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十八章 算命先生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026 2021-01-02 12:22:38

  “就是体育老师啊。”想到虞鱼刚来不久,他撇撇嘴,语气不屑的解释道:“仗着有个副校长舅舅,平时仗势欺人的事情没少干。此事一出,昨晚群里都炸了,大家还一起集资,要给那位打小报告的勇士赠送小红花。”

  虞鱼心虚地扣紧小手:“是谁?”

  “不知道。”小胖子苦恼的摇摇头:“除非问校长。”

  虞鱼暗自吐了口气。

  “对了,昨天早上肖老师喊你去办公室做什么?”

  “化学老师也姓肖?”

  “嗯,她和咱们班的体育老师是兄妹。”

  难怪了!

  虞鱼思绪逐渐明朗,昨天那场莫名的针对是私人恩怨,就因为……“我做了卷子。”

  小胖子听罢,不感兴趣的“哦”一声:“下次交白卷就行。”

  虞鱼一口拒绝:“不行。”

  三好学生的人设绝不能丢。

  说不定……期末还能申请个奖学金?

  小胖子愣了几秒钟,脱口道:“看不出,你还挺有原则的。”

  虞鱼幽幽叹口气:“你不懂。”

  “……”我的确是不太不懂。

  啧,这大城市来的学渣,就是和小地方的学渣与众不同。

  “喂!”

  “姓虞的,你给老子站住!”

  一群不良少年一哄而上,顿时将虞鱼二人拦在中间。

  虞鱼掀起眼皮,漫不经心地扫了眼。嚯,原来是昨天体育馆里面的老熟人!

  “关一关,精神还挺好。”虞鱼唇角往上扬,泛起两个甜甜的酒窝。

  那群人不知想到什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你闭嘴!”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晓昨天的糗事,否则以后还怎么混?

  “闭什么嘴?”虞鱼小脑袋一歪,天真无邪地道:“哦,我知道了,是昨天你们被锁在仓库里……”

  “说了让你闭嘴!”

  “放学后在校门口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警告你别想跑,否则就不是揍一两下的问题了。”

  众人气势汹汹地丢下狠话,一哄而散。只是看他们仓惶的背影,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你怎么招惹他们了?”小胖子挤眉弄眼地靠过来:“他们是学校有名的小霸王团伙,成员足足有三十多个人,整天嘴里到处嚷嚷着古惑仔,跟个神经病似的。”

  虞鱼眯起眼睛:“大概是……缘分!”

  -

  一早上王珍都没出现。

  她平日里上课次数屈指可数,成绩却能一直名列前茅,甚至挤进年级榜前二十。起初,一班各科老师不厌其烦的谆谆教诲,缺勤次数反而越来越密,失望过后直接下放到十一班任其自生自灭。

  “他弟弟成绩更好,考过年级第一呢,可惜后来跟父母一起出了车祸。”小胖子旁边的同桌忍不住,小脑袋也凑过来八卦:“那条命还是肥珍一拜三叩首,祈求十八村的那位算命先生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可是我姥姥说,一脚踏进阎王殿,就算回到阳间也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小胖子眼眸一转,怂恿道:“要不我们去看看?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对,慰问同学,传播爱与关怀!”

  同桌翻了个白眼:“你有病吧,我才不去。”

  “胆小鬼。”小胖子讥讽一声,目光看向虞鱼,见她盯着桌面某处瞧得入神,不禁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询问道:“虞爸爸,你在想什么呢?”

  虞鱼状似不经意的问:“那位算命先生住在哪里?真有那么神吗?”

  小胖子比了个嘘的手势,左瞅瞅右看看,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县里老一辈很信他,甚至还有个村为他修金身,在翠云山里边盖间祠堂供奉着。”

  反正他一丁点儿也不信,要真那么灵验,山海县哪至于穷成这鸟样?

  “翠云山在哪?”

  “不在山海县,得坐个两小时的大巴。”小胖子一听来了精神,“你该不会要……”

  虞鱼用一本书盖上他的脸:“认真听课。”

  小胖子拉下书,眨巴那双几乎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虞爸爸,你觉得我像是认真听课的三好学生吗?”

  “像。”虞鱼忽然拽起他的胳膊举起来。

  数学老师本就没期望得到回应题,例行公事般随口问一嘴“有人没人会解答”,刚准备拿起粉笔写下正确答案,没想到发现有人举手。

  “张学富,你上来答题。”

  大名叫张学富的小胖子脸部肥肉颤了颤,他战战兢兢地起身,欲哭无泪。

  就在此时,手心里被塞进一张小纸条。

  张学富在全班注目礼下上了讲台,他摊开手心里的纸条,上面写着一串看不懂的数学公式,只好破罐子破摔的照葫芦画瓢写了上去。

  数学老师越看越震惊,等他写完最后一个数字,惊得张大了嘴巴,右手干脆捏紧鼻梁上的老花镜凑近黑板看。

  “老、老师,我可以下去了吗?”别看张学富高高胖胖的,典型的面对老师怂成猫。

  数学老师震撼过后,忽然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激动地说:“我们班出了个数学天才。”

  张·数学天才·学富:“???”

  其他同学:“……”完蛋了,数学老师疯了!

  而角落里的小姑娘深藏功与名,安安静静地低头看书。

  离山海三中隔着一条街的距离有家张记杂货铺,老板张前进性子豪爽,平日里生意向来都很好。

  这天中午眼看快要放学,他支好桌子等妻子送饭过来,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他接起来一听,率先开口:“喂,这里是张记杂货铺,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电话那头回复得很快,听声音是个老头:“请问是张学富的家长吗?我是他的数学老师,姓高。”

  张前进心脏一揪,本来斜靠在柜台前,听到“老师”两个字下意识绷紧身体,“老师你好,是不是我家兔崽……”兔崽子三个字不太文雅,他顿了顿,换个说法:“我家娃闯什么祸了?”

  “没有没有,我打电话来是想告诉你们。张学富可能是个数学天才,他刚才在课堂上解答了一个超难的奥数题目……”

  目光正在到处找鸡毛掸子的张学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