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20章 多谢你退婚,放过我心姐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096 2020-12-17 00:04:43

  关心挑了下眉。

  唇边掠过一抹冷漠。

  外面走廊上的慕子阳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在敲门。

  女警察过去开门,慕子阳站在外面,“我听见刚才温琳提到我。”

  “你就是班长慕子阳同学吗?”

  “是的。”

  “这块玉佩,是你的吗?”

  女警扬起手中的玉佩。

  慕子阳看了一眼便摇头,“不是。”

  几步外。

  温琳的脸涮地就白了。

  整个人如坠冰窖。

  惊愕睁大的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慕子阳,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阳少,你再看看,这玉佩就是当年慕爷爷给我姐的那块啊。”

  慕子阳皱着眉头,他不明白温琳为什么会觉得这块玉佩是他爷爷给关心的那块,但他没有说谎的习惯,又重复了一遍,“不是。”

  关心精致的脸蛋上表情漠然,“警察姐姐,这块玉佩是我的,被偷了,我两天前报过案的。”

  “偷?”

  慕子阳转头看着关心的眼神变得严厉。

  她的意思是,温琳偷了她的玉佩。

  关心没有看他,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玉佩,声音清冷的透着一丝与这个季节不符的凉意,“这玉佩是别人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玉佩中间,刻有我姓的第一个字母G。”

  “是有一个字母G。”

  “这,怎么回事?”

  慕子阳也看见了玉佩上的字母。

  他家也涉及珠宝赌石这些,他虽不是行家,却也看出来了,这块玉佩是稀罕之物。

  关键是,怎么会变成了温琳偷玉佩。

  温琳的眼睛都红了。

  被慕子阳这么一问,她的眼泪直接掉了下来,泪眼汪汪又委屈地质问关心,“姐,这玉佩明明是你那天给我的,你说这块玉佩是慕爷爷给你的信物。”

  “你在做梦。”

  关心面无表情。

  周身散发出的气息,突然间就掺进了一分凌厉。

  温琳的腿一颤,脸色就又白了一分。

  “你什么时候报的案?”慕子阳见温琳被逼哭,不由得脸色难看地盯着关心。

  关心说了日期。

  慕子阳问女警,可否查一下。

  对方便打了个电话回警局。

  “是的,关小姐报了案。”

  她转而问温琳,“这位同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温琳摇头,流着泪一个劲的摇头,“我没有偷,我怎么可能偷一块玉佩,我又不缺这点钱。”

  “你是不缺这点钱,但你一直以为它是慕家那块玉佩,以为偷了这块玉佩,你就能嫁给慕子阳,所以,你缺的不是钱,是信物。”

  关心的话字字清晰。

  声音不大,却足以令每个人听见。

  刹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温琳身上,慕子阳也眼神复杂地看着温琳。

  温琳有种被扒光了衣服的羞耻感。

  被关心咄咄逼人的质问,她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

  千算万算。

  她都没想过,这玉佩不是慕家的。

  “玉佩上有个G字,就代表是你的了吗?你一个乡下土包子,哪儿来那么阔绰的朋友,我们站这儿也看见了玉佩上面的G字呢。”

  秋灵灵站出来帮温琳说话。

  这句话,提醒了温琳。

  她抿紧了唇,目光恼恨地看着关心。

  她一个土包子,哪儿来的别人送的玉佩,指不定是她手脚不干净偷的呢。

  “对,你不能仅凭一个字母,就说是你的玉佩。”

  “就是,你能找来送你玉佩的人,证明玉佩是你的吗?”

  又有两个女生帮着温琳说话。

  “我能证明。”

  教室门口突然又出现一道帅气的身影。

  石远嘴角勾着玩世不恭的笑,只是笑容未达眼底,透着一股子冷意和桀骜。

  他目光冷冷地扫过刚才说话的几个女生,无视她们瞪得要掉下来的眼珠子,径自走到关心面前。

  在她旁边停步。

  然后用着那傲娇地声音说,“这块玉佩是小爷我送给关心同学的生日礼物,是出自玉雕大师曹朋之手,你们是不是还要我找曹大师来作证?这个G字,是关字的声母。”

  “石远,你说的是真的?”

  慕子阳目光锐利地看着石远。

  石远不屑地看他。

  空气里,火药味不断加浓。

  石远就不屑地哼了一声,“小爷我和心姐认识很多年了,别说一块小小的玉佩,就是送给心姐一幢别墅,小爷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对了,谢谢你退婚,放过我心姐。”

  慕子阳的脸一阵青绿交替。

  石远说完,转头对关心说,“心姐,这玉佩价值上百万,你下次可要小心些,别再让某些白莲花给偷了。”

  “石远,你说谁是白莲花,你不要血口喷人。”

  温琳的脸白得像纸。

  尖锐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颤音。

  石远冷嗤,“不是白莲,是卖茶艺的吗?老子都被整糊涂了,不过反正是你偷了我送心姐的玉佩就对了。温琳,你那么想嫁给慕子阳,怎么不直接把他偷了省事。”

  “石远。”

  慕子阳咬牙警告。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接了个电话的耿植,听见教室里的争吵赶紧走了进来。

  就看见温琳在流泪,慕子阳怒瞪着石远。

  关心面无表情,石远桀骜不训。

  “等会儿都去警局做个笔录吧。”另一名警察也走了进来。

  ……

  晚上八点。

  关心和石远两人走出警局。

  石远立即邀功地问,“心姐,我今天表现得怎样?是不是有影帝的演技,在我站出来之前,谁都不知道我们认识。”

  关心抿唇笑了笑,“嗯,不错,不过,离影帝还差点。”

  “心姐,你怎么知道她们会诬陷你,简直神算啊。”

  “她们都巴不得我滚出一中,自然会抓住各种机会。”

  只是没想到,她们那么迫不及待。

  “对了,网上的可以处理了吗?”

  提到这个,石远的脸黑了下来。

  关心点头,“温琳做初一,我就回她十五吧。”

  石远又一脸兴奋,“这事交给我来,我可是录了完整视频的,保证今晚让她上热搜。要不要借此澄清她之前的污蔑,替关阿姨讨回公道?”

  “不用。”

  关心抿唇,眸子里凝起一层凉意。

  一样一样清算吧。

  帐多了,容易糊涂。

  ……

  从警局回郊区别墅的路上,王青梅心疼的一遍遍安慰哭泣的温琳,“琳琳,别怕,妈妈不会让关心那个小贱人这般欺负你的,你放心,我一定让她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