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77章:捧杀

表哥万福 犹似 2019 2021-01-09 00:10:00

  虞老夫人一拍额头:“哎哟,你不提我还真就忘了这茬,尽去跟虞清宁置气去了,你这老货,这么重要的事儿,咋就不知道早些提醒我。”

  柳嬷嬷笑着,没说话。

  虞老夫人一脸喜气,瞅了一眼柳嬷嬷:“还真叫你说准了,窈窈跟着许嬷嬷学了一阵子,却是今非昔比,快扶我去侧室里去,我得仔细挑些得用的文房,送去给窈窈使着,也好让窈窈用功读书。”

  佛堂里,杨淑婉是坐如针毡,不停地瞧着漏斗,心中忐忑不安,连佛经也抄不下去了。

  老夫人态度变化,肯定是府里头出了什么事又牵扯到她身上,可她在佛堂里头,李嬷嬷的消息,也不是时时都能递进来,真正是两眼一摸黑。

  在佛堂里又熬了小半个时辰,杨氏急得嘴里头生了燎泡,才得了虞老夫人的允许,一脚深一脚浅,急急地回了主院。

  一见了李嬷嬷,杨淑婉就急声问:“老爷下衙了吗?是不是又去了书房?”

  眼看着到了月末,朝庭还没放榜,参加科举的考生们也有些沉不住气,京里头闹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传言。

  虞宗正这几日也越发忙碌,已经好些天没上主院。

  她在安寿堂里立规矩、抄佛经,每天都要折腾到晚间,竟是一连好些日子都没见着虞宗正。

  这还是她嫁进虞府长久以来的头一回。

  长久这样下去,夫妻感情也都要淡了。

  李嬷嬷连忙答道:“老爷还在衙门没有回来,之前打发了赵大去老夫人屋里传话,说是今儿会晚些时候回来。”

  杨淑婉有些失望,虞宗正这样忙,即便回了府,她也不好拿一些家宅小事去烦他。

  今儿怕是又见不着虞宗正了。

  李嬷嬷见她脸色不好,就凑到她跟前,将今儿家学里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杨淑婉一听这话,气都不打一处来:“怨不得老夫人今儿这么反常,往常最晚酉时就让我回了主院,今儿却让我多留了一个时辰,却是因为虞清宁这个小蹄子在家学里头犯了错,我却是平白遭了迁怒,受了无妄之灾。”

  李嬷嬷垂着头不敢说话,夫人自打去了老夫人屋里立规矩后,脾气就越来越大了,每天回来都要发作一通。

  杨淑婉又想到了虞清宁的下场,顿时精神一振,脸上也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呵,一个庶女,也不瞅瞅自己是打哪个破烂玩意儿肚肠里头爬出来的胚货,老夫人疼虞幼窈跟眼珠子似的,抢了虞幼窈的位子,老夫人能轻饶了她?等教司坊里的嬷嬷上了门子,有这两个贱蹄子受的。”

  李嬷嬷端了一杯茶递给了杨淑婉:“可不得是夫人厉害么,身边的丫鬟婆子们,平日里将她当嫡女高高捧着,吃穿用度也都比照着嫡女来,这日子一久,可不就将心养大了,真拿自己当了嫡女?”

  既得了慈母之名,又将虞清宁给养成了个眼皮子浅,又心气儿高的东西,生生将人给捧杀了,这手段可是真真厉害。

  大户人家里头,不安份的庶女有几个有是得了好下场的?

  听了这话儿,杨淑婉脸上隐露了得色:“我也是没办法,老爷宠着清秋院的小骚蹄子,待虞清宁也不大一般,我若是苛待了虞清宁,少不得要在老爷跟前落了善妒不慈的名声,没得让老爷因为一个庶女,跟我离了心,老爷既宠着她,我就跟着一起捧着她,也好教老爷知道我贤良大度。”

  说到这里,她轻扬了下眉,又想到虞幼窈。

  老夫人护着虞幼窈,连她这个母亲都插不进去手,她捧高了虞清宁,是打了一箭三雕的算计。

  让虞清宁身边的丫鬟婆子们,挑拨虞清宁同虞幼窈的关系,虞清宁也不负所望,时常同虞幼窈闹腾。

  老爷偏心虞清宁,便觉得是虞幼窈有错。

  久而久之,老爷就觉得虞幼窈娇蛮跋扈,待虞幼窈也越发苛刻,有了虞幼窈做对比,乖巧懂事的葭葭,自然就更得老爷的偏爱。

  老夫人又总护着虞幼窈,免不得与老爷生了矛盾与冲突,母子关系疏远了,老爷也会更向着她。

  虞清宁和虞幼窈斗得不可开交,她和葭葭渔翁得利。

  杨淑婉心中得意:“虞清宁在家学里头犯了大错,何姨娘这个做姨娘的自然难逃干系,就罚何姨娘半年月钱,平日里吃食用度缩减一半。”

  李嬷嬷点头应下。

  夫人罚了何姨娘月钱,减了用度,何姨娘就是不缺钱子,也不好大张棋鼓的用手头上的私钱。

  更何况,何姨娘如今正在禁足,是有钱也没地儿使。

  府里头下人又大都见风转舵,何姨娘不得老夫人待见,又挨了正妻的罚,这日哪能好过?

  李嬷嬷点头应下,转身出了房间。

  便在这时,虞兼葭进了屋子。

  杨淑婉连忙将女儿拉到身边坐下:“都这么晚了,怎么不在院子里歇着?”

  虞兼葭白着一张小脸儿:“母亲今儿回得晚些,女儿有些不放心,就过来瞧一瞧,可是祖母那边有什么事耽搁了?”

  杨淑婉冷笑了一声:“哪能有什么事?不过是遭了无妄之灾,教人寻了机会,借机变着法子磋磨我。”

  虞兼葭满眼担忧地看着她:“母亲可是因为四妹妹今儿在家学里头,险些让叶女先生撵出了家学,受了祖母的迁怒?”

  杨淑婉气怒:“可不是吗?!”

  虞兼葭捏着帕子,轻捂着唇闷咳了一声。

  杨淑婉哪还顾得上生气,连忙递了一杯茶给她:“你可别担心我了,老夫人除了仗着长辈的身份刁难我,还能拿我怎么着?倒是你,这几日吃了胡御医的药,身子有没有好一些?”

  喝了口热茶,虞兼葭舒服了些,脸上也有了一缕血气:“胡御医开的方子,却是极好,吃了几日便觉得身子好了许多,母亲可别总是担心我。”

  杨淑婉笑了起来,这糟心了一整天,心里也舒坦了一些:“那就好,你可得好好听胡御医的话,安心养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