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表哥万福

第70章:表哥,疼!

表哥万福 犹似 2018 2021-01-05 00:10:00

  金菊连忙道:“姑娘可别担心,至少方才叶女先生让苏婆子传了话,您再忍一忍,兴许一会子叶女先生就原谅你了。”

  虞清宁再也不敢提要走的话了,只能强忍着脚疼腿酸,老老实实站在外头。

  上午拢共三堂课,虞清宁这一忍,就直接忍到上午下学,这才得了苏婆子的准话,让苏婆子领到了课堂里头。

  虞兼葭、虞霜白几个下午还要上才艺课,就不回去了,都去侧面耳房里用膳憩息。

  虞幼窈只上文课,课一结束,就让叶女先生叫到了侧室里头,指着桌子上的一摞书道:“这是你从前落下的课程,里头有我的注解与释义,自个儿寻时间学一学。”

  虞幼窈过目不忘,过耳能诵,这些应是难不倒她。

  瞧着眼前一摞书,至少也有十来本那么多,虞幼窈悄悄咽了下口水,顶着叶女先生清清淡淡的眼神,硬着头皮点头:“我、我知道了。”

  叶女先生收回了目光:“《女戒》,《烈女传》,《内训》这些,我没给你准备,你自个儿跟嬷嬷学一些,”说到这里,她沉默了一瞬间,提醒道:“女儿家与男儿一般,做人行事都需以《三纲五常》为基准,以仁、义、礼、智、信立身,易束其行止,却不可缚其心性。”

  虞幼窈心念微动,叶女先生这话的意思是,类似《女戒》的书,学一学便可,收敛一下行止,却不可束缚了心性,变着法子提点她,可学,不可尽学。

  却是和许嬷嬷一个意思!

  这可是肺腑之言,虞幼窈眉目净澈:“多谢先生提点。”

  见她是真的听明白了,叶女先生点头:“你回去吧!”

  虞幼窈行了退礼,便出了侧室,正巧碰见了苏婆子正领着虞清宁要进屋,两人面对面站着,眼神碰撞的一瞬间,虞清宁瞪圆了眼睛,一脸气愤,虞幼窈则神色淡漠地瞧她。

  苏婆子提醒:“四小姐,先生还等着你。”

  虞清宁“哼”了一声,这才不甘心地侧身,让了道子。

  虞幼窈抱着一摞书越过她离开。

  虞清宁气得要死,回头继续瞪她,却只瞧见了虞幼窈纤细中透了几分轻盈宛美的身影。

  恍惚发觉,跟着许嬷嬷学了一阵子规矩,虞幼窈不仅长了心眼,连行为举止也透了仪态万芳的美丽,心里头更是涌现了一股浓浓的嫉妒。

  虞幼窈带春晓和夏桃回了窕玉院。

  冬梅迎了上来:“表少爷过来了,正在花厅里等着小姐呢。”

  虞幼窈听了,不禁眼睛一亮,连忙拎起裙摆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将春晓与夏桃扔后头了。

  周令怀正在看书,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淡白的唇畔弯了似有若无的弧度,便合上了书册。

  见小姑娘快步走进来,浅青色衣裙摇曳翩跹,宛如初春的芽儿娇嫩,叫人瞧着也是耳目一新。

  “表哥怎么过来了,今儿没去西府读书吗?”

  娇嫩的声音,是这个年岁有的清脆与欢快,就跟登枝的喜鹊儿似的,听着就叫人心生喜意。

  周令怀黑沉的眼底,也不觉蕴了笑意:“趁着午休过来瞧一瞧。”

  西府与东府虽然就隔了一道门墙,可往来也是麻烦,尤其是表哥还坐着轮椅,就更不方便了。

  表哥学业十分繁重,往常表哥下学后都是直接在学堂用完膳,与几位兄弟讨论课业,或是小憩,晚间才回青蕖院里。

  虞幼窈蹲在表哥跟前,一眼就瞧见了表哥腰间的香包,顿时笑弯了眉毛。

  表哥一点也不嫌弃她技艺粗陋,难登大雅之堂,还佩着香包上了学堂,也不怕叫人瞧了笑话他。

  见她脸上的红印已经消了,周令怀扯了下唇角:“今儿在家学还习惯吗?先生有没有为难你?”

  虞幼窈没来得及开口,春晓便进了屋,接了话:“姑娘叫叶女先生打了十尺板儿,手心都打肿了,还不让奴婢上药。”

  虞幼窈又羞又恼地瞪了春晓一眼,怨她多嘴,虽然她往常也时常被先生责罚,可在表哥跟前,当她不要面子的吗?

  她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睛,眼周霎时红了,将左手递到了表哥跟前,可怜巴巴地:“表哥,疼!”

  见她掌心红了一片,还略有些红肿,周令怀哪还有心思关注她挨罚的事,从袖中取了一盒九花玉露膏打开,用小玉勺子挑了些药膏子,轻柔地在她掌心涂匀。

  一回生,二回熟,有了之前的经验,周令怀帮她上药也熟练了许多,倒也不曾顾及唐不唐突的问题了。

  “上了药,大约明儿就好了。”

  眼中透了一抹“奸计得逞”的狡黠,虞幼窈声音甜软:“谢谢表哥。”

  周令怀哪里不清楚她的小心思,只是故意配合,似笑非笑瞧她:“先生都教了什么?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虞幼窈眼睛一亮,脸上有一种别样的神采:“先生教了五经,《礼记》第一篇《曲礼》,还点了我背了文章,夸我学得好。”

  接着,她就将课堂上发生的事简略说了一遍。

  小姑娘眸间星河尽揽,眼神晶亮又璀璨,猝不及防就映照进了周令怀眼底,几乎眩晕了他的双眼。

  周令怀唇畔微勾:“笔录!”

  “啊?!”虞幼窈小嘴儿轻轻一呶,焉焉嗒嗒地耷着小脑袋,脸上哪还有半分之前的得意神情:“表哥,你真的要看呀!”

  她眨了眨眼睛,眼神汪汪地瞧着表哥。

  周令怀反问:“我不能看么?”

  “也、也不是,就、就是,”虞幼窈吱唔起来,柔白的小脸儿红涨红了一片,透了些许羞窘:“先生说、说我的字儿呃、差了些,让我多练一练。”

  说到这儿,她原本瞅着表哥的眼神儿,也开始飘了起来,不敢与表哥对视了。

  周令怀想到头一天来虞府时,小姑娘如获珍宝般捧着他没费多少功夫,人手一份的见面礼,明媚的小脸儿透着羡慕与崇拜,说他字儿写得好,叫虞老夫人调侃字儿跟狗爬似的,小姑娘又羞又窘直跺脚的画面。

  

犹似

大表哥送给你们,今天就是第二轮PK,PK越到后面,就越难晋级了,作者特别紧张,小伙伴们一定要加油支持喔~特别感谢:索大今天依旧很帅气,猫改不了逗狗,约定好,哎哟喂,be that one,的打赏支持,感谢各位小伙伴们的投票与评论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