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第17章 以后别对哥哥我这么凶

每天都被夫人马甲帅醒 漫婳 2032 2020-12-15 12:00:00

  关心和白英蓉在病房里吃饭。

  左执在走廊上向慕湛尘汇报,“……我提了帖子,关小姐很平静,看不出伤心难过的样子。”

  “看到保温盒,关小姐也没有多惊讶,没有表现出很开心……”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

  慕湛尘的声音传来,“等着她吃完饭,把保温盒带回来。”

  “哦。”

  收起手机,不远处的电梯门开。

  一个中年男人从里面出来。

  左执看见来人,诧异了下,对方显然也认识他,主动跟他打招呼,“左先生。”

  “耿老师好。”

  左执礼貌地问好。

  耿植是提着果篮来的。

  跟左执打完招呼之后,他看了眼前面走廊,又返回电梯,下了楼。

  ……

  左执拿着保温盒回到锦苑,慕湛尘正靠在沙发上,看手机。

  见他走近,他掀了眼皮看他一眼。

  漫不经心地说,“明天把人送回去吧。”

  “是,湛爷。”

  左执知道他说的,是两天前带来的那个老猎人。

  慕湛尘按那老人凭记忆的描述,画出了一个那个小女孩的样子。

  “湛爷,我刚才在医院碰到了耿植,就是阳少现在的班主任。”

  “是吗?”

  “嗯,他提着果篮,出了电梯跟我打过招呼后,又乘电梯下了楼。”

  左执觉得挺奇怪的。

  慕湛尘放下手机。

  狭长的眸子半眯,“他也去了那一楼层?”

  “嗯。”

  “就算要把人请回去,也该是陈良去才对。”

  慕湛尘凉凉地笑了一声,嘴角勾出一抹讥诮。

  ……

  周二。

  白英蓉手术的日子。

  温平辉和王青梅都没有露面。

  温琳也没有来找关心去上学。

  关心这些年虽习惯了和外婆相依为命,甚至做了几天心理建设。

  但真正要进手术室的时候,她的心还是很不安。

  反而是白英蓉很淡定的对她交代,

  “别在手术室外等,去学校上课,或者出去逛逛街,一个小时后再回来。”

  身后的电梯门开。

  有人朝她们走来,是慕湛尘。

  他今天穿了件浅色衬衣,黑色裤子。

  清隽颀长,矜贵而优雅。

  到了面前,他弯下腰跟白英蓉说了几句话。

  其中一句是,“关奶奶,我会在这里陪着关心等您。”

  男人的声音清润好听,给人莫名的安全感。

  白英蓉被推进手术室后,关心抬眼看向慕湛尘,轻声说,“替我谢谢慕爷爷。”

  刚才,慕湛尘说,是慕老爷子不放心,让他来的。

  “你打算,一直等在这儿?”

  慕湛尘淡声问。

  关心点头。

  他一边眉梢上挑,“你不用上学的?”

  “不用。”

  他指指旁边的椅子。

  示意关心坐下来等。

  关心看他一眼,坐了下来。

  慕湛尘就在她旁边坐下,嘴角勾起一抹浅弧,散漫的声音带着一丝笑,说,“跟哥哥讲讲你小时候的事吧,听说你打架逃课,都很厉害?”

  关心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睁大地看着他。

  不知道是因为他自称哥哥。

  还是因为让她讲小时候的事。

  “不想讲。”

  她拒绝得很直接。

  那模样特别可爱。

  慕湛尘不失望也不生气,反而转了话题继续问,“昨天耿植来医院,不是喊你回去上课的吗?”

  关心抿着唇角,对上慕湛尘浅笑的眼,眸底染上不悦。

  “你这人很奇怪。”

  “……”

  “你对我的事这么关心做什么?难不成,你喜欢我?我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但我还未成年,你这样不觉得很禽兽吗?”

  关心说完,不给慕湛尘辩解的机会,起身就走。

  “……”

  她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后。

  慕湛尘忽然笑出了声。

  ……

  关心在洗手间里待了十几分钟。

  刚才。

  她是故意那样说慕湛尘的。

  外婆的手术令她心里不安,心情烦燥。

  偏偏那人有意无意的试探。

  她小时候的事没什么好讲的,她一点也不怀念自己的童年。

  从三岁失去妈妈后,她就希望自己快快长大。

  她妈妈死后,温平辉以伤心和工作为借口,让她住在外婆家。

  三个月后的一天。

  她跑回家找他,撞见了他和王青梅两人很恶心的画面,从那日起,温平辉就和关家撕破了脸。

  后来,她改了妈妈的姓。

  第二年,她外公去世。

  外婆担心王青梅伤害她,就带她去了乡下。

  外婆从不提关氏的破产,不提妈妈的死,不提温平辉和王青梅。

  那么多年过去。

  要为妈妈讨回公道,她只能用自己的方法。

  他们在网上骂她妈妈是小三,颠倒黑白的污蔑她妈妈插足他们的狗屁爱情……

  手机消息响。

  是条推送新闻。

  标题吸引了关心,她点开推送,就看见一条标题为【温氏化妆品公司可能陷入危机……】的帖子。

  关心眸子里掠过一抹诧异。

  又登录微博去看了一眼那个挂她的帖子,已经冲到了热搜上前二十了。

  ……

  白英蓉的手术很顺利。

  只花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

  慕湛尘一直等到手术结束,都没走。

  对于关心问他的,是不是喜欢她的话。

  他似乎没当回事。

  关心从洗手间回到手术室外,两人也都没有重提那个话题。

  “我让司夜挑了两个特护照顾关奶奶,一般人做支架手术几天后就能出院的,但关奶奶年龄大些,平时需要更加细心些,以免术后出现排斥等情况。”

  离开医院前,慕湛尘对关心交代。

  关心轻轻地点点头,和他目光相对,她抿抿唇,说,“谢谢哥哥。”

  这声哥哥。

  似乎有着为刚才对慕湛尘不礼貌的道歉。

  慕湛尘轻笑了一声说,“谢就不用了,以后别再对哥哥我那么凶就是了。”

  医院外面。

  左执打开车门,让慕湛尘上车。

  慕湛尘坐上车,他就汇报,“湛爷,查过陈良了,要动手吗?”

  “……”

  慕湛尘淡漠地看他一眼。

  左执一脸不解。

  湛爷这是什么意思?

  “他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开除人小姑娘,怎么也得让他亲自请回去才是。”

  慕湛尘这话出口。

  左执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大声地回答,“是,湛爷,我知道怎么做了。”

  这天傍晚。

  关心从医生办公室回病房的途中,有人叫她,“关心同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