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十五章 香灰味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058 2020-12-31 12:00:00

  校医室。

  “运动过度引发的低血糖症状,等这瓶葡萄糖输完就没事了。”沈绎之从笔筒中挑了只黑色水笔记录病历单,微微低着头,长而密的睫毛遮住那双幽深的眼,落下一片青色剪影。

  “咔擦!”

  伴随着闪光灯闪过,安静的空间里忽然响起不合时宜的声音。

  虞鱼和沈绎之齐齐侧头。

  “如果说……我在自拍,你们信吗?”小胖子讪讪地笑。

  虞鱼从唇缝里挤出一句:“你手机滤镜棒棒的,还能换那这么帅的脸。”

  小胖子:“那是。”

  个屁。

  他就是想赚点零花钱,沈校医一张照片能卖好几十,要是露脸照几百块都有人愿意买。

  谁知道头一回干这种事就被抓包了。

  “一共六十八,你们谁付钱?”沈绎之慢条斯理地打印好缴费单,递到两人跟前,漂亮的手指刚好压在黑色字数旁边,干净莹白。

  虞鱼无暇欣赏眼前的美色,被天价医药费给砸得脑懵。她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消化了一会儿这个消息。

  六十八块……

  好贵!

  救个人才多少点正能量值?

  不对。

  机器是不是坏掉了?为什么今天一丁点儿动静都没有?

  小姑娘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感叹,崩溃又拒绝的小表情逗趣十足。

  沈绎之眼底似漫开了笑意,浅浅淡淡的,一纵而逝。他解释道:“你们是学生,费用已经算最便宜的了。”

  “我没钱。”小胖子死死捂住荷包,一步步往门边挪,作势要溜。

  “……”虞鱼偏过脑袋,甜甜地看着桌后的漂亮男人:“等她醒来,问她要不行吗?”

  沈绎之忽的瞥了眼她的手。

  虞鱼下意识将奶茶藏到身后,刚做完这一切便有些懊恼,可要她再把手放回前面去,有种欲盖弥彰之感。

  于是绷紧了脸。

  “她没钱,穷到饭也吃不起。”小胖子幽幽插话:“平时不是在啃地瓜,就是在准备啃地瓜的路上。就这,也是饱一顿饿一顿。”

  虞鱼脸色的笑容顿时有点僵,既感激他解围,又想一锤子锤死这个拆台的不孝子。

  “以前也不是没有好心人,垫付医药费的事情传出来后,再也没人敢伸手援助。六十八块对于大部分穷学生而言,得攒上个好几年。当然了,像我这种会做点小本生意的人才屈指可数。”想到自己是那1%的聪明人,小胖子自豪地昂起头,挺直腰杆。

  虞鱼:“……论昆昆是如何养成的?”

  小胖子自闭地站到了墙角思考人生。

  不就少了三点水,哪个天才不能出点小错?

  沉默一会儿,虞鱼思索下建议:“要不让她打工抵债?”换成当年三套房还没捐出去的时候,别说68,就算是六万八她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然而,那只是当年!

  想想就扎心!

  沈绎之没接话,微冷疏离的眼神却表明了态度:不行!

  这世上,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在他身边做事。

  要不是因为虞鱼……

  “钱我会自己付的。”角落里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王珍不知道什么时候撑起半边身体。厚厚的刘海下,那双小眼写满坚持和恳求:“不过沈校医您行行好,能否宽限几天时间?”

  -

  远远的离开校医室,小胖子忍不住八卦道:“你说,她打算从哪弄钱付医药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虞鱼眉眼敛着,看起来有些冷漠。

  “也对。”小胖子赞同地点点头,忽而用手掸了掸她肩头:“咦,虞爸爸,你这里好多灰!”

  虞鱼侧头一瞧,红色的校服上不知何时沾满灰尘,怎么也拍不掉。等等……她指腹捻了灰放在鼻下仔细闻,果然嗅到一股香灰气味。

  “肥……”被虞鱼冷眼一扫,小胖子顿了下,果断换个称呼继续吐槽:“你说王珍多久没洗澡了,身上全是灰?”

  虞鱼懒得搭理他,心道:你懂个屁,这么大香灰得在聚宝盆滚上好几圈。

  嗡!

  小胖子手机在兜里震动几下,他拿出一瞧,顿时口吐芬芳:“你大爷的,谁把咱俩英勇救人的事迹发网上了?目前在论坛置顶第一条,草,超过1000个人讨论了。”

  他焦急地跺跺脚,随后哭丧着脸问:“虞爸爸,该怎么办?”救人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虞鱼疑惑:“什么怎么办?

  “万一王家人来找茬儿……”

  虞鱼“哦”一声,相当淡定地安慰:“没事,你是本地人。”

  小胖子一点都没感受到安慰,谁知她又来了一句。

  “也比较好下手。”

  小胖子:“??!!!”

  我他妈……

  暴脾气一上来,他撸起袖子想干架,蓦然想到虞鱼扛着一百多斤的妹子走得虎虎生风的样子,又默默地把袖子放了下去。

  果然回到十一班,看到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来,前一秒喧闹的教室豁然安静下来。班上的同学神情各异,或打量,或幸灾乐祸,或同情。

  小胖子原本忧心仲仲,转头发现大佬泰然自若的模样,悬着的心莫名其妙就放了下去。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及时抱大腿,一生乐逍遥。

  -

  下午放学突然间下起暴雨。

  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的往下砸,不消片刻功夫,操场便形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泥水坑。

  气象台播报这场雨一直延续到次日,因此学校广播通知取消晚自习,让学生们赶紧回家。

  “虞爸爸,我妈来接我了,明天见。”小胖子一把将桌上的漫画书塞进书包里,风风火火跑出去,期间不小心撞到其他人的桌子,惹来一片怒骂声。

  虞鱼鬼使神差地侧头去看。

  教室门口,体态丰腴的中年女人拿着一件外套想要往少年身上套,少年相当嫌弃地躲开。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对峙少顷,少年终是不情不愿地穿上,然后一人撑着一把伞消失在视野中。

  虞鱼用力抿下唇,收回目光,垂着的眸子落在已经写满三分之二的试卷上。

  最后一道是奥赛题,难度十分高。

  她脑海中迅速反应出两种解题思路,盯着瞧了一会儿,却迟迟没有下笔。

  有风从窗台拂进来,携着泥土的味道。

  虞鱼心想:是有点冷。

我家两只喵

所有小可爱们,2020年最后一天啦,祝愿所有人都心想事成!   ——《求票求评论的一天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