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32章 像是被人控制了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013 2020-12-23 07:56:42

  关心去浏览了一遍帖子和评论。

  回复对方,【不知道,不要让人把帖子撤了,热搜维持三天。】

  对方秒回,【心姐放心。】

  退出微博。

  她去微信上回复信息。

  有石远,有耿植,有江锦川……

  她往下划,一共十几个人发信息来问她什么情况。

  关心群发的形式回复了两个字,【没事。】

  然后关了手机,洗漱,睡觉。

  锦苑。

  左执兴奋地把当时现场的景象讲了一遍给慕湛尘听。

  “湛爷,我没想到关小姐那么厉害,真的,她收拾王胖子的时候,又美又飒。”

  “后来在宴会厅,王青梅怎么会自爆自己当小三的?”

  慕湛尘见他口沫横飞,俊脸就沉了一分。

  左执的兴奋换成了茫然,“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被王胖子刺激的了吧,所以跟中了邪似的。”

  “中了邪?”

  慕湛尘狭长的眸子冷冷地眯起。

  左执点头,“她要是正常,肯定不会那样说自己,还骂二夫人,说要弄死阳少,这不是找死吗?”

  是啊。

  这的确是找死。

  除非是傻子。

  不然谁会大众广庭之下,那样自爆内心的阴暗恶毒。

  他又想起当年那几个无缘无故死了的绑匪。

  他从医院醒来的时候,爷爷就告诉他,那几个绑匪在警察赶到之前就死了。他的伤口被人简单止血包扎过。

  那两块布,他现在还保存着。

  今晚,王青梅更像是被人控制了。

  不受自己意愿的说了清醒时不可能说的话。

  ……

  温琳没敢接慕子阳的电话。

  她怕慕子阳质问她,网上的帖子和视频。

  她赶回家的时候,她妈被她父亲打得双脸高高肿起,头发凌乱的像个疯婆子一样。

  温平辉还扯着她的头发,半点都不怜惜的威胁,“贱人,你跟我老老实实地交代你做的那些好事,你今晚要是不说清楚,我就打死你。”

  温琳脸色大变的扑过去抱住温平辉,害怕地喊,“爸,你别这样,爸,你先放开我妈妈。”

  “滚。”

  温平辉用力将她甩到一米外,撞在茶几腿上,她痛得两眼发黑,差点晕过去。

  王青梅见女儿被撞,尖声叫,“温平辉你放开我,我没有说过做过什么,我什么也没做过,这些年我一心一意地跟着你,爱你,你自己感觉不到吗?”

  “感觉?你别告诉我,你今晚在宴会上说的是假的?”

  “我,那不是我的本意。”

  “不是你的本意,难道是王胖子逼你说的,还是我逼你说的?”温平辉恨不得掐死王青梅这个贱人。

  她今晚把他的脸都丢光了。

  他本来还指望贺芷眉能帮他,王青梅这个贱人倒好,居然说要弄死人家儿子。

  妈的。

  他真是,当初眼瞎。

  “老公,你相信我,那些话真的不是我想说的,我不知道当时中了邪似的,老公,你想想,还能补救吗?”

  温平辉怒极反笑。

  他恨恨地瞪着王青梅,“补救?”

  “对,只要能保住你的公司,让琳琳不受影响,我怎样都无所谓,老公,要不你明天召开记者会,就说以前是被我骗了,琳琳也是被我骗的,我们把婚离了,你再去找贺芷眉解释好不好?”

  “妈。”

  温琳扑过来抱住王青梅,仰起的脸望着温平辉,说,“爸,我今晚在宴会厅看见关心了,肯定是她搞的鬼,是她和王胖子联合起来设计我妈的。”

  温平辉又回想了一下今晚的过程。

  现在想来也觉得诡异。

  “她怎么设计得了你妈?”

  “爸,关心肯定是用了什么让人意识错乱的东西,妈妈才会自己说了什么都不自知。”

  “……”

  温平辉陷入沉思,“就算如此,你妈今晚说的话,也已经不可挽回了。”

  “爸,先让我妈在家里躲一段时间,我想办法找到关心和王胖子勾搭的证据,还我妈妈清白好吗?”

  “你有办法?”

  “我会想到办法的,我知道是关心做的,一定是她。”

  温琳暗暗咬牙,眼神阴毒如蛇。

  ……

  周一。

  石远难得的比关心早到。

  她一进教室,石远就挥手喊她,“心姐。”

  除石远外,还有一个女生上前跟关心打招呼,“关心,我看见网上的帖子了,你没事吧?”

  关心淡漠地看了对方一眼,那天从温琳书包里搜出玉佩的时候,帮她说话的女生之一。

  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长得很普通。

  成绩不高不低,是被忽略的类型。

  她没回答,越过她,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秋灵灵在前面冷嘲,“她能有什么事,我看是她陷害温琳的妈妈差不多。”

  她的话音落,石远的书脱手,狠狠砸在秋灵灵背上,她哎哟一声。

  石远踢了凳子站起身,恶狠狠地瞪着她,“秋灵灵,你TM是不是找死。”

  秋灵灵知道石远的乖张桀骜,可是,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火,好像要杀了她似的。

  她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面露怕意地闭紧了嘴巴,不敢再哔哔。

  教室后门,慕子阳和王一洋一起走进来。

  感觉到气氛不对,慕子阳看了眼站在桌前,脸黑如墨的石远,又看看被他死死盯着的秋灵灵。

  视线再回到石远的同桌,关心的身上。

  她低着眉眼,正把书包里的作业和试卷往外掏,手指纤细冷白,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冷漠。

  想到如今还挂在热搜第一的帖子,他薄毅的嘴角抿起,沉默地走到自己座位前坐下。

  王一洋没有回座位。

  而是在关心和石远的桌前停步,看着关心把作业掏完在桌上,他冷冷地笑了一声,“关心,你写作业了?”

  关心听若未闻地拿起水杯,站起身。

  石远也把王一洋当成了空气,对关心说,“心姐,我去帮你打水。”

  关心的水杯,也是玫瑰金的。

  是她今天早上才带来的,和她的保温盒是同一牌子,和手机颜色,也是一样的色。

  关心默了片刻,把水杯递给石远。

  自己又坐了下来。

  石远拿着杯子走出教室,王一洋铁青着脸又问,“关心,网上的帖子你不该解释一下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