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十四章 虞爸爸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637 2020-12-30 12:05:00

  很快,其他人也陆续通过测试,横七竖八地倒在操场上。

  除了虞鱼!

  只见小姑娘脸蛋红扑扑的,双目炯炯有神,一点影响都没有。

  众人心态几乎爆炸。

  “这节课还没结束,都给老子爬起来。”肖大雷表情阴沉得能拧出水来。

  他临时加了项目,什么仰卧起坐,蛙跳……哪个难哪个上,弄得一个个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见状,他心情愉悦地眯起眼睛。

  转学生指不定躲在哪哭鼻子了吧?

  肖大雷扫了周围一圈,最后落在升旗台左侧的树荫底下,愣了愣,随后一口气差点没缓上来。

  她居然踏马还有闲情逸致喝奶茶?

  远远的,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小姑娘微歪了下脑袋,漆黑的眼眸子衬着无比白皙的脸蛋,越看越乖。

  肖大雷简直气的大脑充血,他快步走到体育委员跟前,一把夺走测试表,翻看上面的记录,力图找到可以光明正大惩罚转学生的理由。

  然而事实上……

  “仰卧起坐,满分。”

  “三级蛙跳,满分。”

  “掷铅球,满……”

  越往下看,肖大雷越气得直喘气,直到瞥见最后一个“满分”,胸口一堵。等他听到四周的溢美之词,顿时觉得自己要气到吐血了。

  这是从哪里来的怪物?

  “虞鱼同学太秀了!”

  “全部满分,比咱班体育委员还厉害!”

  “看来今年校运会,我们班不用垫底了哈哈哈……”

  “啧,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好奇,虞同学那小小的身板是怎么办到的?”

  闻言,全班集体沉默,不约而同地望向升旗台,目光里带着几分探究,几分敬佩。

  “虞爸爸,你不累吗?”小胖子一屁股坐在了虞鱼旁边,油然而生一股“我和大佬是前后桌”的自豪感。

  虞鱼眯起眼:“……不累。”怎么能不累?

  但大佬能说累吗?

  还要不要爸爸的面子了?

  小胖子看她这么喜欢喝奶茶,决定要为大佬做点事,于是用小胖手豪迈的拍拍胸口:“以后你的奶茶,我承包了。”

  虞鱼刚想说不用,转念想到一杯奶茶8块钱。

  穷,买不起。

  作为回报……

  “我帮你补习功课。”

  “噗……咳咳咳!”小胖子瞬间被呛到,咳得满面通红。人家都是投桃报李,你踏马是报刀子啊!

  再说了,一个学渣教另外一个学渣学习?学什么,学……以后去哪个蓝翔技校开拖拉机吗?

  奈何小姑娘眼神太真挚,他忍了忍什么也没说,泄愤地用力吸珍珠。

  -

  “不好了!”

  “肖老师,有人晕倒了!”

  远处传来几声尖叫,现场顿时变得喧闹起来。

  “我去看看。”身侧的八卦小能手“咚”一声从石阶上跳到地面,迈着小短腿挤进了中心。没过两分钟便返回,气喘吁吁地说道:“咳,昏倒的人是肥珍,我还以为有什么大新闻呢。”

  那语气中的嫌弃和恶意,浓到化不开。

  虞鱼挑着眉看她,没说什么,眼神颇有些冷淡。

  小胖子心大没察觉出来,嚼着软软的珍珠,吧唧吧唧嘴说道:“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情,在操场上躺个把小时她自己就能爬起来,命比小强还大。”

  “为什么没人送她去校医院?”

  “送什么啊!”小胖子满口不屑:“谁敢惹一身骚?十八村那个最有名的算命先生说,肥珍是天煞孤星,克父克母克亲戚。她父母偏偏不信邪,结果不到几年王姓一脉全都断绝香火,唯独只剩她们姐弟二人。那弟弟身体不好常吃药,休学大半年了,指不定哪天就……”

  小胖子做了个翻白眼的动作,忽而又神秘兮兮道:“说来也挺邪门的,她家半夜总是会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野兽,也像是婴儿啼哭,扰得周围的村民们没法睡觉。后来大家一合计,在村尾的小河沟旁边盖了栋房子,强迫姐弟二人搬进去。”

  “她弟弟多大年纪?”

