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八章 觊觎我美貌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238 2020-12-26 12:05:00

  校医室。

  虞鱼到的时候,沈绎之刚好给最后一个病人结束诊治:“你身体很健康,平时注意多休息,不用开药。”

  女生盯着他的字入神。

  逑劲有力,龙飞凤舞。

  一如沈校医此人,漂亮,又干干净净的。

  “嗯?”久久得不到回应,沈绎之抬起头来。

  微扬的嗓音温和醇厚,抓耳得很。

  女生脸颊瞬间爆红,眼里染上少女的羞涩,磕磕巴巴的叠声感谢,拿着药离开了校医室。

  日常来看病的,并非是真正的病人。

  譬如方才那位女生穿着新款连衣裙,头发柔顺地披散在肩头,时不时含情脉脉地抬起头。

  虞鱼舌头抵着上颚,目光里透着点儿戏谑。

  啧。

  没想到山海县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还有此等红颜祸水?

  “咳咳咳……”漂亮的男人忽然侧头咳嗽起来。

  虞鱼摇摇头,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可惜短命了点。

  咚!

  一杯水放在了沈绎之面前,滚滚热气顺着杯沿散开来。他抬起眼皮,透过雾气看到一双水灵灵的鹿眼,清湛澄澈。

  “谢谢。”

  沈绎之拉下口罩,喝了口热水,喉咙的干涩缓解不少。

  那是虞鱼头一次看见他的脸。

  那张脸十足的漂亮。

  鼻梁挺直,唇形偏薄,因为久病色泽很淡。最好看的当属那双眼睛,狭长的桃花眼春水滟滟,总会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

  如同是深秋染上霜花的红玫瑰。

  热烈张扬,夺人心魄。

  虞鱼却一眼望见他温和眸光下的疏冷,他看人看石头全然是一个样,仿佛世上已然没什么能激得起他兴趣的。

  那一刻,她莫名有种错觉,眼前这人早已历经千帆。

  虞鱼好笑地摇摇头,收敛起思绪,抬起下巴问他:“我要做什么?”

  沈绎之放下杯子,瓷白的手指微微泛了红,看着红彤彤的一片,跟烫伤似的。

  虞鱼微微蹙起眉。

  男人的皮肤未免也太娇嫩了些。

  只见他指着墙角,温和笑笑:“不急,我们先吃午饭,你帮我把墙边那张桌子支起来。”

  提到午饭,虞鱼书包里只有几片干巴巴的面包。她平日里不会做饭,又懒得出校门下馆子。

  【明明是没钱。】小黑毫不留情地戳破。

  “……”

  虞鱼轻叹一声自己可怜的命运,默默把桌子支起来。

  刚放平,沈绎之便提着一个保温袋放在上面,把饭菜一一拿了出来,摆满整整一桌。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

  虞鱼顿时觉得面包不香了。

  “坐下一起吃吧。”沈绎之递给她一双干净的筷子,解释道:“你只需要每天中午过来帮忙,我负责准备餐食。”

  山海三中穷得建不起食堂,校外周边的苍蝇小馆子又不太卫生,因此他日常都会带饭。

  虞鱼迟疑道:“那多不好意思。”

  【……】喂喂喂,你先把碗放下!

  “应该的。”沈绎之抬眸一笑,温和清朗。

  虞鱼尝了一口竹笋,鲜美的味道充斥着味蕾,眼眸瞬间发亮。

  好吃!

  怎么能这样好吃!!

  在校医室打一辈子工她也愿意啊!!!

  小姑娘像是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食物,吃得腮帮子鼓鼓的,满满的欢欣愉悦都写在脸上。她吃东西讲究且礼节,一点声音都没有,但速度却丝毫不见慢,才片刻功夫,米饭已经过半。

  相比她,沈绎之举止优雅多了,细嚼慢咽的,仿佛不是在破旧逼仄的校医室,而是在高档餐厅的桌上。

  一举一动,赏心悦目的好看。

  往日他没什么胃口,许是对面的小姑娘吃得太香,不知不觉多用了一些。也仅仅是寥寥几口,便恹恹地放下筷子。于是伸手拿了本书,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双修长的腿慵懒地交叠着,斜靠在一旁看。

  画面安静又美好。

  啊,温润漂亮的病美人谁不爱!

  虞鱼突然觉得自己可以的。

  但想想自己还差半年才满十八岁……瞬间冷静多了。

  一旁,小黑闻着香味被馋得不行,好几次从书包里探出脑袋,都被虞鱼无情地按了回去。

  似乎是察觉到这边的动静,沈绎之放下书,在柜台后面又取了个饭盒出来,递过去:“猫粮,我用牛肉做的辅食。”

  小黑顿时感动得热泪盈眶,恨不得弃暗投明,换个贴心的主人。

  虞鱼没接,漆黑漂亮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看着沈绎之,眸光里蕴着探究。

  这家伙无事献殷勤。

  该不会……

  唉。

  凡人总是觊觎她的美貌!

  【主人你清醒点,人家比你好看一万倍!】

  虞鱼狐疑:有吗?

  她摸摸脸。

  还是觉得自己最好看。

  【……周末咱借钱去挂个眼科吧?眼睛有病,得治!】

  沈绎之解释:“这是末白多余的猫粮。”

  虞鱼环顾一圈,看见窗台上躺着一只白猫。似乎是在睡梦中听见主人叫自己名字,迷迷登登地睁开眼,随后又甩甩尾巴趴了回去。

  萌态十足。

  沉默一会儿,她低头瞅了眼黑不溜秋的小黑,琢磨着要不要给它换个发色,比如……潮流的奶奶灰。

  小黑直接炸了毛。

  惨无猫道!

  丧尽天良!

  -

  饭后。

  虞鱼懒洋洋地摊在藤椅里。

  午间来校医室的人寥寥无几,看病开药的事情她压根帮不上什么忙,被沈绎之打发到一旁看书。

  盯着瞧了一会儿,虞鱼忍不住打个哈欠,干脆脱下校服当毯子盖在身上。阖眸后睡意逐渐上涌,意识也慢慢模糊。

  等沈绎之再次请走一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生时,侧过头来,便见小姑娘已经蜷在椅子上睡得香甜。

  初秋天气微凉,阵阵冷风透过窗子钻进来。

  似乎是察觉到冷意,小姑娘无意识地环住胳膊,下巴埋进衣领里,露出一截白皙优美的脖颈,又细又长。

  那不设防的模样,跟她腿边那只四肢摊开打呼噜的肥猫一个样。

  沈绎之抿了抿薄唇,不知道想到什么,温和的眸光霎时间被浓隽的墨色替代。

  屋外,风起云涌。

  阳光躲进厚重的云层中,天色一下子暗淡下来,四周泛起的薄雾冷凝如霜,层层铺展开。

  “唔,好冷……”

  小姑娘无意识呓语,卷翘的睫毛轻颤,似乎随时要醒来。

  沈绎之收回视线,脚尖微侧,转身进内室拿毛毯。

  须臾间,那些汹涌的暗潮一下子收敛得干干净净。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台洒进来,落下斑驳的剪影。

  可是当他拿着床干净的浅灰色毯子折身返回时,却撞见末白亮着寒光湛湛小尖爪,抵在小姑娘的脖颈处。

  “末白。”低沉的声音里含着警告。

  “喵!”末白喉咙里发出低低的抗议声,尖爪却不情不愿地收回肉垫。

  沈绎之将毛毯盖在虞鱼身上。

  小姑娘脸颊蹭了蹭毛毯,呼吸逐渐均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