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37章 无人机送情书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041 2020-12-26 00:06:16

  慕湛尘不屑地轻嗤一声。

  无视慕子阳的愤怒,冷漠地说,“关心从没提过她外婆之外的人,你去上学吧,我要去上班了。”

  慕子阳还想再说两句。

  但见慕湛尘突然就疏离淡漠得好像他刚经历绑架,死里逃生回来的那两年一样。

  他便不敢再多说一个字地打开车门下了车。

  慕湛尘坐在车上,看着慕子阳坐的车消失在前方转角。

  他才收回目光。

  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新换的女孩画像屏保上。

  “湛爷。”

  左执来到车前,恭敬的喊。

  慕湛尘依然看着屏保照片,嗓音冷漠,“三天之内,让温平辉上门来求我。”

  “是,湛爷。”

  左执神色一凛,目光坚定而冷。

  在这之前,温平辉都是去求二房夫人。

  还以为湛爷不知道。

  ……

  慕子阳进班的时候,温琳已经到了。

  她扭着头,咬着唇瓣,一直看着他坐下来,才轻声说,“阳少,昨晚谢谢你。”

  慕子阳淡淡地摇头,昨晚,他给她只开了两晚的房间。

  他犹豫了下,说,“你一直不回家也不是个办法,下午放了学跟你爸打个电话,回家吧。”

  温琳的眼睛一下就红了。

  低着头,委屈又倔强,“自从关心报复我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家了。”

  她说这话时,眼睛从慕子阳身上移开,看向教室后门。

  慕子阳跟着回头。

  关心正好走进来,不知是她穿校服和大家一样的原因,还是这些天看习惯了。

  慕子阳觉得,她看起来没有第一天的那股乡土气了。

  相反的,关心身材纤细,五官精致,清冷淡漠的气质,和他那堂哥倒有那么一丝相似。

  想到他堂哥,慕子阳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屑地哼一声,转回头。

  温琳眼底划过阴冷的恨意,也收回了视线。

  ……

  下午三点。

  一中,高三学生按班排位,很整齐的坐在了操场上。

  各班班主任跟班级坐。

  耿植坐在了关心的旁边。

  副校长陈良做主持,讲完开头,五十多岁的任教授被热烈的掌声请上台。

  温琳和秋灵灵对视一眼,转头看向坐在关心后面的王一洋。

  由于座位不是按班上排的。

  关心的另一边坐着石远,他们和秋灵灵,温琳之间,只隔了一个女生。

  王一洋和慕子阳在关心和石远的身后坐着。

  对上秋灵灵的眼神,他挑眉笑了笑。

  秋灵灵也笑了笑,才转过头去。

  台上。

  任教授演讲的内容很励志。

  但并非所有学生都听得认真的。

  关心也没有听,今天多云天气,加上凉风拂耳,让人很想打瞌睡。

  她正想低着头闭目养神一会儿,手机震动。

  石远低下头,无视她旁这坐着的老耿,低声跟关心说话,“心姐,今晚一起吃饭吧。”

  “没空。”

  关心看也没看石远一眼,解锁手机,查看信息。

  石远被拒绝不高兴地追问,“怎么没空,你又不是那种埋头苦读的学霸,晚上一起吃火锅嘛。我请你。”

  “我跟人有约了。”

  “谁?”

  “……”

  关心的目光停在他脸上两秒,这一对比,越发觉得慕湛尘长相完美,气质矜贵。

  真的是,难得一遇的挑不出毛病的好看。

  摇摇头。

  她垂眸看微博上发来的私信,石远不知道,这片刻之间,他已经被秒成了渣。

  仓鼠要减肥,【温平辉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啊,心姐,不用你出手,温氏很快就要玩完了。】

  关心,【对方是谁?】

  仓鼠要减肥,【不知道,好像是慕家。】

  关心陷入沉思。

  台上,任教授演讲得正精彩投入时。

  一架无人机飞进学校,目标很明确的飞到任教授头顶的上空,然后落下一个物体。

  有学生大喊,“无人机掉了个东西下来。”

  “任教授,小心。”

  有几名前排的同学和老师同时冲上台,王一洋也在第一时间冲上了台去。

  陈良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掉下来的数学书。

  书里,掉出一封信。

  写着任教授亲启几个字。

  “任教授,这是给您的信。”

  陈良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脸上浮起不太自然的笑容。

  虽然不是危险品,但在教授演讲的时候送信。

  这是什么鬼。

  他吸了口气,为这个送信的学生解释,“可能是哪个崇拜您的学生,不敢当面给您信,才想到这样的方式,刚才惊吓到了您,实在抱歉。”

  “副校长,我看看是谁给任教授的。”

  任教授还没伸手接信,王一洋就上前抢过副校长手里的信,三两下的拆开,拿出里面的信笺。

  陈良脸色变了变,严厉地阻止,“王一洋,你干什么,赶紧把信还给任教授。”

  太没礼貌了。

  王一洋一脸嘻皮笑脸,“副校长,我帮这位同学念给任教授听,任教授,这是我们学校的同学写给您的,我帮您念,可以吗?”

  任教授无所谓地点头。

  他之前到别的学校做演讲,也有热情的学生送花送礼物。

  但用这种无人机的方式,这是第一次。

  众人都期待的望着王一洋手中的信笺,粉色系,一看就知道是女生写的。

  石远玩世不恭地说,“心姐,你说那封信是写的什么内容啊?”

  关心淡漠地摇头。

  对信没兴趣。

  王一洋清了清嗓子,开始念:

  “亲爱的任教授,你好。

  从我第一次听见你的名字就深深地爱上了你。

  我知道你有家室,有子女。

  但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你的爱意,反正我也不是处女,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可以不在乎名份,做你的情妇。”

  ……

  【卧草,这TM谁那么不要脸啊。】

  【真是单纯限制了我的想像力。】

  台下骤时炸开了锅。

  石远也惊愕的睁大了眼,一边盯着台上念情书的王一洋,一边和旁边的关心说,“心姐,你听见了吗?卧草,这哪个女的那么……”

  “王一洋,你乱念什么鬼。”

  石远的声音被台上的副校长吼声淹没。

  王一洋被吓得一哆嗦,手中的信笺就掉到了副校长的脚边。

  他狠狠地瞪了王一洋一眼,弯腰捡起。

  正文已经被王一洋念完。

  看清结尾的署名,陈良恼怒抬头,目光利箭般的射向台下。

  “副校长,这是哪个学生写的?”

  离得近的老师问。

  更多的人目光追随陈良,看向三班。

  那个老师等不及陈良的回答,直接看向他手中的信笺,然后念了出来,“爱你的人,高三三班,关心。*年*月*日。”

  刹时。

  关心成了全场焦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