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十章 一只傀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173 2020-12-28 12:00:00

  山海三中因为没钱修宿舍,全体师生实行走读制。晚自习只上两节课,从六点到八点。

  好不容易结束一整天被各科试卷支配的恐惧,虞鱼瘫倒在大床上。

  小黑蹦跳上床,扭着屁股用尾巴扫过她的手臂,催促道:【主人醒醒,该去干活了。】

  虞鱼警惕:干什么?

  【我察觉到东边有傀的气息,说不定现在赶过去,还能捞一波大的。】

  虞鱼耳朵一动,果然坐起身来:说明白点。

  【执法者这份工作,收集正能量值只是基础杂活,赚不了几个钱,靠它发家致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除非解锁一些隐藏的高级项目,奖金特别高。】小黑深知自家主人爱如命的德行,故意夸大了事实吹:【每种傀价格高低不等,倘若运气好遇上传说中的古傀,一夜暴富不是梦。】

  但前提是有没有那个命赚。

  傀越高阶,破坏力越强。而古傀的原型是上古四大凶兽,危险程度非同一般,就算最老练的执法者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不过据史书记载,擅使古傀术的那一脉早在千年前灭了传承。

  它心很大的想:就算有漏网之鱼,应该只有那种倒了八辈子血霉的人才能碰上吧!

  虞鱼直觉自己上了条贼坑的床,但又忍不住被小黑画的暴富大饼吸引。思索片刻,她不解的问:“那昨天早上在十一班除掉那只傀后,为什么没有收获正能量值?”

  【只有执法者亲自干掉,才能有钱赚。】

  虞鱼若有所思。

  小黑被那双清澈的鹿眼看得心头发虚,不由夹紧了尾巴。

  “走吧。”

  虞鱼翻身下床,换了身休闲服。

  小黑松了口气,随后懊恼地给自己一顿猫猫拳。身为监法者,它怎么可以这么怂?

  不行不行,它要雄起!

  -

  气息是从郊外传来的。

  他们搭上最后一班公交出城。

  这个点车上空荡荡的,司机总忍不住透过后视镜往后看。

  窗边那个奇怪的乘客时不时低下头,压抑声音跟怀中的那只黑猫说话。更诡异的是,对方还喵喵回复她。

  平日里车友们总会聚在一块,聊些夜晚碰上的怪事。此情此景,那些段子故事如同潮水般蜂拥而至。

  司机吓得手心都是细汗,一边哼起不着调的小曲壮壮胆。

  这时,他听到一道娇软的声音:“师傅,麻烦停下车。”

  县城里的公交路线没那么讲究,尤其是出了城后,为了方便村民们随时可在路边停。

  司机一脚踩下刹车,借着车灯看清楚周围的风景,心里咯噔一响。这一带都是荒郊野岭,附近根本没有村子。但在往左边走远一些,就是一大片墓地。

  愣神间,一人一猫下了车后,身影很快被浓浓墨色吞噬。

  司机不知联想到什么,头皮几乎要炸了,油门一轰,公交车在路上疾驰出去。

  这一走,就是半个多小时。

  虞鱼觉得小黑这个王八蛋,八成是故意整她的。

  等她思考到第71种猫猫烹饪方法时,小黑嗓子里突然发出低吼声,从她怀中跃跳到地上,如冷箭一般飞快蹿进了草丛中。

  【我找到了,在这边。】

  虞鱼打着手电筒扫过去,前面是一排排高低不平的墓碑。中间那块特别新,似乎是刚立上去的,周围还有不少金银白幡。

  妈呀!!!

  吓死她了。

  开场就这么刺激,不太好吧!

  抱紧弱小无助的自己。

  虞鱼摸摸兜里的一块八毛五,冷静了不少,寻着小黑跑远的方向追上去。

  出了坟地,视野变得更加宽阔。

  一望无际的草原寂静无声,再往前,远处有一片栅栏,似乎是特意被人圈起来的农场。

  也意味着,有人。

  虞鱼脚下顿时变得轻快起来。

  当她走进,忽而闻到一股浓浓的腥味,夹杂在桂花浓郁的香味中,格外难闻。

  这是……血腥味!

  虞鱼深呼吸一口气,手指紧扣住手电筒,警惕地扫过四周。

  呼!

  蓦地,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飘过,幽森的气息瞬间包裹全身。除此之外,似乎还能闻到一股……香灰的味道。

  但此时的情况来不及细究,那玩意儿近在咫尺。一呼一吸,冰冷的气息有节奏地喷洒在头皮上。

  虞鱼心脏猛的一缩,手指使劲掐一下掌心,才勉强镇定下来。

  她硬着头皮转过身体,正对上一张狰狞的脸。半边脸苍白到毫无血色,另外半张……黑色雾流交织纵横,宛如长出一根根黑毛。

  他此时正拿着一截生羊腿,咬得嘎嘣脆。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一边吃,一边不忘用品鉴的目光上下打量虞鱼。

  须臾,摇了摇头。

  虞鱼:“……”不是,您嫌弃什么啊喂!

  她低头瞅了眼自己干瘪瘪的小身板。

  好气好气!

  虽然肉少,但聊胜于无。那怪物“嗬嗬”两声,扔下羊腿猛扑上前。

  铛!

  他的指甲擦在刀刃上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那闪闪金光,刺得几乎睁不开眼,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同样惊吓的还有虞鱼。

  方才那瞬间思绪一动,大金刀直接隔空出现在手中。沉默几秒,她赶忙肉疼地检查下刀身。

  刚好看到这一幕的小黑:【……】

  都踏马什么时候了,你还管有没有被划花?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啊!

  【小心!】

  眼看怪物蓄力冲上来,小黑飞扑出去挡在虞鱼跟前,尖爪自肉垫中弹出,准确无误地在他脸上划过。

  那家伙堪称铜墙铁壁,竟无一丝一毫的损伤。他被小黑袭击得发恼,突然对天长吼一声,尖锐凄厉,震耳欲聋。

  只见他趴在地上,周身黑气涌动,躯干一眨眼间变成了羊身。

  【这家伙……这家伙不是一般的傀!】小黑望着怪物体形越来越庞大,猫眼都吓到瞪得圆滚滚的,一个荒谬又不敢置信的名字浮到了嘴边。

  【怎么可能?】

  【怎么可……主人,你要干什么?】

  小黑尖叫出声,眼睁睁看着虞鱼抡起大金刀劈上去,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没用的,这刀除了装逼和卖钱,没什么作用的!】

  轰隆!

  一声巨响,草丛中昏迷多时的老莫被地面强烈的震感惊醒。

  他爬起身,呆呆地远处天地间金光的余韵闪过,一头如同十层楼高的人面羊身的怪物顿时掀飞出去。

  霎时间地震山摇。

  “吼——”

  怪物惨叫出声,刺耳的声音几乎要穿破耳膜,老莫抬手捂住,心里默念相信科学,相信科学……相信个屁啊!

  他连滚打爬冲向木屋,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报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