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24章 你跟慕湛尘走得很近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1803 2020-12-19 00:02:00

  贺芷眉用的不是商量语气。

  而是命令口吻。

  关心挑了下眉。

  唇边勾起一抹似笑非笑,很不给面子地问,“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给慕夫人这个面子?”

  贺芷眉的脸上一阵青白变幻。

  这些年,还从没人敢跟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即便是在豪门太太圈子里,也没人敢这么不给她面子。

  “凭我可以让你进一中,就也可以让你离开一中,这理由足吗?”贺芷眉突然站起身,一脸的居高临下。

  关心垂眸,似乎是在思考。

  片刻后。

  她轻笑一声,说,“慕夫人,温琳和慕子阳挺配,挺适合你们慕家的。行,这个面子,我给你了。”

  说完,她快步走出了咖啡厅。

  贺芷眉冷哼一声。

  眼底尽是傲慢和不屑。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好跟她说话不答应,结果还是害怕离开一中。

  ……

  温家。

  温琳回家的时候,王青梅正在接电话。

  不知是谁打的,她一连声的说着谢谢。

  温琳走到沙发前,她才挂掉电话。

  喜笑颜开地说,“琳琳,刚才你慕伯母打电话,说已经跟关心那个小贱人说过了,她会跟警察解释清楚。”

  “真的吗?”

  温琳意外又惊喜。

  她没想到,妈妈会去找慕伯母。

  更没想到,慕伯母还真的肯帮她。

  她激动的拉着王青梅的手,问,“妈妈,慕伯母还说什么了?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你想听什么?”

  王青梅取笑。

  温琳嗔道,“妈妈,你知道我想听什么的。”

  “你慕伯母说你是品学兼优的好孩子,专心学习,不要受不相干的人和事影响,希望你将来考上理想的大学。”

  “我会的。”

  “还有一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王青梅笑问。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温琳点头,“要听,当然要听。”

  “你昨天不是说,想专研芳疗吗?”

  “嗯。”

  王青梅笑着说,“你不让告诉你爸,我今天就多问了慕夫人一句,没想到,她竟然认识你最崇拜的芳疗大师……说要介绍给你,到时要是能拜在她门下,那咱们温氏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谢谢妈妈。”

  温琳真的很开心。

  不仅仅是因为她本身喜欢芳疗。

  还因为她得到了慕夫人的肯定和喜欢,那可是她的未来婆婆。

  她进慕家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

  “昨天不是才做了笔录吗?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警局,做完笔录,江锦川终于有空问关心。

  关心看起来有些累。

  两个小时,和上次那个一样。

  坐在这密闭的空间时间太长,她心情就容易烦燥。

  特别是还要听着罪犯讲述他犯的那些案子,那些残忍血腥随着他的讲述在脑海里形成画面,关心的心情就会受影响的起伏。

  出了审讯室,她才说,“贺芷眉威胁我,说可以让我进一中,也可以让我离开一中。”

  “威胁?”江锦川沉着脸,眉峰敛着锋芒,“她还真以为,是她把你弄进一中的?”

  “不然呢?”

  关心看着他,笑得嘲讽。

  上了车,手机铃声响,关心看到来电眸子闪了闪。

  江锦川也看见了她的来电显示,眼睛半眯地看着她,“你跟慕湛尘走得很近?”

  关心摇头,“没有。”

  “他一直在查当年的那件案子,只不过当年都没有任何线索,现在更难上加难。”

  “半点线索都没有?”

  关心抿了抿唇,问。

  江锦川摇头,“当时的匪徒都是背着命案的亡命之徒,存心要置他们父子于死地。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那么大仇恨,用那么残忍的方式。”

  更何况,那几个匪徒,都死了。

  “听说,那次他活下来之后,就患上了睡眠障碍。”

  “……”

  关心,眨了眨眼。

  定定地望着江锦川。

  “他眼睁睁看着歹徒折磨死他父亲,对于他而已,是十分残忍的事了。后来,他母亲又精神失常……最后自己结束了生命。剩下他一个人。”

  江锦川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最严重的时候,他长达半月以上不能睡一次觉。”

  “人的极限有那么长时间?”

  “……但,他的极限有。”

  关心没有再说话。

  车子上路,她给慕湛尘回了一条信息,【什么事?】

  片刻后,慕湛尘的信息发来,【听说我二婶去找你去了,现在在哪儿?】

  【我没事,和一个朋友在一起。】

  【哥哥我还没吃晚饭,在等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你在哪儿等我?】

  【家里。】

  他说的家里,是关家别墅。

  上周五早上,关心去上学的时候,让他去配一把钥匙。

  到下午,左执把她的钥匙送到医院给她,说他家湛爷出差去了,要过几天才回来。

  今天下午临近放学,她就收到慕湛尘的信息,说他今天下午回了南城,让她回家吃饭。

  只不过在校门口被贺芷眉带走,就忘了告诉他一声。

  【知道了。】

  退出微信,关心对主驾座上的江锦川说,“我不去吃饭了,你找个地方把我放下吧。”

  “不是说好的,我请你吃饭?”

  江锦川看她一眼,又专心的看着前方路况。

  关心靠在椅背上,眉眼精细清冷,语气漠恣意,“我不想吃,那个人影响了我的胃口,而且,我控制了他两个小时,很累,要回去休息。”

  江锦川就又转头看她。

  见她纤白的手指按着太阳穴,真的很累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