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第五章 悲惨的打工生涯

与黑莲花神明谈恋爱 我家两只喵 2108 2020-12-24 12:05:00

  他是不是魔鬼虞鱼不知道,但小黑觉得虞鱼肯定是。她居然拿着刚审批下来的工伤补偿金,在商场里血拼。

  默默在心里谴责完虞鱼,它眯着眼扫了下四周各种口味的零食和罐头,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

  嘿!

  有钱人的生活,真是太太太幸福了呢。

  出租车在中心1号花园小区门口停下,这地段位于县城中心,距离山海三中公交只需4站地。出了电梯,按着地址找到808门牌号。

  虞鱼刚用钥匙扭开门锁,隔壁忽然走出来一个男人。他穿着浅灰色休闲服,提着黑色垃圾袋,愈发衬得白皙的手指漂亮修长。

  “虞同学?”男人脚步一顿,扯了下唇角:“你不是去上课了吗?”

  虞鱼:“!!!”

  真是流年不利,祸从天降,厄运连连。

  “我今天刚转学。”虞鱼绷紧小脸,“顺便败个……认认路,入住新家。”

  【主人你刚刚想说败家吧?】

  虞鱼:“呵呵!”

  小黑识趣地不再开口。

  气氛沉默了几秒钟。

  沈绎之扫了眼她手上袋子上的logo,某某生鲜超市,他记得离医院和小区都挺远的,隔了好几条街。

  认路也能认那么远?

  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虞鱼脑子嗡的一声响,糟糕,她还把欠了人家医药费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掏掏兜,又TM 的只剩下一块八毛五。

  “那个……”虞鱼心虚地晃了晃左手的袋子:“你觉得这些猫粮能抵多少钱?”

  “喵喵喵!!!”小黑顿时炸了毛,指甲刮着地面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你明明自己也买了一大堆零食,凭什么要用我的?还有没有猫猫权了。】

  虞鱼:“凭你伤了人。”

  【……】小黑恹恹地缩到了角落面壁思过。

  猫生一片惨淡。

  一旁,看着对面主仆俩的有趣互动,沈绎之微勾了一下唇角,清朗温润的嗓音里带着微微笑意:“不用,一点小伤,你不必放在心上。”

  “那怎么行?”虞鱼很坚持。

  她虽然贪财,但也有那么一丁点儿原则。

  沈绎之想了想,兴致盎然地勾起唇角:“这样吧,最近我的手不太方便,你放学后可以来校医室帮我的忙,直到伤口痊愈如何?”

  虞鱼悲壮地点点头。

  未满十八岁,一人兼职两份工。

  人艰不拆。

  隔壁的房门合上,沈绎之侧头看向走廊上那只乌鸦,眼眸微凝。他眼珠是极深的黑色,映着寒光沾沾的的水色。

  乌鸦身体猛然打了个冷战,紧接着惊恐地抖动起来,全身羽毛竖立。它想要逃却动也动不了,慢慢地感觉到全身血液逐渐冻结。

  这是……

  死亡正在降临!

  “咔嚓!”

  就在这时,隔壁房门忽然重新打开。

  沈绎之的神情重新落到小姑娘软糯娇俏的小脸时,立马变得和煦如三月里的春风。

  乌鸦:“……”

  “我苹果多买了几个,送给你。”完全察觉不到任何腥风血雨的虞鱼,提了提手中的塑料袋,歪着脑袋笑得特别乖:“以后就麻烦你了。”

  面前的三颗苹果又大又红,色泽饱满。沈绎之怔了怔,顿了十几秒钟后才很浅的笑了下:“谢谢。”

  走廊风大,他忍不住转头咳嗽起来,额前的碎发划过眉骨,看起来病恹恹的。

  虞鱼几乎是无意识地捏紧手指。

  男人是个极其漂亮的美人,可惜身娇体弱,太容易激起保护欲了。于是小姑娘想也不想的直接说道:“我帮你。”

  沈绎之:“嗯?”

  没等他反应过来,小姑娘已经迅速交换两人手中的塑料袋,趿拉着毛茸茸的拖鞋,风风火火下了楼。

  很快,楼梯间传来“哒哒”的脚步声,并且逐渐消弭,最后只余下呼啸的过堂风声。

  沈绎之挑了下眉,不知道想到什么,目光也暗了下来。

  “嘎!”

  凄厉的叫声淹没在喉咙里,身后的乌鸦瞬间化为齑粉。

  -

  深夜,郊外。

  汪汪汪!

  老莫被一阵急促的狗吠声吵醒。他迷迷糊糊地睁眼躺了半分钟,忽然间意识到什么,赶忙炒起床边的家伙冲了出去。

  “汪汪汪……”守门的大狗见到主人,兴奋地转了一圈后,便撒开脚丫子朝着某个方向狂奔,一溜烟儿没了影。

  老莫想也没想直接拔腿跟上。

  他经营农场三十余年,时不时总遇上一两个小偷,于他而言不过是个平常的夜晚。

  然而——

  咚!

  脚下一软,突然一头栽进了个温热粘湿的东西当中,鼻腔里霎时间充斥一股浓烈的血腥气,熏得他头晕脑胀。

  老莫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抬起头,借着探照灯看清了身下的东西,是头被啃食了一大半的牛。

  嘎吱嘎吱!

  嘎吱嘎吱!

  咀嚼声回荡在寂静的秋夜里,一声接一声,像是在撕咬皮肉,更像是将骨头嚼得干嘣脆,十分渗人。更要命的是,那声音仿佛近在咫尺。

  老莫干咽了一下,僵硬地扭头望向声源处。

  有个黑影伏在草丛中,一颗硕大的脑袋动来动去。但是距离有些远,模模糊糊瞧着是个人样。

  “谁…谁在那里?”老莫松了口气,擦擦脑门上的汗。人不可怕,最怕遇上野兽,或者是……那些不干净的鬼东西。

  正当他打算想起来时,就见黑影回过头来,半张苍白人脸半张狰狞兽脸,足足有手掌大的嘴里还咬着一个肝脏……

  “啊啊啊——”

  -

  翌日早晨六点。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毛毛细雨,天空阴沉黯淡,非常适合睡懒觉的天气。

  但不幸的是,今天周二!

  虞鱼苦着一张小脸出门,嘴里叼了袋牛奶当早餐。刚出大楼,远远的便瞧见大槐树下坐着一个老奶奶。

  她穿了身大红色连衣裙,戴着老花镜,正专心致志地织毛衣。四周,十几团黑色毛线球滚得到处都是。路上行人匆匆,却没有一个人帮她捡起来,甚至被踢得更远。

  虞鱼眉头微皱了下。

  她上前,弯腰把毛线捡起来,一团团卷好放进竹篮。

  老人熟视无睹,连眼皮抬也未抬。

  做完这一切,虞鱼神色自若地走向着小区门口,没走几步,脑海里突然叮的一声。

  【正能量值+1,请新手执法者继续努力。】

  虞鱼脚步一顿。

  “……”如此中二的设定,居然还TM是真的!

  以后该不会还要拯救世界吧?

  不过……

  她目光落在竹篮上。

  

我家两只喵

求收藏求五星好评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