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81章:祖宗蒙羞

表哥万福 犹似 2057 2021-01-11 00:10:00

  夏桃是个机灵鬼,长了一对听风耳,一整天正事不干,就盯着府里头的风吹草动,这会儿,正凑到虞幼窈跟前做耳报神。

  “刚才老爷使人将四小姐喊了过去,狠狠教训了四小姐一通,将四小姐训哭了不说,还罚了四小姐抄一百遍《弟子规》,将四小姐罚进了祠堂,让她跪里头反省呢。”一边说着,她一幸灾乐祸地笑:“四小姐《女德》,《三纲五常》还没抄完,便又要抄《弟子规》,怕是要抄断手了。”

  虞氏族虽没有“女子不入祠堂”的规矩,但祠堂重地,也不是寻常能进的,但罚进祠堂,却是令祖宗蒙羞,再严重不过的惩罚了。

  虞幼窈着实惊了一下。

  虞氏世代书香,最重规矩与教养,虞清宁恰是犯了父亲的大忌,杨氏少不得要在父亲跟前七十三,八十四的说一道。

  父亲不通庶务,在朝中还有几分威仪,到了府里头,却是杨淑婉说什么,就听什么。

  父亲恼了虞清宁、何姨娘,将怒火转稼到她们身上。

  杨淑婉才能借此机会,在父亲跟前表达自己的贤惠大度,两相对比,父亲之前对杨淑婉的不满也就散了。

  这叫祸水东引!

  第二日,虞幼窈照常去了家学。

  叶女先生今日讲了《礼记》·《少仪》,类似《曲礼》,是些琐碎细小的礼仪,如相见、宾主交接、洒扫、事君、侍食、问卜、御车等,比《曲礼》要分类细化。

  叶女先生很关注虞幼窈,在讲课的时候,见虞幼窈埋头抄录,便会放慢语速,见虞幼窈若有所思,便会重讲一遍。

  渐渐地,连虞兼葭都发现了这一点,心里头堵得慌。

  几个姐妹里,只有她的功课学得最好,往常叶女先生上课时,都是比照着她的进度来的。

  现今,先生是把原本属于她的关注分给了虞幼窈。

  课程的进度,也开始偏向了虞幼窈。

  这让虞兼葭感受到了落差,心里头哪能舒服?

  一篇《少仪》讲完了,侧室里头的苏婆子连忙端了一杯茶过来,叶女先生喝了几口,润了润嗓子,便瞧见往日上课都十分用功的虞兼葭有些心不在焉。

  叶女先生神色清淡:“三姑娘!”

  虞兼葭被喊得一愣,连忙站起来,对叶女先生行了一礼。

  叶女先生道:“言语之美,穆穆皇皇;朝廷之美,济济翔翔;祭祀之美,齐齐皇皇;车马之美,匪匪翼翼;鸾和之美,肃肃雍雍,是何意?”

  这一节,她方才没仔细听清楚。

  虞兼葭呼吸一凝,苍白的小脸上血色一点一点褪净,勉强镇定道:“言语之美,在于心平气和,与人为善,朝廷之美……”

  她死命握着裙摆,手心里头都渗出了汗,又湿又凉,绞尽脑汁地回想之前先生讲过的相关内容。

  好在昨儿才学的《曲礼》里头,也有类似的,虽有些磕磕碰碰,但东拼四凑,总算是把回答上了。

  虞幼窈听着,觉得也是不错了。

  叶女先生却不见喜怒,只是淡道:“坐下吧!”

  虞兼葭陡然松了一口气,白着一张脸,依言坐下,方才竟冒了一身冷汗,这会身子也有些阵阵发软。

  便在这时,叶女先生瞧向了虞幼窈:“大姑娘,你起来回答。”

  虞幼窈站起来,向先生施了一礼后回答:“言语之美,在于语气平和,言简意深;朝廷之美,在于端庄整齐,举止合礼;祭祀之美,在于谨慎诚恳,心系鬼神;车马之美,在于行进整齐……”

  本觉得自己答得还不错的虞兼葭,脸上仅剩的血色,也褪得一干二净,再也抑制不住喉咙里的痒意,捂着帕子低头,压抑地咳了两声。

  叶女先生偏头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对虞幼窈点点头:“简言意骇,可见是读进去了,坐下吧!”

  虞幼窈悄悄抚了一把胸口,压压惊,便感受到一股刺人的目光。

  她偏头看去,虞兼葭瞳孔猛然一缩,来不及收回的目光中,透着淡淡地湿滑与阴冷,还有一丝慌张。

  紧接着,虞兼葭眨了眨眼睛,眼中凝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更显得水意朦胧。

  虞幼窈目光顿了一下,偏过头。

  ……

  柳嬷嬷一早就出门去了教司坊。

  虞宗正受了伤,杨淑婉难得没有卯时就到虞老夫人屋里头立规矩。

  早膳后,杨淑婉去安寿堂给虞老夫人请了安,就提及要给虞清宁搬院子。

  虞老夫人心里头门清,将杨淑婉那点小算计瞧了一个透透的,但虞清宁也确实老大不小,也不好一直跟着姨娘住,便没说什么。

  含露院昨儿就收拾好了,这会得了老夫人的准许,杨淑婉当下就带着李嬷嬷去了清秋院,将虞清宁的东西收拾好,命人搬进了含露院里。

  何姨娘有心阻拦,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只得眼睁睁地瞧着杨氏趾高气扬,带着一群丫鬟婆子们耀武扬威:“老爷说,原是觉得你虽是罪官家眷,但也是知书达理,才将四姐儿留在你身边教养,却是没想到,你竟将四姐儿教得这般没规矩,没教养。”

  何姨娘一听这话,气得心肝儿直疼,却不得不做小伏低,咬着牙恭敬道:“夫人教导的是,从前是我疏忽了。”

  杨淑婉仿佛没听见似的:“你却是将自个为人做妾的那一套教给了四姐儿,难不成想让四姐儿将来和你一样,给人做妾,撅着腚伺候男人不成?”说到这里,她“咯咯”地笑了起来,瞧着何姨娘惨白的脸,心里头一阵畅快:“这可不成,咱们虞氏族,还没有姐儿给人做妾的先例,你呀,可得省省气力。”

  “你……”何姨娘脑袋里头阵阵发晕,扶着桌沿,险些咬碎了牙齿。

  杨淑婉捏着帕子轻按着嘴角,笑得幸灾乐祸:“老爷可是说了,往后四姐儿的教养便不劳你插手了,让我这个做母亲的多尽些心。”

  何姨娘眼睛一黑:“这,这怎么可能,我、我要见老爷……”

  老爷让杨淑婉管教四姐儿,四姐儿哪有什么好果子吃?

  还不是任由杨氏拿捏?!

  四姐儿搬进了含露院,她往后可算是鞭长莫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