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23章 0分学渣帮人划重点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431 2020-12-18 09:20:46

  温琳脸上一喜,“姐,周日晚上七点,到时我给你打电话。”

  她转身回自己座位,关心看了眼饼干,正好石远进来,她随手往他桌上一扔,“给你。”

  石远受宠若惊,“心姐,你还给我买零食?我是不是做梦?”

  关心散漫的笑,“是温琳买的。”

  石远刚拿起饼干,听见这话,就像是沾到什么脏东西似的又一扔。

  饼干掉到桌沿,再掉到地上。

  他用脚驱到桌子底下。

  温琳回到自己座位,听见声音回头看去,就见石远把饼干驱到桌子底下。

  她脸上表情微变。

  她后面的慕子阳也看见了那一幕。

  见关心一脸的冷漠。

  再看温琳一脸的难过失落。

  他又温和地安慰她,“别理她,她那种人不值得你这样做。”

  温琳难过的扯起一个笑容,声音温温柔柔,是男生最想保护的类型,“没关系,是我误会了姐姐在先的。”

  王一洋替她抱不平,“她算哪门子姐姐,温琳,你听阳少的,别理她那种人,等下测试用,用成绩碾压她。”

  耿植拿着试卷走进教室,石远又倾身对她关心说,“心姐,一会儿照顾着我点啊。”

  王一洋和慕子阳就坐在倒数第二排,和关心石远只隔了一个走道。

  听见他的话。

  王一洋嘲讽地笑,“她照顾你考0分啊?”

  “关你屁事,小爷我高兴。”石远眼一瞪,满脸傲娇。

  偏偏,关心还一本正经地问,“我周五给你划的重点,你没看没背,题没刷?”

  “噗。”

  王一洋笑到肚子疼。

  还是耿植的声音响起,他才停止了笑。

  真是活久见。

  一个0分学渣帮人划重点。

  这是要大家一起考0分吗?

  哈哈哈,笑死他了。

  他用胳膊去碰慕子阳。

  慕子阳回头看了眼,关心正在低头找笔。

  石远还在问,“心姐,你复习了吗?”

  关心,“没有。”

  石远,“你怎么不复习?”

  关心轻笑,“考0分需要复习吗?”

  石远,“……”

  好吧,那他也不用复习。

  他随便碰运气也能碰个位数的。

  试卷传到每个人手里后,耿植又讲了两句,大家好好考之类的,末了还特意鼓励关心,“关心同学,希望你这次考试有所进步。”

  关心抬头,对上耿植温暖的眼神,她犹豫了下。

  然后,小声地应了一句,“好。”

  见她这般回答,耿植顿时乐开了花。

  答题期间,教室里只剩下安静的翻卷声音和答题的莎莎声。

  半个小时后。

  关心起身离座。

  一双双目光都朝她看来。

  石远一手抚额的叹息,“我的心姐,你能装作认真一点吗?”

  人家第一名的学霸都没有交卷,你就交了。

  考第二门的时候,关心还是第一个交卷的。

  半小时。

  那似乎是她最大的容忍度。

  接下来几科,都如此。

  对于一个0分学渣,老师没有太高的要求。

  她们没人想管她,让她进步之类的。

  周三下午。

  关心和石远一起走出校门,石远问,“心姐,要不要去赌石场玩玩。”

  “不去。”

  关心低头看手机信息。

  是江锦川发来的。

  【有张嘴撬不开,要不,再帮个忙?】

  关心笑了一声,未达眼底的那种。

  石远还想忽悠,“心姐,上次你……”

  他的话没说完,见关心脸色严肃,没敢再往下说。

  笑得像个二百五,“心姐,我这次只是想让你单纯的去玩。”

  两人走出校门,迎面走来一个中年男人。

  “你是关心关小姐吗?”

  关心淡漠的抬眼。

  石远皱眉看着对方,“你是什么人?”

  中年男人带着几分傲慢,“关小姐,我家夫人请你喝杯咖啡。”

  关心淡声问,“你们夫人是?”

  中年男人回了一句,“慕夫人。”

  他又指了指车停的方向。

  关心朝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

  转眸,对石远说,“你先回去。”

  石远不放心,慕夫人不就是慕子阳的母亲吗?

  肯定是来找关心麻烦的。

  “心姐,我跟你一起去。”

  虽然石家比慕家差了一点,但也是南城四大豪门之一。

  有他在,慕夫人应该不敢太过份。

  关心拒绝,“你先回去。”

  她跟着中年男人来到黑色宾利车前,中年男人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车内,坐着一名贵妇。

  一身奢侈品包裹,头发也是现下豪门太太们热衷的发型。

  她旁边的座位上,放着最新款的限量版鳄鱼包。

  “你就是关心吧,快上车。”

  贺芷眉先跟她打招呼,眉眼间和慕子阳有着几分相像。

  笑容温和,雍容华贵。

  关心坐进车内,把包包放在腿上抱着,喊了声,“慕夫人。”

  贺芷眉打量着她,“关心,你喊我慕伯母吧,这样亲切些,我前些天在外面旅游,今天才回来。原本该先去医院看望你外婆的,但回来得太晚,只来得及来找你。”

  贺芷眉带关心去了一家咖啡厅。

  很高档的会员制咖啡厅。

  她说,“这咖啡厅不接散客,咖啡也不是一般的那些咖啡,你平时没机会来,今天好好尝尝,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再带你来。”

  “谢谢,不过不用,我不喜欢喝咖啡。”

  关心的话带着不失礼貌的疏离。

  贺芷眉的眼神冷了一分。

  这个乡下丫头,倒挺傲。

  “那你平时喜欢喝什么?”

  “温白开。”

  “呵呵,温白开挺好的,这些年你和你外婆在乡下吃了不少苦吧。”贺芷眉笑着问,“当年多亏了你妈妈,是她舍命救了子阳,本来,子阳的爷爷是给了你玉佩,但我想着你从小乡下长大,子阳却接受的最好的教育,你们长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

  关心没接话。

  手机响。

  她掏出来看。

  江锦川打的电话。

  那家伙说了让她休假一年的,结果又想走捷径。

  不过,那件案子非同一般,对贺芷眉说,“慕夫人,我先接个电话。”

  贺芷眉点头,“你接吧。”

  她的目光落在关心的手机上。

  玫瑰金,极薄的款。

  贺芷眉眼里闪过微愕,关心一个乡下丫头用得起那个牌子的手机?

  这手机有个独特之处,关机和待机的时候不显品牌标志,只有开机正常使用时,才会显示在背面。

  她曾经想买这款手机来送她侄女,但没买到。

  看来,是石远那个赌石小开给她买的。

  “我现在咖啡厅,有点事。”关心低着眉眼,嗓音清冷。

  贺芷眉听不见电话那头的人说什么,只是听见关心说,“我一会儿自己过去。”

  她眼里闪过一抹轻蔑。

  一个乡下丫头,还挺忙。

  挂了电话,关心站起身,“慕夫人,我有事要先走……”

  “等一下。”

  不等她的话说完,贺芷眉就打断。

  关心倒也没走,安静地看着贺芷眉。

  贺芷眉说,“关心,既然你有事,我那我就长话短说吧,今天找你,除了想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还想跟你谈谈上周玉佩的事。听说你妹妹温琳被误会偷了你的玉佩,留了案底。”

  “没人误会她。”

  关心的声音很淡,并不因为对面的人是南城顶极豪门太太,就怯了。

  贺芷眉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关心,你还是小孩子,有些事不懂,温琳和你一般大,留案底,将会成为她一生的污点。你去跟警察说那是一个误会,就算是给伯母一个面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