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33章 反转,垂死挣扎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102 2020-12-24 00:02:55

  已经坐到了座位上的慕子阳眉头皱了皱,没有回头。

  秋灵灵见王一洋也质问,怀疑关心,觉得昨晚温琳跟她说的,是真的。

  就又一脸替温琳抱不平的盯着关心。

  教室里,其他同学也纷纷回头,目光聚集在王一洋和关心身上。

  关心不屑地嗤了一声,“有病去医院,别像没主人的野狗一样。”

  王一洋被骂,脸色当即变青,声音比刚才提高了几个度,“关心,有病的人是你吧,自从你来了咱们班,就一直和温琳过不去。你不就是见阳少喜欢她,不要你,所以嫉妒恨,才出卖身体和一个老男人勾搭,然后联合起来陷害她妈妈吗?”

  “啪”的一声脆响在教室里炸开。

  全班同学都傻了眼。

  刚才坐着的关心此刻站着不过,她低着眉眼,看着自己的手。

  有点痛。

  妈的。

  这个王一洋的脸皮倒是厚。

  抬眼,她眸色冷然,“没人告诉你,要刷牙再出门吗?”

  “你这个土包子,敢打我。”王一洋发了飙的抬手就要还关心耳光。

  却听身后传来一声,“王一洋,不要。”

  是温琳。

  她从教室门口跑过来,一把抓住王一洋的手,求请地说,“王一洋,你别这样,我相信关心她不至于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她应该不会因为恨我和妈妈,就和一个老男人联合起来……”

  王一洋皱着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温琳,“温琳,你怎么到现在还善良的相信这个恶毒的女人?”

  关心抽了张湿巾,擦了手扔进垃圾篓里。

  坐回位置上。

  周围,议论声四起。

  温琳的脸色白了白,捏紧了拳头看着关心,“关心,昨晚是个误会,我妈妈被人下了神经错乱的药物,她自己说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虽然你当时在场,我也知道你一直恨我……虽然,以前关家是做芳疗的,你有那种机会,但我相信应该不是你。”

  “我妈妈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我爸今天去离婚。关心,不管怎样,你都赢了,你妈妈当初没能拆散我爸妈,你现在成功的拆散了他们。”

  温琳一脸的隐忍和善良,说完,泪无声的落下。

  肩膀一抽一抽的。

  那模样,真是惹男生怜惜。

  王一洋看着她的样子,心疼得不得了。

  回头又朝慕子阳看去一眼,见慕子阳都没回头,他心头有些寒,咬咬牙,安慰温琳,“温琳,你别难过,清者自清。”

  石远拿着水杯回来,他身后,英语老师紧跟着进来。

  王一洋和温琳回了座位。

  英语老师看了一眼温琳和王一洋,又朝关心看去一眼,没对网上的热搜发表言论,开始上课。

  中午。

  就有人把早上温琳对关心说的那几句话帖到了热帖的评论里。

  想你我会了,【反转,温琳说了,她妈妈是被药物乱了心智,才会说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

  小爷我赌神,【谁告诉小爷,这是白莲家族还是绿茶家族的?掉两滴眼泪就是弱者,就是真理了?是不是要把王青梅的那些破事一件件帖出来,才TM的不狡辩啊!】

  萌萌你爸爸,【只听说过芳疗美容,调理身子,何时成毒药了。这朵白莲花莫不是以为关家是制毒世家吧。说王小三被迷了心智,可有化验报告?把全网都当傻子呢这是?】

  某酒店包间里。

  慕湛尘和一名穿着制服的男人坐在圆桌前。

  面对面,江锦川低头在刷微博热帖的评论,慕湛尘颀长的身躯慵懒地靠着椅背,视线停在江锦川脸上。

  “江队长,如果当年那件案子重新调查,会有一线希望吗?”

  江锦川一愣。

  划动手机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深锐的目光迎上慕湛尘晦暗的眼神,他思考了几秒,才回答,“慕少,那案子当年都没线索,现在,只会更加找不到线索。”

  “如果我有线索呢?”

  慕湛尘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

  修长的手指微微曲起,一下一下,规律的敲着圆桌边缘。

  江锦川的身子坐直,严肃地问,“慕少有线索了?”

  慕湛尘被绑架的时候11岁,江锦川那时也只是17岁。

  那起绑架案,是他参与的第三件案子。

  慕湛尘一直看着江锦川的眼睛,“不错,最近我的人找到了一个老猎人,据他回忆……”

  “我能看看慕少画的画像吗?”

  “加个微信,我发给你吧。”

  慕湛尘打开二维码,让江锦川扫。

  江锦川笑笑,扫了他的二维码,加上好以后,慕湛尘把画像发送给江锦川。

  然后点开他的朋友圈,往下翻。

  江锦川发朋友圈不多,基本上一月两次的频率。都是与工作无关的,他翻到了三个月前,才点退出。

  看完照片,江锦川说,“慕少,我需要见一见那位老猎人,可以吗?”

  “可以。”

  “那行。”

  “网上的帖子江队看了吗?”

  慕湛尘突然转了话题。

  江锦川挑眉,“慕少指的是温家?”

  “嗯。”

  “看了,这热搜把慕家也牵扯了进来,慕少不知道作何感想?”江锦川似笑非笑地盯着慕湛尘。

  关心和他走得挺近,他知道。

  慕湛尘画的画像,半点都不像。

  可是,商界都说慕湛尘是只狼。

  狼除了狠辣,还嗅觉敏锐!

  慕湛尘淡淡勾唇,笑意未达眼底地噙着一丝嘲讽,“温平辉这些年在商界发展很快,但却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扔在乡下不闻不问,单这一点,就绝非善人。至于王青梅,她昨晚说的话,我觉得倒是字字都真的。”

  “是吗?”江锦川从微博截了张图发给慕湛尘,“刚刚有人发上去的,说王青梅是清白的,昨晚是被人用药物控制了,才会胡说八道。对此,慕少怎么看?”

  慕湛尘笑了一声。

  “垂死挣扎。”

  ……

  回去的路上。

  慕湛尘对左执吩咐,“调几个人去关家别墅,确保关奶奶的安全。”

  左执点头,“是,湛爷。”

  末了又问,“湛爷,网上有水军替王青梅洗白,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

  慕湛尘不答反问,“保温盒拿回来了吗?”

  “没有,关小姐说,她下午带回家。”

  “她没受影响吧?”

  “关小姐好像没受影响。”

  一个小时后。

  慕湛尘又接到左执的电话,“湛爷,我们的人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有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