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27章 哥哥你是不是单身太久了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140 2020-12-20 07:00:00

  慕湛尘成了关心的家教老师。

  关心很郁闷。

  特别是慕湛尘拿着她的试卷,问她为什么,每科都考一分的时候。

  她的态度就很不好,“耿植说我已经进步了。”

  慕湛尘被她气笑了。

  他垂眸看看她的试卷,又抬眼看着她,“是打算考一次进步一分吗?”

  关心不置可否。

  慕湛尘身子前倾的眯起眼,“嗯,也挺好,每周的考试加上平时的作业,好几张试卷。这样算下来,每周进步几分……”

  关心,“……”

  你是魔鬼吗。

  手机铃声响。

  她刚掏出来,就被慕湛尘伸手夺了去。

  她睁大眼睛看着慕湛尘修长漂亮的大手捏着她的手机。

  玫瑰金的颜色和他的手,竟然很相衬。

  她觉得自己可能是手控晚期患者了。

  想剁了他的手藏起来。

  “手机还给我。”

  “耿植找你,你先做作业,别一会儿他问起你,你一道题都没做。”

  关心挑眉,笑得叛逆,“行啊,你念着我写着。”

  “好。”

  慕湛尘的回答出乎关心的意料。

  这TM什么家教。

  他真的一道道题帮她念答案。

  一张试卷很快地答完。慕湛尘把手机还给关心,帮她检查作业。

  就发现。

  她一道都没写对。

  叛逆期小姑娘。

  关心看了眼检查试卷的慕湛尘,回拨耿植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耿植的声音微笑地传来,“关心,周末有空吗?”

  关心眨了眨眼,淡声问,“有事?”

  “是这样的,你来了南城这么久,我们还没请你吃顿饭,周末你来家里吃顿饭吧……”

  “这个周末不行。”

  “那下个周末。”

  “到时再说吧。”

  关心挂了电话,见慕湛尘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她眸子闪了闪。

  以为他要问,耿植打电话给她做什么。

  哪知,慕湛尘问的却是,“你平时用香水吗?”

  “啊?”

  反应过来后,她摇头,“不用。”

  “你身上有股香味。”

  对上慕湛尘探究地眼神,关心秀眉拧了起来,语带嘲讽,“哥哥,你是不是单身太久了?所以连未成年都不放过?”

  “把哥哥想成什么人了?”慕湛尘故作不悦地板起脸。

  关心撇嘴。

  上次说要养她一辈子。

  现在又说,她身上有香味。

  不是流氓是什么?

  慕湛尘低低地笑了一声,半真半假地试探,“哥哥我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想睡觉,你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催眠的东西?”

  关心翻着白眼,“催眠你?然后劫色吗?”

  慕湛尘不说话,只是深䆳的眸定定地看着她。

  关心被看得不悦,又说了一句,“我从小到大都喜欢用纯露沐浴。”

  但绝对不是他说的那种对人有催眠作用。

  想到他两次在自己面前睡过去。

  关心唇瓣轻抿。

  可能,是对他有。

  慕湛尘的声音低淡地响在室内,“关心,一天进步一分可好,嗯?”

  关心睑眸,不与他的视线对视。

  慕湛尘也不气。

  反而勾了勾唇,慵懒地说,“我好歹也是当年的高考状元,要是给你补课一点进步都没有,我会很没面子。”

  她想说又不是我让你给我补课的。

  但面对慕湛尘那张太过俊美的脸,出口的话,却是,“好”。

  ……

  温家。

  温琳写完作业,下楼找水喝,就听见王青梅和人通电话。

  “放心,到时保证让王总满意。”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王青梅笑得一脸谄媚,“不仅长得好,还是处……”

  温琳的脚步顿了一下。

  过了几秒,重新下楼。

  王青梅已经挂了电话,招手让她过去沙发前坐。

  “妈,刚才跟谁打电话啊?”

  温琳一边喝水,一边问王青梅。

  王青梅眼里闪过阴冷恶毒,转瞬间又笑容温柔地说,“周末我生日,请了你爸公司的一些客户。最近公司出了问题,你爸焦头烂额的,趁着这次宴会,我帮帮他。”

  “我刚才好像听见你说什么处?”

  温琳定定地望着王青梅。

  王青梅见她知道了,便也不瞒着地说,“那个王总人傻钱多,是个老色鬼……正好关心那小贱人还有几分姿色,虽然土了点,但男人不会在意。”

  “妈,你是让关心……”

  温琳惊愕地睁大眼。

  王青梅得意地点头,“不错,要让她发挥最大的作用。而且,她之前那样整你,妈妈要替你报仇。”

  玄关处传来脚步声。

  是温平辉应酬回来了。

  温琳站起身,就见温平辉骂骂咧咧地走过来,身上还一股浓浓的酒气。

  王青梅皱着眉,不悦地问,“你怎么喝这么多?”

  温平辉一脸恼怒,“你知道咱们公司出问题,是谁在背后整我们吗?”

  “谁?”

  “慕湛尘。”

  温平辉咬牙切齿地骂,“我温平辉从来没有得罪过他,他竟然想要我破产,难怪商界的人都说他心狠手辣,他真TM的就是一头狼,吃人骨头都不吐。”

  王青梅和温琳两人同惊住。

  “慕湛尘,他为什么针对咱们?”

  “我怎么知道?那个王八糕子,活该他死了爹娘,他当年就该也死在那次绑架中。”

  “爸,你喝多了。”

  温琳只知道慕湛尘是慕子阳的堂哥,其余的,一无所知。

  听她父亲骂她心上人的堂哥,她本能的想化解误会。

  王青梅还有些愣愣地,“是不是你搞错了,慕太太不是跟咱们关系还不错的吗?慕湛尘怎么会做那样的事?”

  温平辉冷笑。

  贺芷眉跟他们家关系不错。

  那是有原因的。

  慕湛尘那个毛都没长齐的狼崽子想整他温平辉。

  他就让他知道,他温平辉有人罩着。

  “他整不死我,相反的,我要整死他。”

  王青梅想了想说,“要不我明天再找慕夫人帮忙吧,那天的事我请她帮忙,她都很爽快的答应了。”

  “嗯,明天你告诉慕夫人,慕湛尘想整死我,她就知道怎么做了。”

  “好。”

  王青梅点头。

  她不知道贺芷眉一个顶级豪门的太太,为什么会愿意跟她玩。

  甚至,她有意无意的暗示慕子阳和温琳,贺芷眉也没有拒绝得太过明显,以前只是说,慕子阳和关心订了娃娃亲。

  ……

  周六上午十点。

  贺芷眉到美容院,王青梅已经到了,她还带着温琳。

  温琳很有礼貌地喊了声,“慕伯母好。”

  贺芷眉面上笑意温柔,“琳琳长得越来越标志了。”

  客套了几句,一起进了里面。

  街对面的奶茶店里,关心捧着奶茶,垂着眸,含着吸管慢悠悠地走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