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35章 只要她犯错足够多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1958 2020-12-25 00:00:16

  慕子阳脸色大变地收紧手上力度,试图用安慰温琳,“你别这样想,我会帮你的。”

  “关心已经很讨厌你了,我不能再连累你。”

  慕子阳不屑地冷哼,“她讨不讨厌我,跟我有什么关系。王一洋说得没错,自她来了南城,就搞得大家都不安宁。”

  她就该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呆在她的乡下,做她的土包子不好吗?

  别以为迷惑了他堂哥,她关心就能为所欲为的报复别人,破坏别人的家庭,他绝不会允许她继续害人。

  “阳少,谢谢你。”

  温琳主动的松开了慕子阳,坐直身子,擦了眼泪说,“阳少,我请你吃晚饭吧。”

  “好。”

  十分钟后,温琳和慕子阳一起走进一家餐厅。

  上楼时,正好碰见吃完离开的陈良。

  “副校长。”

  “副校长。”

  温琳和慕子阳开口打招呼。

  陈良的视线落在温琳哭得红肿的眼睛上,关心地问,“这是怎么了,还因为网上的帖子吗?”

  “副校长,我没事。刚才阳少劝了我,我已经想开了。关心越是想报复和伤害我在乎的人,我就越是要勇敢,不会让她再伤害你们的。”

  陈良听她这么说,想到关心上次嚣张的模样,心头又一阵怒意上涌,冷硬地说,“你别担心,清者自清,她那样的学渣嚣张不了多久的。”

  温琳苦笑,“我只是想保护所有我在乎的人。”

  陈良点点头,很感动温琳的正直,勇敢。

  压低了声音说,“我已经向上面反应过关心的恶劣情况了,只要她犯的错足够多,她就必须滚离一中。”

  ……

  临睡觉前。

  关心收到江锦川的信息,【今天慕湛尘加了我微信好友,还给我朋友圈点了赞。】

  关心不喜欢给人点赞。

  江锦川的朋友圈她没有点过赞,而她自己,基本上不发朋友圈。

  因此,慕湛尘点赞江锦川朋友圈,她不知道。

  爬到江锦川的朋友圈,果然就看见慕湛尘点的赞。

  关心,【他怎么会找你?】

  江锦川,【他找我重查十二年前的绑架案,还给了我一张他画的画像,要看吗?】

  关心回了一句,【不看,我要睡觉了,晚安。】

  把手机往床头小桌上一扔,蒙住头,没几分钟就进入了梦乡。

  周四。

  温平辉开记者会,宣布他和王青梅离婚的事。

  并且,当着媒体记者的面,讲了当年王青梅如何插足他和关诗仪,又如何耍手段,制造出关诗仪背叛他的假象,让他相信了她,从而跟她在一起。

  还忏悔,说他不该抛弃关心,希望她原谅他,给他一次补偿她的机会。

  温平辉声泪俱下,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时候。

  关心在教室里睡觉。

  耿植在上面讲课,她就趴在桌子上补觉。

  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耿植停止了讲课,“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我们学校将莅临一位大人物,帝大的任教授来给我们高三年级做一次演讲。明天全体学生必须穿校服,不许出任何的差错……”

  耿植走后,三班教室里还议论得热闹。

  “我听说任教授是从咱们一中考出去的,是当年的高考状元……”

  “知道为什么老耿叮嘱我们不许出错吗?我听说任教授出了名的严厉。谁要是在他的课上出错,会被骂得恨不能当场死去。”

  秋灵灵也小声地告诉温琳,“任教授和咱们副校长还是亲戚关系,他.会来南城一中,是副校长的请的。”

  后排的王一洋用笔敲了敲秋灵灵,问,“你的消息来源准确吗?”

  秋灵灵傲娇脸,“当然准确。”

  温琳低头收拾着作业,王一洋又问了秋灵灵几句,得知秋灵灵是从副校长的女儿那里打听的。

  消息不会假。

  他便笑了。

  笑得阴森森的。

  转头又朝最后一排的关心和石远看了一眼。

  明天,就让关心被任教授骂得当场死去吧。

  即便不死,也要让她得罪了帝大的任教授,在一中待不下去。

  ……

  关心和石远一起走出校门,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

  她眸子微闪了下,纤纤玉指按下接听键,“喂。”

  “往左走一百米。”

  关心按指示过去,透过半降的车窗玻璃,看见慕湛尘坐在低调的黑色阿斯顿.马丁内。

  和车颜色一样,他穿着黑色的衬衣,挺拔冷峻,疏离矜贵。

  过往学生纷纷瞟向他。

  关心拉开车门坐进车内,转头喊他,“哥哥,把车窗玻璃升上。”

  慕湛尘升了车窗玻璃。

  车子上路,他淡冷地说,“我们先去医院,关奶奶的身体不太舒服。”

  关心的小脸一瞬就变了。

  “我外婆怎么了?”

  一双眸子定定地望着慕湛尘。

  慕湛尘温言安慰,“先别着急,下午的时候关奶奶觉得心慌,胸闷难受,所以我送她医院做了检查,不是什么大问题。”

  “哥哥下午去看我外婆了?”

  “嗯,我到的时候,关奶奶在看温平辉的记者会直播节目,可能也和情绪波动太大有关系。”

  “记者会?”

  关心眸底闪过一丝微愕。

  那天晚上,温平辉说要召开记者会。

  但第二天并没有。

  她这两天没有关注温平辉。

  “是的。”

  慕湛尘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关心,修长的身子微微朝她倾过去一点,说话时,夹着薄荷味道的气息清冽的萦绕在她鼻翼间。

  “这是温平辉在记者会上说的话。”

  十分钟后。

  关心看完温平辉的视频,眉眼间染上一层薄薄的凉意。

  半晌,抿紧的唇瓣吐出一句,“渣男。”

  慕湛尘低眸,视线落在她捏着自己手机的纤指上,低低地说,“别为不值得的人和事生气。对了,明晚有时间吗?”

  “有事?”

  关心缓了下情绪,把手机还给他。

  慕湛尘接过手机,还残留着她的温度。

  他薄毅的唇微弯,嗓音低缓,“带你去见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