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二十一章 粉红色的信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223 2021-01-04 12:00:00

  等下了两节课。

  肖敏脚步匆匆的返回办公室,一边拿出手机在群里大肆吐槽。所有老师皆被气笑了,都想要看看这位所谓的“天才”学生。

  只有林正南发了一句:我相信。

  立刻惹来众人的冷嘲热讽。

  老师A:啧啧,林老师真厉害,班里来了个天才学生,看来一班的地位要不保了@刘老师

  老师B:学渣堆里的天才!我都替她感到尴尬!哈哈哈…年度最佳笑话。

  老师C:噢,我知道那个学生,长得贼漂亮。刚才又看到她放学后去了校长室,估计是校长亲戚吧?微笑脸.jpg

  老师D:关系户啊!难怪。

  老师E:你们弄错了吧?校长好像没有姓虞的亲戚。

  老师A:明天林老师批改卷子时,发到群里让我们观摩学习下呗。@林正南

  老师F:…我也赞同+1

  林正南皱着眉头退出聊天群,左想右想,忍不住还是给小姑娘发了条短信,询问事情真假。

  那边回复得很快,只有简简单单一个字:嗯。

  态度淡然,完全不放在心上。

  林正南被噎了几秒钟,忽然有些期待明天。他只是看过虞鱼的资料,并未真的见过她的真实成绩。一旦想到手底下将会教出个天才学生,就抑制不住哼起歌。

  再扫到群里的吐槽已经超过99条,这一刻,林正南竟然产生了一种迷之优越感。

  有时候不需要解释过多,等国庆节前那场月考结束后,真正的实力将会让所有人彻底闭嘴。

  -

  晚自习。

  十一班闹哄哄的。

  虞鱼晚餐吃得有点撑,手里捧着杯胡萝卜汁,慢悠悠地进了教室。

  一大群人围在她的桌位旁,不知道在看什么。

  “虞、虞同学,你回来了!”有人回头看到虞鱼立在跟前,吓了一大跳,声音喊得有些劈。

  众人一哄而散,脸上表情精彩纷呈。有人幸灾乐祸,也有人满脸同情。

  虞鱼挑了挑眉,走上前。

  一瞧。

  桌面上有封粉红色的信。

  信上只有一行字:晚自习约战校门口,不来是狗!

  字体写得方方正正,规规整整的。

  唯一醒目的是在信封右上角,用黄色画笔勾勒出一个虎不像虎,狗不像狗的的图案,顺便洋气地写了英文注释feroucious dag form holl。

  虞鱼:“……”

  死亡配色就算了,英文单词居然还能全部避开正确答案!

  绝对是个人才啊!

  见她沉默不语,方婕忍不住嘲讽出声:“难道你不认识上面的英文单词?还从南城来的呢,真是笑死我了。”

  此话一落,四周顿时爆发出哄笑声。

  “连地狱犬都不知道,估计就会个ABCDEFG吧?”

  “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咱们班。”

  “所以说电视上都是吹牛X,南城学生还不如我们山海三中呢。倘若教学资源提上去,清华北大哪里还轮得到他们?”

  “就是就是。”

  经历了下午的事情后,大部分人都保持理智。只有一小部分三观不正的人,往死里踩踏她,借此满足心底那股凌驾于城市人之上的优越感。

  哄笑声越来越刻薄。

  就在众人说得口干舌燥之际,小姑娘神情渐渐有了些变化,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只见她拿起钢笔,认真且专注地在信封上写下批注:单词正确写法为ferocious dog from hell,而且地狱犬的英文应该是Hellhound。

  末尾,画上一个笑脸。

  停笔。

  最后用胶带粘住信纸一角,贴在桌旁。她双手撑着下巴,眉眼弯弯地冲众人笑:“不用谢。”

  太找揍了。

  听听这理所当然的语气。

  空气静寂了几秒,随后爆发出更响亮的笑声。

  “看看,不愧是大城市来的人,正在教我们学英语呢,大家用笔记本抄下来。”

  “地狱犬三个字,居然就整出一个单词,我也是服了。”

  “哈哈哈…我要开个帖子发到网上,让其他人也来围观。”

  “南城人都喜欢这样装逼吗?”

  “等等。”忽然有道弱弱的声音说道:“我刚查了下百度,她写的是对的。”

  可惜这道声音太小,很快就淹没在阵阵讥诮声中。

  不过,从这些人无意中透露的信息来看,很快虞鱼便掌握了所有情况。

  她似乎得罪一个叫地狱犬的校霸团体。

  据说该团体百来号人,在校外有点关系,因此没人敢招惹他们。收到挑战书一般有两种解决方式,要么武力,要么给钱。

  显然,众人都认为这个从大城市来的娇滴滴的小姑娘,估计要交出一大把生活费才能化解危机了。

  沉默一会儿,虞鱼把挑战书收起来,小心翼翼的折叠好,放进裤兜里。

  每一封检讨书就是1点正能量值,一百个人如果天天写,也即是——

  ……日赚10万!!!

  可以的。

  她可以天天接受挑战的!

  小姑娘漂亮的眉眼里笑意晕染。

  惹得不少人频频回头。

  “???”我的妈,转学生该不会吓疯了吧?

  -

  放学后。

  虞鱼慢条斯理的收拾东西,眼前忽然一黑。

  “虞同学,学校有后门,我带你去吧?”女生画着烟熏妆,头发挑染一缕粉红色,眼神却格外清澈。

  虞鱼甜甜一笑,拒绝道:“不用,谢谢你的好意。”

  “可是……”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虞鱼继续低头收拾书包,叹了一声:“就怕他们人不够多。”

  女生:“……”

  气氛变得沉默,就在虞鱼以为女生已经离开时,对方忽然跺了跺脚冷哼了一声,鼓足勇气来了一句:“你昨天真的很勇敢。”

  她抬起头,只看见女生匆匆离开的背影。

  放学不过十分钟,校门口已经冷冷清清,一轮残缺的月牙儿悬挂天际。

  虞鱼守信地等待有人来干架,久到学校里已经不剩几个人,才慢悠悠地抬脚走向公交站台。

  这算什么?

  约架的人放了被约架人的鸽子?

  想想到手的钱化为泡沫……

  她不爽地嚼碎了口中的棒棒糖。

  蓦地,视线瞥到不远处站着一个黑影。

  那只傀直勾勾地望着她,然后朝着某处走去。那态度,显然是希望自己跟上去。

  夜黑风高,一看就是危险重重,心术不正,暗藏鬼胎。

  “上车,快上车,这是今晚最后一班公交了。”司机扯着大嗓门催促,显然没几个耐心。

  虞鱼毫不迟疑刷卡上车,随便找个临窗的位置坐好。大半夜追什么追,回家睡觉不香吗?

  但转念想到书包里沉甸甸的习题,那张精致的小脸不由得垮下来,高三狗没资格早睡觉。

  站台上的学生全部上车后,司机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虞鱼透过窗,看见那只傀茫然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起来好像有点可怜。

  然而比起它,虞鱼觉得自己更可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