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18章 这下有好戏看了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057 2020-12-16 00:02:00

  关心转头看去。

  就看见刚从电梯里出来的陈良。

  眼神相对,他不太自然地问,“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关心秀眉微挑。

  看着与那天开除她时的嚣张气焰判若两人的陈良,问得淡漠,“什么事?”

  陈良低了低头,说,“那天我没了解清楚情况,只想着不能让学渣拖了一中的后腿……今天我是来请你回去上课的。”

  关心淡淡地笑笑。

  笑容未达眼底,“副校长今天是愿意让我拖一中的后腿了?”

  “只要你好好学习,这最后一年肯定能冲上来的。而且我问了,耿植也不在意你的学习差,女孩子嘛,学习没必要那么好。”

  “……”

  “我的意思是,是我不该当众把你开除,你明天就回去上课吧。”

  “副校长是没看网上的帖子吗?”

  “我……那些键盘侠的话,你别介意。”

  “不,我很介意。”

  陈良的脸色变了变。

  轻咬牙关地问,“那,关心同学你要怎样才肯回学校上课?”

  “你当着全校的面把我开除的,就当着全校的面跟我道歉吧,收回你那天的话。”

  “下周有测试,祝关心同学考个好成绩。”

  陈良并非心甘情愿来请人。

  是被校长骂了,又被某人拿着他的把柄威胁。

  他才来的。

  道歉可以。

  他倒要看看,0分学渣能在一中混多久,校长能保她多久。

  ……

  第二天,陈良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道了歉。还说之前没了解清楚,关心同学并非网上说的那般不堪。

  周四,关心去了学校。

  她一走进校门,就被几个高三学生旁若无人的嘲讽。

  关心没有理会,径自找到三班教室。

  她来得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晚的。

  因为,教室里有两个空位。

  耿植站在讲台上,看见她进来,他难掩激动地招呼她,“关心同学,你先过来自我介绍一下。”

  仿佛不知道她出的丑,也不知道网上的帖子似的。

  教室里众人哄堂大笑,嘲讽之意毫不掩饰。

  关心走到耿植身旁,清眸扫过台下众人,简单地说了句,“我叫关心。”

  便转头问耿植,“老师,我的座位在哪儿?”

  耿植脸上堆满了笑,刚抬手帮关心指座位,就有个男生抢先回答,“最后一排,那个空位。”

  他同桌笑得不怀好意,“土包子和赌石小开坐一排,有好戏看了。”

  慕子阳低着头正在演算一道数学题,关心进教室,他都没抬头看一眼。

  这会儿他同桌王一洋趴在他耳边八卦,“阳少,你说这座位谁排的啊,让土包子和石远坐一起,是怕对比不够明显吗哈哈哈。”

  听见他的话,他前排的女生,也是温琳的同桌咯咯地笑,鄙夷地目光瞟向关心,“那土包子脸长挺好看,指不定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呢。”

  温琳轻轻笑了笑,说,“你们别开玩笑,石远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我姐姐一个乡下长大的,不被吓哭就不错了。”

  “温琳,你还喊她姐姐,我都看见网上说的了,她是小三的女儿,也就你这么大方。”王一洋和慕子阳的关系好,而慕子阳和温琳的关系很微妙。

  他就和温琳的关系也挺好。

  温琳脸上的笑僵住,眼神一秒的黯淡。

  正好落入抬起头来的慕子阳眼里,他转头淡淡地瞟王一洋一眼,“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王一洋的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暧昧的打转,用手比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我不说了。”

  转头看一眼在最后一排坐下来的关心,王一洋再看了一眼前面的温琳,压低声音问慕子阳,“你说她被开除了,怎么又来了?刚才温琳都不开心了,你要不要帮她把那个土包子再赶出一中?”

  “她回来自有回来的理由,想赶,你去。”

  “……”

  下午上课前,石远才姗姗来迟。

  他一进教室,就引起一场小轰动。

  骚包的碎花衬衫扎在西裤里,笑容痞帅,皮鞋锃亮,肩上挎着书包,与其说他来上学,不如说是来走秀的。

  “想小爷了没有?想了小爷的,有礼物。”

  “想,当然想,石少带了什么礼物给我们?”

  一听说有礼物,几个女生就两眼发光。

  石远嗤了一声。

  打开包包,把礼物往桌上一倒,就大爷似的靠在身后的墙体上。

  “找对应你们自己的属相,”

  他这个假期太高兴了。

  刚放假,他就在赌石场赢了个满场。

  为自己赢了一个假期的自由自在。

  “石少,你太好了。”

  女生都爱礼物。

  除了温琳和她同桌没上前,教室里的女生都围了过去。

  有人问,“石少,这是什么玉啊?”

  石远很傲娇,“和田玉。”

  除了女生,还有几个关系好的男生,石远也带了礼物。

  有人喊温琳,她回头看了一眼,说了声,“我不要。”

  便又转过了身去。

  她同桌也没要。

  还笑嘻嘻地说了一句,“石少留给你同桌的土包子吧。”

  她话音落。

  关心正好从教室后门进来。

  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提着保温盒。

  都是玫瑰金,很高贵很显目的颜色。

  配着她身上的T恤牛仔裤竟然没有点丝违和感。

  可能是她长得好看,气质又微偏冷的原因,若不是知道她来自乡下,根本从她身上看不出半点乡土气。

  只是她们知道她的身份,强行植入的土。

  “石少,你的同桌来了。”

  有人等着看戏。

  石远抬头看去,就看见朝他走来的关心。

  他没出声。

  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教室里,有瞬间的安静。

  有人的视线落在关心的手机和保温盒上。

  包括温琳。

  关心的手机她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这保温盒,她认出来了。

  和那天早上在医院看见的,是同一牌子。

  只不过,关心提的这个没有慕字,而是一个字母G。

  肯定是从慕家骗来的,她可真不要脸,和她那个下贱的妈一样。

  关心把保温盒放在桌洞里。

  无视周围人的目光,她解锁手机,登录微信。

  他们坐在角落的位置,此刻,除了靠着墙的石远,没人能看见她的手机屏幕。

  石远玩味地看着她一笔一画的手写体编辑出的文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