  “好像十二三岁吧。”

  虞鱼若有所思,朝那边瞥了一眼,忽然起身抬脚走向人群中央。

  “欸,虞爸爸,你去哪?等等我……”小胖子赶紧跟上。

  人群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正中央趴着一个姑娘,她体形略胖,头发挡住整张脸。红色校服袖口已经洗发白,磨损痕迹明显,脚上穿着双破烂的帆布鞋。

  事实上她并不胖,相反十分瘦,只是因为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加之骨架大,因此才显得很壮。

  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过去5分钟,所有人,包括肖大雷仍事不关己地站在一旁。他指挥学生们收拾场地,归还器材,仿佛看不见地上躺着个大活人。而那个人,还是因为他超负荷的体育训练导致晕厥。

  虞鱼默默拍了张照,点开通讯录某个号码发出去,便将手机收进兜里,继续往里走。

  这时,胳膊忽然被拽住,小胖子警惕地问:“你要干什么?”

  他眼里的关切真实不作假,虞鱼微挑了一下眉,言简意赅:“救人。”

  胳膊上的手拽得更紧了。

  小胖子用力把她往后拉,可是怎么也拉不动,急得满头是汗:“你可别做傻事,会被大家一起排挤欺负的。”

  四周顿时响起窃窃私语。

  “我记得上次那个和肥珍走得近的女生,脸圆圆的,长得还挺清纯。九班的,好像叫什么雁。听说有段时间突然精神不正常,吃了好多药,最近才重新回来上课。”

  “还不是王家村的人闹的,他们足足有一个村,几百号人,谁敢与他们为敌?不怕人做恶,就怕恶人没文化,撒泼闹起来警察管也管不了。”

  “其实想想小姑娘挺可怜的,那一脉但凡有点伤痛死亡全赖在她头上,一点道理都不讲。这他妈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那一套?有病趁早看医生治病,相信科学。”

  “唉……”

  “虞爸爸,别管了。”小胖子苦口婆心劝诫道:“你一个小姑娘在山海县无依无靠,犯不着为个陌生人惹身麻烦。”

  虞鱼眼神平静地看不出任何情绪,突然冒出了一句:“你知道破窗理论吗?”

  “???”小胖子满头雾水:“什么窗?”

  “一个人打坏一扇玻璃窗户,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玻璃。也就是说,这些破窗户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所以在麻木不仁的氛围中,犯罪就会滋生繁荣。”

  虞鱼微冷的眸光一一扫过众人的脸庞,浮起讥诮:“在校园暴力中,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凶手。”

  小胖子如遭雷击,僵硬在原地。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像是被人当场甩了几巴掌似的,火辣辣的疼。

  现场瞬间陷入一阵沉寂当中。

  几秒后。

  “算了,看在你刚才帮我的份上,我也帮你一把。就你那小胳膊细腿的,没走几步说不定就被压断了。”小胖子破罐子破摔,弯腰扶起王珍。

  “……”瞧不起谁呢?虞鱼微鼓起腮帮子,撸起袖子气势汹汹:“我来!”

  小胖子觉得虞鱼在逞强。

  很快秒打脸。

  只见小姑娘轻轻松松单手将人扛起来,大步朝前走。另一只手还拿着奶茶,悠闲的吸两口。

  所有人:“???”

  下一刻集体炸了。

  “王珍得有一百多斤吧?她就那样扛走了?请告诉我这是真是假?”

  “新晋校花也太可了吧!有被帅到!!!”

  “外表看起来娇软可欺,实际上力大如牛,妈呀,这反差萌的设定我爱了。”

  “听说方婕最近在努力学习,打才艺双全的人设。不知道今天看到转学生露的这几手,是什么感想?”

  “当然是……嫉妒疯了哈哈哈。”

  “嘘,你们小声点,方婕来了。”

  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方婕自从当上校花后,何曾受过这种怨气?她忍不住捏紧拳头,心里恨恨的咬着那个名字:虞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