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34章 取舍,人设不能崩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050 2020-12-24 10:08:34

  “谁的人?”

  “石远?”

  慕湛尘狭长的眸微微眯起。

  左执在电话里解释,“他们说是石远的人,石远和关小姐的关系好像很好。”

  不是好像。

  是真的很好。

  慕湛尘敛眸,薄毅的唇角抿成一线。

  微信有消息进来。

  他挂了左执的电话,点开微信查看信息。

  是上周,他发出去的信息,都过了十来天,才回复他。

  【那款手机的体验款之前只出了两部……你不是知道的吗?】

  【另一部,给了谁?】

  【老大,这个非说不可吗?】

  【不想说就算了。】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超薄,黑色。

  他用的并非限量发行的上市款,而是上市前的体验款,是不一样的。

  ……

  “阳少,我能耽误你几分钟吗?”

  下午放学,温琳鼓起勇气叫住慕子阳。

  今天一天,慕子阳都没搭理她,温琳心里慌极了,一双眼睛泪汪汪地望着慕子阳,那模样,楚楚可怜。

  慕子阳的表情很淡,“什么事?”

  “阳少,对不起,昨晚我妈妈被人用药物控制才会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那不是她的本意。”温琳朝慕子阳深深地鞠躬。

  慕子阳看着她苍白的脸蛋上流下的泪,眉峰轻轻皱起,“网上有人让你帖检查报告,证明你妈妈的清白。”

  温琳的瞳孔狠狠一缩。

  泪流得更凶了,“阳少,我妈妈昨晚被我爸狠狠打了一顿,今天我爸又拉着她去离婚了,没人陪她去医院做检查。”

  “你爸怎么还打人?”

  “这就是那个人想要的结果吧。”温琳说这话时,眼睛瞟向最后一排的关心。

  关心正把书包甩到肩后,一手捏着手机,喊石远让她出去。

  “心姐。”

  石远低声喊。

  示意关心看那朵白莲花。

  关心扯动嘴角,冷漠爬上精细的眉眼,“走了,你不是要补课吗?”

  石远瞪了白莲花一眼,“家教今天请假了,心姐,我去你家,你帮我补课吧。”

  背对着他们的慕子阳闻声,回头看来。

  就见关心自信又散漫地应下,“好。”

  他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一分,温琳紧攥着双手,轻声在喊他,“阳少。”

  慕子阳收回视线,温琳坚定地说,“阳少,我一定会查清楚整件事,给你和慕伯母一个交代,也还我妈妈清白的。”

  “嗯。”

  “阳少,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什么?”

  ……

  温琳让慕子阳陪她一起,送她妈妈去医院。

  虽然有点晚,但她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从车上下来,温琳走在前面开门,慕子阳不经意一眼,看见路对面的树下,停着的黑色宾利。

  走进别墅大门,就听见里面传来温平辉的声音,“慕夫人,请您相信我一次,再帮我一次,我已经和王青梅那个贱人离了婚并且把她送去了精神病院,琳琳跟着我一起生活,跟那个贱人没有关系。”

  温琳的身子僵住。

  脸上仅有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

  几秒后,温琳转身就朝外面跑。

  慕子阳看了眼客厅紧闭的门,也转身追着温琳而去。

  屋内。

  贺芷眉冷笑着说,“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开记者会,告知天下你已经甩了王青梅,并且找回关心。”

  “找回关心?”

  “对,你和王青梅离婚,就代表她是小三,那你认清了小三,不该找回和前妻的女儿吗?温平辉,你必须保证你的人设不会崩塌。”

  “好,只要慕夫人帮我度过这次难关,我做这些没问题。”

  ……

  关家别墅。

  手机铃声响的时候,关心正在给石远检查作业。

  石远眼巴巴地望着她,“心姐,我做对了吗?”

  她用手指了两处,示意他自己检查,她拿起一旁的手机。

  是温平辉打来的。

  关心按下接听键,没出声。

  听着温平辉的声音传来,“心心,我是爸爸,我现在才知道我被王青梅那个贱女人给骗了,是她让我误会了你妈妈,心心……”

  “不许那么恶心的叫我,我姓关。”

  关心听着那虚伪的话语,胃里翻滚的想吐,出口的话语不由得带了几分威胁和警告意味。

  电话那头的温平辉似乎被吓住了,过了几秒,才又传来声音,“好,关心,爸爸想见你一面,好好的跟你谈谈,好吗?”

  “不好。”

  见一个背叛自己妈妈,抛弃自己的男人,她是有病。

  “我已经跟王青梅离了婚了,关心,我今召开记者会,当众对你和你妈妈道歉。”

  关心直接挂了电话。

  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脸色很难看。

  石远担忧地看着她,“心姐,你没事吧?”

  关心起身,对他下起逐客令,“你回去写吧。”

  石远马上收拾作业,“好。”

  石远走后,关心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

  又抓起手机,解锁。

  登录微博,查看热搜。

  ……

  从精神病院返回南城市中心的车上,温琳一直在无声流泪。

  慕子阳坐在她旁边,看着她抽动着肩膀,隐忍又悲伤的模样,男人的保护欲合他伸手出手,搭上她肩膀。

  “温琳,别难过了。”

  温琳的身子僵了一瞬。

  然后扑倒在慕子阳怀里,双手抱住他,难过又不甘地问,“她为什么要那么恶毒,我当初换走玉佩,真的只是觉得她配不上你……当年是她妈妈仗着自己是豪门千金插足别人爱情的……”

  “她是不是因为我成绩好,又坐在你的前面,所以才这样报复我的。阳少,是不是我换了座位,她就会放过我妈妈了。”

  慕子阳的眉头紧皱,揽在她肩上的手缓缓收紧。

  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有和异性这样亲密接触过。

  被温琳这样紧紧抱着,依赖着,他心里有些不太平静。

  温琳的声音还在继续,“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为难伤害过任何人,可是,她却不惜出卖身体,也要来毁了我的家庭和幸福,阳少,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天一天面对那些嘲讽谩骂,我已经受不了了。”

  说到这里,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悲伤无助地望着慕子阳,字字哽咽,“我想退学,想结束自己的生命算了。”

  —

   PS:二更来了,打劫票票,留下脚印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