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21章 两百块钱买别墅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174 2020-12-17 11:31:48

  温琳的眼睛都哭肿了。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丢脸过。

  还是在自己最喜欢的男生面前,被当做贼。

  她几乎把自己的手心都掐出了血,“妈妈,我恨关心,她凭什么这样对我,她不过是一个小三的女儿。”

  “她没有资格这样对你,我的琳琳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公主,那个关心不过是个贱人生的贱人。”

  王青梅说得咬牙切齿,那双眼神像是淬了毒一般。

  温琳还在抽泣,“她竟然认识石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对,就是勾搭。

  关心一个土包子。

  怎么可能和石远那种赌石小开做朋友,一定是出卖了身体。

  “妈妈,我要报仇,我今天经历的,我要关心也尝一遍。”她眼神阴冷,声音充满了怨毒,“她既然和石远的关系好,那就让他们一起身败名裂吧。”

  “别担心,妈妈会替你报仇的。下周末妈妈的生日,我会把关心请来参加。”

  “妈妈。”

  “妈妈要帮你报仇。”

  ……

  安仁医院。

  石远陪着白英蓉说了会儿话,在关心赶他第三遍的时候,才不舍的离开医院。

  关心送他下楼。

  石远还在埋怨,“心姐,你来了南城不通知我就算了,连关奶奶住院手术这么重要的事都不通知我,你就没把我当朋友。”

  要不是他看见网上关于她的帖子,都不知道她还进了一中。

  “你不是忙着交女朋友吗?”

  关心一句话就打断了石远的喋喋不休。

  见石远终于老实,她才淡淡地说,“高三了,收收心好好学习。你总不希望真的连大学都进不了吧?”

  石远,“……”

  你一个天天考零分的人,怎么好意思跟我说收心学习的。

  这话他不敢说出口。

  转了话题说正事,“你和关奶奶不能一直住医院,正好我名下那套公寓装修了还没住,你和关奶奶到时搬进去。”

  关心摇头,“你的公寓留着自己藏娇,我有地方住。”

  “你住哪儿?”

  “之前我外婆的家。”

  石远惊讶地盯着关心,“心姐,那别墅不是你说当初被拍卖了吗?”

  “我又买回来了。”

  “多少钱买的?”

  关心,“……”

  她要是说两百。

  石远会觉得她有病吧。

  想了想,她不答反问,“你觉得,那别墅现在能值多少钱?”

  石远给她比了手指头。

  路边的黑色商务车内,慕湛尘刚准备下车,就看见关心和一个男生从医院出来。

  隔着车窗,他深邃的眸子眯了眯。

  就坐在车内,看着他们在医院门口说话,道别。

  “湛爷,好像是关小姐。”

  左执后知后觉地看见了医院门口的关心,回头对慕湛尘说。

  见关心转身进了医院,他又问,“湛爷,你不是来找关小姐的吗?”

  “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慕湛尘不悦地扫他一眼,拉开车门下车。

  踏进医院,慕湛尘的手机消息就响了一声。

  点开,是关心发给他的微信红包:200元。

  没有任何的备注,没说转钱给他做什么。

  慕湛尘心情很好的笑了一声。

  关心走到病房门口,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带着隐隐笑意,“关心。”

  她回头。

  就看见十米外,站在电梯门口的慕湛尘单手抄兜,另一只大手上,拿着手机,目光含着浅浅地笑。

  清隽,衿贵,令人难以抗拒。

  关心眨了眨眼。

  抬步朝他走过去,“哥哥,你怎么来了?”

  慕湛尘一边眉梢轻轻上挑,“我收到你转的钱了,打算什么时候去过户?”

  关心敛眸,想着两百块钱卖一幢别墅。

  这个男人莫不是傻。

  “不用过户了。”

  连冰箱里三分之一食材都买不到,她有那么厚的脸皮去过户?

  就,先住着吧。

  慕湛尘似乎很意外,声音染上几分缱绻,“不过户,不怕哥哥哪天反悔,不让你住了?”

  关心比他低了大半个头。

  她低眉敛眸的视线落在他心口处,离得近,吸入鼻翼的空气里渗着清冽的薄荷味道。

  很好闻。

  无端就觉的他说话的语调,有种勾人的魔力。

  “你不会的。”

  她的声音很平静。

  也很笃定。

  慕湛尘低低地笑了一声,“这么肯定?”

  被他一直盯着,关心抬眼对上他含笑的眸,冷不防看见他眼底的自己,她眉一挑,如水的眸子被笑容点亮,似装了满天星辰,“哥哥你是好人。”

  后来。

  慕湛尘每每想起关心那晚的笑容,和她那句轻软的,“哥哥你是好人。”

  便觉得,心底柔软。

  “去把保温盒拿出来。”

  中午他让人送饭到她学校,就没有拿回去。

  下午放学,她和石远,温琳三人又直接去了警局录口供。

  两分钟后,关心把保温盒递给慕湛尘,他温和地问,“你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

  和石远一起吃的。

  “玉佩是怎么回事?”

  “就是,被偷了又找回来了。”

  “行吧,你今晚别住病房了,让护工守着,你回家去好好休息一晚。”

  “……”

  她站着不动。

  “需要我去跟关奶奶说吗?”

  见她不情愿,慕湛尘敛了笑,眉宇间神色多了一抹严肃,还带着威胁意味。

  关心精致的小脸上浮起一分不悦。

  管她?

  对峙了五秒。

  慕湛尘抬步就往白英蓉的病房走。

  关心脸色微变的伸手就抓住袖口,“哥哥。”

  慕湛尘回眸看着她。

  关心翻了一个白眼,妥协,“你等我,我去跟外婆说一声。”

  “好。”

  他垂眸,视线落在她抓着他袖口的小手上。

  他今天穿的黑色衬衣,她葱白的指在衬衣的映衬下,格外惹人怜惜。

  ……

  清晨。

  关心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摸过手机按下接听,耳朵里就钻进慕湛尘的声音,“给我开门。”

  半个小时后。

  关心再下楼,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慕湛尘坐在餐桌前,正慢条斯理的剥鸡蛋。

  听见声音,回头对她说了一句,“过来吃早餐。”

  而后,把剥好的鸡蛋,放进她的碗里。

  关心在餐桌前坐下,没有立即开吃,而是看着桌对面清隽优雅的男人,淡声说,“哥哥,你不用特意来给我做早餐的。”

  慕湛尘掀了眼皮看她,半开玩笑地,“你一个只会煮鸡蛋的人,还嫌弃哥哥的厨艺?”

  “不是。”

  “那就吃吧,你不会做饭,那一冰箱的东西总不能浪费掉。哥哥我曾经三天没吃过一粒饭,没喝过一口水,所以,现在最见不得浪费。”

  “……”

  关心突然想起出多年前,那个被吊着奄奄一息的哥哥和满地的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