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十六章 送伞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046 2021-01-01 12:00:07

  这场雨果然一直下个不停。

  又过了半小时,班上已经空荡荡的。

  眼看天色渐黑,大雨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虞鱼收拾好书包,关掉教室里的灯和风扇,锁上门。

  一股裹着雨的冷风突然刮来,顿时将她手臂浇湿了大半,寒意霎时间在胳膊上激起一层鸡皮疙瘩,冰冷至极。

  那张软糯精致的小脸上却一丁儿变化都没有,慢悠悠地踏入针落可闻的走廊上,周身仅伴随着哒哒的脚步声。

  自从双亲离世后,此般漫无边际的孤寂早已习以为常,深入骨髓,根植灵魂。

  三楼,一共40级台阶。

  脚尖踏在相接的地面上,虞鱼那纤长的睫毛眨了下,瞬间将内心深处的所有情绪敛得一干二净。

  再抬起头来,颊边已经重新泛起两个甜甜的小酒窝。

  “咳咳……”

  蓦地,两声闷咳突然挟着呼啸的风雨传来。

  虞鱼循声望去。

  透过如瀑的雨幕,看到校医室那个十分漂亮的男人撑着一把黑伞,伞沿压得很低,露出清瘦好看的下颔,正慢悠悠地淌过水流来到教学楼前。

  长身玉立,剪影清俊。

  一帧一帧,如同电影慢动作播放,单调的下雨天霎时间变成引人心跳如擂鼓的美好画卷。

  她有那么一刹那狠狠皱了一下眉,又很快松开,只是心头涌上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很快,那个漂亮男人走到跟前。

  他裤脚湿了大半,此时紧紧贴在腿上,更衬得双腿又直又长。等收起伞,冷白的指尖捏着伞骨,没有一点血色。

  虞鱼下意识抿紧嘴唇,这人明明病弱得不像话,怎么还到处乱跑?

  愣神间,对面那双温润漂亮的眼眸抬起,含着一层水色:“我在半路上看见它,湿淋淋地叼着一把伞,想来是为了寻你。”

  “喵!”小黑从沈绎之胸前的黑色衣服中探出颗脑袋,浑身毛发湿答答的,没精打采,被冻得瑟瑟发抖。

  虞鱼愣怔半响,垂在身侧的手指微颤。

  半响,她皱眉吐槽:“……蠢死了。”下这么大雨还出门,白当一只猫了!

  小黑呜咽两声:“喵喵。”嗓音沙哑,在打着颤儿。

  虞鱼伸手去抱它。

  沈绎之十分绅士地侧身让了让,在她的疑惑中将一把伞交到她手里,音质一如既往地温和:“别让它也把你弄湿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气象台说七点雨更大。”

  接伞的时候,虞鱼不小心碰到他冷白的手指,冰冷得刺骨,没有一丁点儿温度。眸光轻轻一动,幅度轻微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冰冷的身体却慢慢有了一点温热的感觉。

  -

  一辆出租车等在校门口。

  待两人上车,一路直奔花园小区。

  车上暖气很足,渐渐驱散严寒。

  等适应了温度,虞鱼便开始觉得车里过分的安静。

  明明两人离着还有半臂的距离,中间还隔着一个空位,对方的存在感却很强烈。以至于在这逼仄的车厢里,让她生出一种坐立难安的感觉。

  沈绎之一直在闷声咳嗽,他戴着口罩,眼眸半耷着,看不见脸部的表情。只能看见捂着嘴唇的那只手瘦而长,透着不健康的白。

  在那一刹那间,虞鱼想到上次在医院看见他的生命值,以及那些捆绑他的锁链,眉头皱得越来越紧。身侧的手指蜷曲又松开,张了张口,一肚子的话临到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不该问出口。

  “到了。”

  司机将车一路开到楼下,沈绎之下车撑好伞,才让虞鱼出来。

  等回到家,虞鱼只是裤脚湿了一截,而沈绎之大半个身体都已经被风雨浸蚀,雨水从衣角裤脚往下滴落,落在地面上。

  她只觉喉咙有什么堵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把它给你。”沈绎之将小黑抱出来时,圆滚滚的大黑猫毛发已经不再滴水,睁着一双圆溜溜等猫瞳,一点儿不介意地低下脑袋蹭了蹭他的手,而后感激地伸出小舌头舔舔男人的手背,张口发出几声软软的猫叫。

  小黑当时真的害怕极了,路上积水没过它大半躯干。要不是遇上沈绎之,说不定很快就被大水冲走。

  沈绎之抬手揉了揉小猫圆乎乎的后脑勺,才对虞鱼说道:“快进去吧,洗个热水澡再换身衣服,免得感冒了。”

  许是咳得厉害,那低沉好听的嗓音带了几分沙哑。

  虞鱼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真心实意道:“谢谢。”

  “举手之劳。”沈绎之嘴角扯出个轻浅的笑,目光停在她肩头,一顿:“回去后把校服放洗衣机里搅干净,挂在空调下晾一晚上,明天就能干。”

  虞鱼心道幸好我当初早有预料,特意买了好几身换着穿。但碍于还欠着对方医药费,这番炫富的话音硬生生吞回肚里,不甚在意地点点头。

  “虞同学,明天见。”沈绎之转身进了隔壁,房门阖上,顺便隔开了那一声声撕心裂肺地闷咳。

  虞鱼觉得自己心脏的位置突地跳了一下,她半垂着眼皮,无意识捏了捏手指关节,然后抱着小黑回家。

  刚进门,小黑便熟练地跳到电视柜上,抬爪开空调,等暖洋洋的风拂下来的时候,边取暖边风干毛发,一脸享受的样子。

  【主人,你快去泡热水澡吧。】它挥挥爪。

  虞鱼进浴室拿了吹风机回来。

  小黑瞥一眼,立刻警惕地炸了毛。

  【我不要!】吹风机噪音太大,非震死它不可。

  但它不是虞鱼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抓起来,翻来覆去的薅毛。

  小黑躺在床上,毛脸悲痛万分,暗戳戳打算爬墙。果然还是换个贴心的主人吧,比如隔壁那个漂亮一万倍的主人!

  “再不敢快吹干毛,你会感冒的。”

  小黑瞪大眼,主人这是在……解释?

  嘿,主人很在乎它嘛!

  它甜腻腻地喵了喵,欢快地甩起了大尾巴,顿时觉得主人是世界上最最最好的主人了!

  虞鱼半眯起眼睛,觉得小黑样子太欠抽,忍不住又嘴贱的补充一句:“感冒得花钱,太贵!”

  【……】算了,它有幽怨地摊平在沙发上,心想:还是找机会爬隔壁的墙吧!

  

我家两只喵

新年快乐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