锅。

  众人都对那道声音揣测纷纷,不消一会儿,全校老师倾巢出动,组织学生们有秩序的从就近一侧楼梯下楼。

  等到楼下,救护车与他们擦身而过,一路稳当当停在教学楼旁。七八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们抬着担架,急匆匆上了楼。

  虞鱼回头看了眼,一眼发现人群中的漂亮男人,颀长挺拔的身姿立在门口。他手里提着个医疗箱,清瘦的指骨略绷着,更是泛白。

  校长蒋华平就站在他身侧,一边用手帕擦拭额头上的汗,一边微仰着脑袋说些什么。

  男人时不时点下头。

  “虞爸爸,你说发生什么事?”小胖子八卦雷达再次开启:“那浩荡的阵势,恐怕闹出了人命。”

  虞鱼不在意的回一句:“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张学富被噎了下,很快又高兴起来:“待会儿问问我三叔。”

  “……”对哦,你三叔在警局当保安。

  她很怀疑,不,应该说是完全肯定,对***当保安就是为了方便探听各路八卦。

  “虞爸爸,趁放假,我请你出去玩吧。”张学富突然抓住了虞鱼胳膊,挤眉弄眼道:“你想去网吧?还是去电玩城?”

  “不去。”玩什么玩?回家睡觉不香吗?

  “去吧。”

  “……你捡钱了?”

  “呔!还不是因为昨天解题的事情……”张学富扭捏地转了转身体,“我爸妈高兴坏了,给我一大笔零花钱。对了,你那本教材答案书在哪里买的?我也要买一本。”

  “什么教材答案?”

  张学富抛给她一个贱兮兮的眼神,明晃晃写着: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