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19章 搜身证清白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050 2020-12-16 12:00:00

  众人等着看石远赶走关心。

  结果,等到老师进教室,都没等到石远赶她走。

  不过。

  她们觉得是石远不屑理会土包子。

  因为,他都没有送土包子和田玉玉佩。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温琳的同桌秋灵灵来到石远的面前,问他,“石少,玉佩我想要,还送吗?”

  “自己拿。”

  石远看着教室后门,不知出什么神。

  下午放学,老师刚走出教室。

  三班的教室里就响起秋灵灵的尖叫声,“我的玉佩不见了,谁偷了我的玉佩。”

  “……”

  “是不是你忘记放哪儿了?”

  温琳听见秋灵灵的话,停下整理书本的动作,问她。

  秋灵灵摇头,“我没有忘记,因为是石少送的礼物,所以我就放文具盒里了。谁那么不要脸啊,连石少送的礼物都偷。”

  “这不明摆着的嘛,土包子没见过世面,肯定是她偷的。”

  王一洋想帮温琳把关心再赶出一中。

  一听秋灵灵的玉佩不见了,就想也不想,把罪名扣给关心。

  秋灵灵顿时怒目看着关心,冷声质问,“关心,是不是你偷了我的玉佩?”

  关心头都没抬。

  正在思考,要不要把保温盒装进书包里。

  这看在众人眼里,就是心虚。

  王一洋嘲讽地喊,“土包子,快把秋灵灵的玉佩拿出来,不然去了警局小心吓尿裤子。”

  “就是,土包子没来之前,我们班都没有出现过小偷。”

  “下午那节体育课,她最后走的,肯定是她。”

  教室里一下子热闹成了一锅粥。

  温琳回头,见慕子阳一脸的与己无关的冷漠,她抿抿唇,起身离座,走到关心的桌位前。

  在众人的目光下开口,“姐,你偷了灵灵的玉佩就拿出来吧,现在拿出来,我可以让灵灵不报警。”

  关心原本低着的头缓缓抬起。

  眸子冰冷地看着温琳。

  温琳莫名的打了个寒颤,觉得关心这个眼神很奇怪。

  但她一时间不明白,她这是愤怒,还是因为这两天网上的帖子。

  抿抿唇,她继续说,“我知道你外婆做手术要钱,但你不能偷同学的玉佩,姐,你还差多少给你外婆做手术,我回头把零花钱给你好吗?”

  “温琳,你对她这种人好干什么?直接搜身吧。”

  王一洋看不得温琳这种柔弱的女生受委屈。

  转头用胳膊碰身旁的慕子阳,“阳少,你是班长发个话,咱们班可不能留偷东西的贼。”

  慕子阳面无表情地看向最后一排。

  目光自站在桌前的温琳,到靠墙,事不关己的石远,最后落在眉目淡漠的关心身上。

  片刻后,他问秋灵灵,“你确定被偷了吗?”

  秋灵灵点头,“确定。”

  “搜身证清白,大家愿意吗?”

  慕子阳又问全班同学。

  回答他的,是异口同声的同意。

  只除了石远,和关心两人。

  慕子阳见众人无意见,便对王一洋说,“你去叫班主任,我打电话报警,这期间,大家谁都不许走,等警察来了,搜查。”

  耿植来得很快。

  听说秋灵灵的玉佩被偷了,全班都同意搜身,而且,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他也就没说什么。

  温琳的心跳有些快,想到包包里的那块玉佩。

  要是一会儿搜出来,慕子阳就能看见。

  不只他能看见,全班同学都能看见,到时,都是他们幸福的见证者。

  ……

  慕氏集团。

  正准备下班的慕湛尘收到慕子阳的信息,【哥,那个土包子可能偷了班上同学的玉佩。】

  他不屑地嗤了一声。

  没回复慕子阳。

  过了两分钟,慕子阳的信息又发来,【哥,她用的那个保温盒,是你送她的吗?】

  慕子阳知道慕湛尘是为了帮自己善后,送了一套别墅给关心。

  可没必要再对她那么好了吧。

  送了保温盒,肯定是给她送午饭了。

  他都是在学校吃的午饭,那个土包子有什么资格吃他哥让人送的饭。

  警察同志到得挺快。

  先是寻问了秋灵灵几句,确定她的玉佩是被偷,不是自己弄丢了。

  又把利害关系对全体学生说了一遍。

  众人同意搜。

  原本是从第一排往后搜的,但秋灵灵说是关心偷了她的玉佩,要求从她开始搜。

  耿植的脸色沉了沉。

  女警察同志又问关心,关心淡淡地说,“搜身我没意见,不过,我前几天也报过案,我也丢了一块玉佩,是羊脂白玉的。”

  她的话出口,教室里笑倒一片。

  温琳的表情一怔。

  想到自己拿的那块玉佩。

  不过,关心那块玉佩是慕家的,就算一会儿从她包包里搜出来,也不会有半点影响。

  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她是想一会儿再当众被嘲讽一遍,她被慕子阳退了婚吗?

  到底脑子里装的什么豆渣。

  就这样,还想跟她抢男人,去死!

  男生先出去外面走廊上排队,女警察同志负责搜查女生的身。

  关心身上没有秋灵灵的玉佩。

  又搜了她的抽屉,书包。

  都没有。

  秋灵灵还想让搜第二遍,被拒绝了。

  关心坐回了位置上。

  女警察同志继续搜下一个。

  手机消息响。

  她点开,就看见慕湛尘发来的信息,【听说,你偷了班上同学的玉佩?】

  翻了个白眼。

  关心回他一句,【……】

  【子阳说的,警察同志都去了,需要哥哥帮你解决吗?】

  这个自来熟的男人。

  在她面前自称哥哥,很是自然。

  关心,【不必。】

  想起中午的饭菜,很合口味。

  默了片刻,她又发了一句,【谢谢哥哥了。】

  发完信息。

  抬眸,看见女警察同志从温琳的包包里搜出一块玉佩,关心不紧不慢地开口,“警察姐姐,那块玉佩,就是我丢失的玉佩。”

  “是不是穷疯了。”

  “那可是从温琳包包里搜出来的。”

  立即有女人尖声嘲讽。

  温琳的脸色变了一分,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没想到,关心这个脑残还真敢。

  警察同志听关心说玉佩是她的。

  又低头看了一眼玉佩,触感细腻润泽,雕工也很精致,看得出来,这块玉佩确实不俗。

  她刚要开口问什么。

  温琳就抢先说,“这玉佩是我的,准确的说,这块玉佩是我们班长慕子阳家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